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山雨欲来
白蔷薇单膝着地,低垂着头,道:“还望你能允许。”
  
  如果只是单纯地,前来传递异族的消息,她确实不用特意来面见聂天。
  
  董丽,景飞扬,都能够帮她将消息,传达给聂天。
  
  但,她想要依附的话,就必须要聂天点头了。
  
  “依附于我,选择在这个时候?”聂天很诧异,“异族汇聚的消息,你们率先得知,既然如此,那你就应该明白,邪冥、妖魔和幽族,都有大尊出动。除此之外,臌肶也对我痛恨异常。”
  
  “此刻,很多来涡流域的圣域者,都撤离了绝大多数,不愿去面对臌肶,三大异族的侵入。”
  
  “为何你,偏偏选择在这时候?”
  
  白蔷薇抬头,一双坚韧中,透露着倔强的眼眸,流溢出冰莹光束,“只有在天莽星域,遭遇危机时,我选择依附,方能表明诚意。也唯有此刻,你才会重视,知道我是能够共患难的麾下。”
  
  景飞扬一脸赞许,“不愧是能横行各大域界,白蔷薇的首脑。”
  
  聂天深深看向她,迟疑半响,瞥了一眼景飞扬。
  
  “我觉得可以。”景飞扬点头,并笑着解释:“同为星辰之子,司空错能招募血绝子,而血绝子早年,还曾经被定义为血灵宗的余孽。他可以将星空狩猎者,纳入旗下,你自然也可以?”
  
  “更何况,你在碎星古殿的地位,早非司空错可比拟!”
  
  景飞扬说到这里,由衷地道:“如今,我们人族四大古老宗门,都要依仗你,希望你,还有你失去踪迹的师傅,能去限制,或禁锢臌肶。这样的局势下,尽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实力,一切都理所当然。”
  
  白蔷薇轻声道:“我的境界,虽然突破到圣域中期,可还是和你身边的很多强者不能比较。但我麾下的狩猎者,极为熟悉天莽星域附近的地界,还留下诸多的布置。异族的细微动向,我能迅速得知,第一时间传递给你们。”
  
  “那好。”聂天终于点头。
  
  “多谢!”白蔷薇激动道。
  
  今时今日的聂天,和当初去雪域的,身份地位和战力,都有天壤之别。
  
  此刻聂天,乃人族域界天地,最炙手可热的天之骄子!
  
  一旦依附于聂天,她白蔷薇,她麾下的那些星空狩猎者,就不必躲躲藏藏,苟延残喘。
  
  雪域的天冰宗,还有敌对的血绝子,绝对不敢继续招惹她,打压她。
  
  她也能依仗聂天的名号,随意选择一方域界,光明正大地做为自己的领地,亦或者求聂天划分一片区域给她。
  
  除异族外,任何人族的宗门势力,家族,想要对她动手,都要考虑招惹聂天的后果。
  
  聂天,可是痛击太始天宗、碧霄宗,令幽影会都退步,连四大古老宗门都要请求的人物!
  
  以前,聂天在她眼中,只是一颗茁壮成长的树苗,如今,聂天俨然已是参天大树。
  
  “好了,后面的事情,我来安排处理就好。”景飞扬哈哈一笑,去恭喜白蔷薇,“从此以后,我们就是一路人了。你的麾下,以后来天莽星域、陨星之地和垣天星域,都无需再顾忌什么。”
  
  白蔷薇眼中满是喜色。
  
  “走吧,我们不打搅他了。”景飞扬带着白蔷薇,又一次进入那阵法,阵法启动,两人旋即消失了踪迹。
  
  而聂天,又取出一头八阶流金兽的尸身,以生命汲取炼化气血。
  
  三百滴精血,很久前就全部凝炼出来,生命血脉突破到八阶,对血肉躯体的改造,也成功达成。
  
  连天木重生术的五个步骤,他也修炼到凝血地步。
  
  近期,他提炼的精纯气血,都供那一道心脏处的青色血气吞没,为它提供力量,力求能早一点达到蜕变蛰伏的地步,从而冲击九阶。
  
  令他遗憾的是,精血凝炼到极致,躯体改造结束,可他并没有能找到,再一次进入血域的契机。,
  
  不入血域,就找不到生命血脉对于的血脉秘术。
  
  八阶血脉时,那种踏入契机,轻易地就出现,可九阶的契机,迟迟没有来,他也感知不到。
  
  “臌肶,要封禁臌肶,需要更强,更多,更杂的力量才行。”
  
