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火之宠儿!
    火种,于岩浆潭内,夺取本属于庞赤城的进阶之力!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庞赤城霍然飞出,眼瞳赤红,如有鲜血流淌。
  
      他双手挥动,一道道岩浆汁水凝炼的炎流,汇聚他的气血之力,以灵魂缔结出奇异秘法!
  
      “血之炎动!”
  
      岩浆潭的岩壁中,有七十多种火焰法阵,齐齐被催动。
  
      一枚巨大的符隶,似烙印着他生父庞擘,遗留的一缕念头,引发岩浆暴躁的力量,朝着火种汹涌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那火种,竟被巨大的符隶,给完完全全地罩住。
  
      聂天垂头一看,就觉得那符隶,和他在那古灵族埋骨之地,感悟的虚态古符的封禁之术,略有一些相通之处。
  
      可又不尽相同。
  
      他施加的虚态古符,混杂着许许多多的,不同属性的力量,极其的繁杂,有星辰,有草木,有火焰,有气血,还有灵魂……
  
      庞赤城动用的符隶,仅有三种气息,炎能,气血,还有一缕魂念。
  
      那魂念,还不属于庞赤城本身,乃庞擘遗留!
  
      “庞擘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神情一动,忽然意识到,那炎龙铠沟通的古灵族埋骨之地,火宗的老宗主庞擘,必然也去过。
  
      因为,他和四象炎魂鼎沟通后,就明白炎龙铠的关键,进出的钥匙,都是庞擘留下。
  
      “庞擘,或许感悟了虚态古符的玄奥,可因为他本身只是人族,不具备独特的血脉,也不像我修炼驳杂,所以可能发挥不出,那虚态古符真正的威力。”聂天沉思,“但,他又足够强大,神域级别,参悟出秘密,自行衍变后,也能有可观的限制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样的话,那一簇火种,会不会?”
  
      就在他担忧火种,会被那一枚符隶,禁锢于内时,庞赤城突尖啸开来。
  
      岩浆潭,火红火红的岩壁中,有一些火焰晶线,不受他魂念的掌控,一条条飘逝开来。
  
      火焰晶线,一一落向那符隶。
  
      更准确地说,是融入了火种,成为火种心脏内,构成血脉晶链的基础力量!
  
      “嘭嘭!”
  
      强而有力地心跳声,从人形态的火种胸腔震荡出来。
  
      有一个全新的血脉天赋,像是滋生出来,被火种激发。
  
      “咻!咻咻咻!”
  
      庞擘遗留下来的,一枚枚火焰神文,都纷纷被吸引。
  
      一部分火焰神文,也融入火种的胸腔,成为它的一部分,似永恒地烙印在它血肉,在它脏腑,成为它生命的一部分。
  
      “名炎,姓,为聂!”
  
      云层中,和不朽神器抗衡的极炎星域神火,传递出,异常清晰的讯念。
  
      它为火种命名!
  
      命名为——聂炎!
  
      聂天猛然一震,再去细看,就见火种——聂炎,皮肉已然生出,只是面容还略显模糊,红扑扑的躯身**着,还显得很幼小。
  
      可从其身上,释放出来的气血,那种火之纯粹,那种万火之源的感觉,令聂天都惊奇不已。
  
      火种,或者说是聂炎的出现,蜕变,生长形成,震惊了所有人。
  
      火山口,彭琰等火宗的长老,还有神子神女,皆呆如木鸡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  
      他们身为见证者,见证了一个全新的生命形态,一个未曾出现过的生命种族,在他们眼皮子底下,以匪夷所思的方式诞生。
  
      “呼!呼呼呼!”
  
      岩浆潭内,岩壁中,火灵域汇聚而来的,炎能,火焰晶线,火焰神文,有很大一部分注入那符隶中。
  
      融入聂炎体内。
  
      聂炎的容貌,逐渐清晰,隐隐和聂天相似。
  
      “一个,一个小孩子!一个和聂天长的差不多的孩子!”候初兰惊呼,“眼睛没有睁开,可他的气血,他的心脏跳动,绝非人族!他天生,就具备独特的血脉之力,那种血脉,来自于极炎星域的神火!”
  
      “该死!”庞赤城几欲发狂。
  
      又过了半响,庞赤城发现那符隶,压根没办法限制聂炎。
  
      聂炎,突然坠落,和他一样浸泡在岩浆潭。
  
      属于他的,他从小起,就于此修炼的那岩浆潭!
  
