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龟缩不出
    “那好!我们先走一步!”
      阴灵教的教主,很干脆地,就有了决定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他的神之法相,诡异莫测的,分化为万千魂影。
      一簇簇魂影,如飘逝的云团般,朝着火灵域的不同方位隐去。
      始终追击他的三大邪神,都摸不着方向,不知道他的真魂,究竟藏身于何处。
      他一动,还有很多从外域而来,被庞赤城请动的圣域者,都瞪向符焕,喝道:“把那些空间阵法开放,我们要速速离去!”
      他们心中明白,要不了太久,金宗、木宗、土宗和水宗的圣域强者,就有可能降临。
      眼前,聂天这个麻烦解决不了,雷魔袁九川已经离开,阴灵教的教主,也看出不妙,决心撤离。
      他们还能有什么选择?
      “少主!”符焕看向庞赤城。
      “符老,你们尽管离开。”庞赤城充满信心,“待到我突破到神域,掌控火灵域,你们再归来不迟!”
      “那好!”符焕咬牙答应。
      “我也,我也走了。”死咒宗的任元吉,浑身浴血,眼睛一转,胸口伤口就迸裂,鲜血为墨汁,挥洒在天空,缔结出一枚法印。
      法印,闪耀着猩红血光,竟含有空灵、加速的奥妙在内。
      “你,也想逃离火灵域?”聂天咧嘴一笑,那巨型化的躯身,虚空一挪移。
      “轰!”
      宛如一座万丈巨峰,突横移到任元吉头顶。
      聂天动用生命血脉之力,散发出来的磅礴生机,令死咒宗的这位现任宗主,心惊胆颤。
      天阴星域时,他曾经封禁一方域界,捆缚聂天众人。
      当初,他也暗自窥视,并见过聂天……
      在天阴星域,要是没有外人帮助,他想要灭杀聂天,简直轻轻松松,绝对不会费力。
      谁能想到,百年都没有过去,聂天从那时的弱小,一跃成长到能威胁到他,令阴灵教教主,还有雷魔袁九川,都必须退避的程度?
      “死!”
      精血燃烧中,聂天又一次挥动神矛般的骨头。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一束赤红神光闪过。
      任元吉仓促间,祭出的咒文圣域,千万虫豸般的秘咒,纷纷爆灭开来。
      其圣域,陡然崩灭开来,已经受了伤的任元吉,惨啸一声,不要命地遁离向远方,又被恐惧和狂暴两尊邪神追上。
      “啊啊!”
      任元吉的一道道魂念,化作神秘的咒术,也想学阴灵教的教主那般,分化而去。
      可惜,他在灵魂方面的造诣上,远不能和阴灵教的教主相提并论。
      他的咒术,还没有彻底凝炼而出,他分化出的一缕缕魂念,就被那五大邪神用力一吸,就忽然暴乱。
      旋即,聂天就看到任元吉的躯身,被那尊邪神的利刃,切成碎片。
      血肉横飞中,任元吉的真魂遁离,还没有离体十米,就被另外一尊邪神张口,一下子给吞没了。
      圣域后期,死咒宗的现任宗主,就这般轻易地被屠戮。
      “任元吉死了!”
      “连他,都死在火灵域!”
      其余人,一看他被邪神灭杀,终于绝望,不需要任何人再多说什么,都亡命而逃。
      候初兰、皇津南一行人,汇聚在一块儿,望着那些人的离去,并没有乘胜追击。
      彭琰,也无动于衷。
      他们的视线,都凝望着火山口,关注着庞赤城的一举一动。
      因为,他们已察觉出,庞赤城竟然在落入岩浆潭霎那,就引发火灵域的天地巨变,令散落于各方区域的火焰灵力,疯狂涌来。
      “他,就要着手冲击神域了。”候初兰复杂地说道。
      “神域!”皇津南微微变色,低叹一声,道:“此人,的确是天纵奇才啊。他的年龄,比濮阳师兄大不了太多,还没有借助宗门的资源灵材,一个人在外东躲西藏很多年,还能在这个阶段,正式冲击神域。”
      “他要不死,必是枭雄啊。”蔺瑶瑶道。
      “现在也是了。”候初兰缓缓临近,抬头看了一眼,变得巨型化的聂天,“可这一位,比起庞赤城来,怕是更加惊人。”
      “庞赤城!给我死!”
      聂天又一次挥动那一根骨头,动用其血脉天赋,以众多赤红血光交织的网,要震碎下方的火山口。
      “呼!呼呼呼!”
      火山岩壁处,更多玄奥的法阵,火焰神文滋生出来,并动用汇聚的炽烈炎能,凝结为一层又一层的结界。
      结界中,蕴藏庞擘感悟的火焰至理,动荡出爆裂无比的气势!
      “蓬!”
      聂天的一击,带动出的赤红血光,落向那一层层结界,都未能穿透而入。
  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还感应出从岩浆潭地底深处,涌现了四象炎魂鼎的丝丝气息,那不朽五品的神器,仿佛也被催动。
      “换我试试!”
      娄红烟飞逝而来,一条条赤红的彩带,从她袖口飞出,飘逝向那一层层结界。
      一股巨力,从那层层结界爆发,被娄红烟释放的,由邵天阳炼制的通灵器物,被震的飞天而起。
      娄红烟闷哼,忽不再吭声。
      候初兰和皇津南聪明一点,看着那层层结界,没有出手的打算,而是以征询地目光,望着彭琰。
      “没用的,除非邵宗主亲临,不然……”彭琰摇了摇头,“这座火山,被老宗主构筑的如铜墙铁壁般,镌刻了太多火焰法阵和神文。他造就这一切,就是为了令他儿子,能顺顺利利地跨入神域。”
      “这一天,终于到来了,烙印于内的种种大阵,自然而然地发动。”
      “就连四象炎魂鼎,都依照他的意志,从宫殿底部施手,去帮助庞赤城,令外人不能破坏他进阶神域的大计。”
      “现在,就算别的四宗强者到来,都难以影响庞赤城。”
      “除非庞赤城自身,对火焰力量的认知不足,天赋不够,没有能力以自身的见识、经历,去跨入到神域,从而失败。否则,眼前的五行宗,恐怕还真的没有什么人,能坏他的好事,让他出乱子。”
      皇津南冷哼道:“火宗的那位老前辈,倒是溺爱他这个晚年所生的儿子,可惜他寿终正寝了,没能看到他这个儿子的心性。”
      众人议论中,聂天突然生出虚弱无力感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巨型化的躯身,猛然急剧收缩,极短时间内,聂天又恢复了正常形态,那一根星空巨兽的骨头,也被他召唤着,落入储物戒。
      他稍稍感知一下,就知道精血又耗费不少,而且储藏脏腑骨骼的气血,也消耗太多。
      巨型化的形态,战力强悍,精血沸腾,可并不能长时间保持。
      至少,以他目前的血脉等阶,以他的气血积累,还稍显不足。
      他有感觉,他能以这样的形态显现,还是因为他借助了星空巨兽骨头的力量,不然连展现这种形态都不可以。
      “这庞赤城,冲击神域的举动,无法破坏?”他脸色沉重道。
      彭琰苦笑,“难。”
      “没什么困难的。”聂天冷笑,“你们去将火灵域的空间通道,掌控在手中,我邀请姬元泉、叶文翰,还有莫千帆、俞素瑛等神域者,一同踏入火灵域。”
      “我就不信了,众多神域合力,还压不住他庞赤城!”
      此言一出,彭琰眼睛一亮,道:“或许可行!”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