  半月后。
  
  从五行宗,还有别的宗门获取的灵兽、异族的血肉来源,都被耗尽。
  
  生命血脉,还是未能蛰伏,这意味着生命血脉渴求着更多的血肉精气。
  
  现在还远远不够。
  
  “异族……”
  
  聂天目光如冷电,眺望着昏暗,闪烁着点点星芒的远方。
  
  他知道,妖魔族的族人,应该就是他视线的极致,正在聚集更多族人,要发动一场惨烈的战争。
  
  “生命血脉的九阶蜕变,要更磅礴的血肉精气,异族鲜活的血肉,能视作我的突破食物!”他冷着脸,道:“只要能解决臌肶,再斩杀来犯的异族,兴许就能为生命血脉,积蓄足够的血肉精气。”
  
  “若是,能轰杀一位大尊……”
  
  聂天舔了舔嘴角,眼中的凶厉,被暂时压下去。
  
  “既然没办法,获取更多血肉来源,不能从血脉方面下手,就试着人族的域境变化。虚域,我所修行的碎星诀,其中烙印的幻星海秘法,也要参悟一番,看能否动用了。”
  
  这般想着,他的魂力凝聚,逸入那枚记载着幻星海的碎星印记。
  
  随着魂力的流失,他参详印记中的奥妙,去感悟法决神妙。
  
  ……
  
  涡流域。
  
  “虚灵教那边,副教主,并不打算派遣教内强者,前来支援。”姬元泉轻声叹息,说道:“抱歉,我也没辙。”
  
  梵天泽板着脸,“碎灭战场时,玄光羽就看聂天不顺眼。幽影会,胆敢联合碧霄宗、太始天宗对碎星古殿下手,也有他玄光羽背后煽动。他支持的洪明辉,不配成为教主,他难道还妄想,继续扶植洪明辉不成?”
  
  姬元泉不敢答话。
  
  梵天泽神域中期修为,战力超绝,地位崇高,有些话他敢说,别人可不敢。
  
  “五行宗那边,安排了不少圣域者过来。”叶文翰讲话,“可神域者,如今都不在,所以没办法。”
  
  “碎星古殿呢?”梵天泽道:“聂天,可是他们的星辰之子,他们的人,为何迟迟没来?”
  
  “因为碎星古殿的储睿,还有祖光耀两人,忙于镇压反叛的域界。”叶文翰继续说,“至于罗万象,似乎消失很久了,无人知道他去了何处。”
  
  “罗万象,传言和邪冥族关系紧密,他不来最好。”梵天泽哼道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景飞扬呼啸而来。
  
  一过来,他就喝道:“碎星古殿的副殿主罗万象,在垣天星域和天莽星域中间区域现身,罗万象似乎和邪冥族的玄冥大尊,碰了头。”
  
  梵天泽冷笑,“看来,聂天说的消息不假,罗万象和邪冥族有关。”
  
  “怎么得知的消息?”叶文翰道。
  
  “是白蔷薇的麾下,他们在一块浮空的陨石中,留下了一块明光镜。明光镜,照耀到罗万象的神器,从那方星空飞逝而过。”景飞扬道出细节,“星罗万象旗飞逝的方位,正是邪冥族潜隐之地,为首的乃玄冥大尊。”
  
  “另外,罗万象的星罗万象旗,似乎变得更加厉害了。”
  
  梵天泽想了想,说道:“罗万象出现的消息,立即告知碎星古殿。罗万象是碎星古殿的人,他和邪冥频繁接触,需要碎星古殿知道,看他们怎么对待罗万象。”
  
  “好。”景飞扬点头。
  
  又过了数日。
  
  白蔷薇麾下的星空狩猎者,又送来新的消息,幽族的异物臌肶,在极为接近天莽星域的极炎星域出现,毫不掩饰地,奔着天莽星域而来。
  
  此消息一出,天莽星域另外几处边沿星域,妖魔、邪冥和幽族,齐齐现身。
  
  有三大异族的星河古舰,浩浩荡荡的,开赴向天莽星域。
  
  大战,一触即发。
  
  “呼!呼呼!”
  
  涡流域,一座座空间传送阵发动着,那水幕般的缝隙内,也时有强者踏入。
  
  五行宗的神子神女,感恩聂天在火灵域的施手,都带领着圣域麾下,陆陆续续地进入涡流域。
  
  还有他们的战舰,停泊在涡流域外面的星空。
  
  “咦,那不是聂天吗?”候初兰的战舰,飞逝途中,注意到一块陨石中的星辰光幕,轻呼一声,弃下星河古舰,主动过来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