      庞赤城暴怒至极,他动用魂念,试图沟通岩壁的阵法,还有残留的火焰神文,要灭杀聂炎。
  
      然而,他忽然恐惧地发现了一个事实。
  
      ——那聂炎,似和整个火灵域,有了玄妙的沟通!
  
      自然包括他浸泡的岩浆潭!
  
      这片天,这个域界,这个岩浆潭,一切都仿佛不再属于他!
  
      他眼睁睁地看着,岩浆潭内精炼的炎力,岩壁中的火焰晶线,还有一枚枚火焰神文,融入聂炎体内。
  
      那聂炎,也有和他类似的,却比他还有神奇的多的血脉!
  
      此血脉,从诞生的那一刻起,就凌驾于他的血脉!
  
  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凌驾于所有具备火焰血脉的生灵,包括炎龙、火凤、麒麟和朱雀!
  
      这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火之宠儿!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并没有持续太久,聂炎就又从岩浆潭内冲离,庞赤城遭受生平最大的重创,连拦截的心思都没了。
  
      他还敏锐的嗅到,聂炎一脱离岩浆潭,此地的奇妙,其实就丧失了。
  
      或者说,他父亲遗留的火焰法阵,火焰晶线,还有神文,都融入了聂炎,成为了他血脉,亦或者躯身的一部分。
  
      火山上方,星舟内,还祭出火焰虚域的聂天,怔怔地看着和他相似的聂炎。
  
      “咿呀!”
  
      聂炎挥动着手臂,张嘴叫嚷了几句,想说些什么,却似乎还不懂人族通用语,如嘤嘤学语的孩童。
  
      可这孩童,给众人的震慑感,压迫力,却异常的明显。
  
      娄红烟体内,也有火属性的异宝,地蕴级灵材,但在聂炎飞出来时,那些具备灵智的异宝和灵材,都畏畏缩缩地,如臣子膜拜帝王。
  
      聂炎嚷嚷了几句,念念不舍地,看了聂天一会儿,终缓缓飞天。
  
      所有人的视线,都汇聚在他身上。
  
      最终,他飞逝到极炎星域的神火旁边。
  
      到了此刻,连那四象炎魂鼎,都似认清事实,放弃了和神火争锋。
  
      巨鼎好像也明白,刚刚发生过什么,知道它不可阻止,什么都改变不了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极炎星域的神火,裹着聂炎,化作一道赤红的流星闪电,冲出火灵域。
  
      四象炎魂鼎根本不做阻拦。
  
      “本以为,我给予精血,令它有了一丝气血之力,它才是生命的起始。未料到,神火并不是那生命种族的起始,它留下的火种,获取我更多的生命精血,才诞生出真正意义上的生命种族——炎族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有些恍惚,也很不舍。
  
      他也醒悟出一个事实,那神火赠与他火种,或许和神火当年在一个个域界,留下火种,令域界衍变为火焰域界相似。
  
      不同的是,这一枚火种,因他的血脉特殊,蜕变出一个全新的生命体——聂炎。
  
      神火,裹着火种聂炎,迅速远离火灵域。
  
      聂天和聂炎之间的血脉连系,越来越微弱,一阵子后,就彻底消失不见。
  
      “他,他离开了。”娄红烟吐出一口气,整个人,显得很虚弱疲惫,“火灵域许多年积累的炎能,就这么一阵子,好像消逝了大半。”
  
      彭琰看了看岩浆潭,发现庞赤城的修炼之地,散逸出来的火焰气息,变得稀薄许多。
  
      更让他震惊的是,本该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炎能,也消失了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个,和聂天模样相似的小孩,将老宗主遗留的火焰法阵,神文,收取了一大半。”候初兰看的透彻,“构成岩浆潭阵法的核心,已经不复存在了,我想那庞赤城继续待下去,怕是也不能借助火灵域,借助那阵法,成功突破神域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样说的话,庞赤城冲击神域的关键步骤,被延缓了?”娄红烟茫然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他失败了。”聂天很肯定地说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四足巨鼎,从万丈的形态,缓缓收缩,一点点沉落下来。
  
      待到那巨鼎,化作十来米高,于那火山口停住时,它不断转动着,其中的器魂,忽然和聂天有了灵魂联系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你,你要脱离火灵域?”聂天一惊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