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剑意通灵
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高数万丈,如能贯通星河的一面绚烂锦旗,横跨苍茫天际,漂浮而来。
      锦旗表层,千万星辰转动,日月生生灭灭,似在不断演化着,天地周而复始,星空幻生幻灭的大道真谛。
      此锦旗一出,一股浩浩荡荡,充塞天地的神威,如浪潮般,一叠叠席卷涌来。
      境界低微,圣域以下者,只远观那锦旗,都觉目眩神迷。
      看的久一点,很多人的心魂意识,都仿佛沉沦其中,不可自拔。
      “星罗万象旗!不朽……四品了!”
      姬元泉看了半响,骇然失色,躯身都在微微颤栗,似难以相信。
      “四品?”叶文翰轰然巨震,“星罗万象旗,最初时,不过堪堪达到不朽神器级别,被判断为一品。历经数万年时间浸没,罗万象才将其提升到二品。为何这么短时间,此神器,达到四品?”
      “四品的不朽神器!”梵天泽为之动容。
      聂天猛然皱眉,“四品?上次分别时,他的星罗万象旗品阶,由三品跌到两品,没料到再次见面,星罗万象旗居然达到四品级别?”
      在罗万象身上,定然又有什么奇妙事情发生。
      “青泓剑!开天!”
      随着梵天泽的低喝,一柄青耀神剑,从他掌心飞出。
      青泓剑一出,梵天泽的神之法相也立即显形,他一剑挥出,如开天辟地,令那被星罗万象旗遮掩的星穹,都分裂开来。
      “都给我醒来!”
      所有注视着那面星罗万象旗,心魂沉陷者,因他的吆喝,一一从恍惚中惊醒。
      “星罗万象旗中,有幻星海的灵魂秘法!”方塬高喊,“长时间注视,灵魂会迷失在里面,很难收拢心神。”
      “虚域者,退到涡流域!”梵天泽喝道。
      有很多金瀚宗、神符宗、千剑山的虚域炼气士,闻讯而来,要配合聂天等人行动。
      此刻,因梵天泽的呵斥,识趣地,又一个个驾驭着虚域,如流星坠落。
      他们还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      罗万象尚未现身,单单只是飘逝而来的星罗万象旗,多看了几眼,差点连心魂都收不回。
      若非梵天泽插手,他们的灵魂,就消耗大半。
      “通天阁,梵天泽,梵兄。”
      罗万象悠扬的声音,缓缓从域外天际传来,显得不急不躁,仿佛还不避讳,和邪冥族的来往,“青泓剑,通天阁代代流传的不朽神器,三品级别。”
      讲话间,他的神之法相,倏然而至。
      环绕着漫天星辰,脚踏星河,庞大的璀璨身躯,瞬间降临。
      “咦!”
      曾经见识过他神之法相的方塬,汪美嘉,看到突然冒出的神之法相,齐声惊呼。
      “不太一样了。”聂天讶然,道:“看来,从寒渊星域道别后,借助邪冥族的帮助,他的实力和器物,都有了不同程度的精进。”
      罗万象的神之法相,庞大躯身无比璀璨,体内经脉如流星飞逝,环绕着星辰,颗颗夺目,令人不敢直视。
      浩大,神秘,主宰星空的霸道气势,层层叠叠的释放出来,令所有人都神情凝重。
      包括梵天泽。
      “你的境界,足以冲击神域后期了。”梵天泽目露惊容,“真没有料到,你这些年的进步,如此之大。以前,我倒是小觑你了。”
      “以后,再也不会了。”罗万象语气冷漠。
      他的眼瞳,骤然变色,成为青蒙蒙的色泽。
      犹如邪冥之瞳。
      “九星花,二次蜕变之后,形成的天养级星辰至宝!”他青耀的眼眸,陡然变得诡异,“天星花!好一株奇花,寒渊星域时,我都吃了闷亏!如此奇物,你区区一小辈,不够资格拥有!”
      他神之法相的巨手,当空落来,要将那一株在聂天虚域的天星花,给抓出来。
      “此星辰至宝,若能融入我的星罗万象旗,我的不朽神器,至少能连续进阶两次,达到六品级别!”他一脸不遮掩的贪婪,“我冲击神域后期,所需要的契机,底气,或许就是此物了!”
      “乖乖交给我!”
      遮蔽天穹的大手,似一条绚烂星河垂落,携带着镇压星穹,不可抵挡的神力。
      “副殿主!你竟然抢夺聂天至宝,你还视自己为宗门之人吗?”方塬暴喝。
      “宗门?”罗万象嗤笑,“我现在说自己,还是碎星古殿的副殿主,你们会承认吗?无所谓了,都无所谓了。待我拿到天星花,进阶神域后期,令星罗万象旗达到不朽六品神器,天大地大,我何处不可去?”
      “你梦还没醒!”梵天泽冷笑。
      青泓剑缓缓划动。
      无匹剑意,开天辟地,数不尽的晶亮剑芒,透出欢快、灵动、欣喜的意念,每一缕剑芒,似千锤百炼下,都被淬磨的有了非凡灵智。
      “一念,一剑,皆通灵!”姬元泉轻呼。
      “青泓剑,通天剑鸣!”叶文翰惊叫。
      “叽叽喳喳!”万千剑芒啼鸣。
      聂天霍然抬头。
      在他眼中,一缕缕青泓剑释放的剑意,像是万千新奇的生灵,兴奋而又欢快地,扑向那垂落的巨手。
      剑意撕咬巨手,神力法则,激烈碰撞!
      “哧啦!嗤嗤!”
      数不尽的星光,电芒,剑意,如各自衍化的生命,如两个种族军队,厮杀着,不断有死亡,新生,从中滋生开来。
      他看着垂落的巨手,如一条星河,被晶亮的剑芒,慢吞吞地消泯。
      同为神域中期,梵天泽的青泓剑品阶,比星罗万象旗还低一品,可他施展出通天剑鸣之后,其领悟的剑决大道,反压罗万象一筹。
      “蓬!”
      星辰璀璨的巨手,终崩灭爆碎。
      罗万象冷哼一声,其庞大的神之法相,抬手一抓,将星罗万象旗披戴在身上,如裹着一件星光熠熠的神衣。
      其神之法相,则是缓缓消失,似在幽深星空内,攫取着群星之力,加持自身。
  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      星河古舰的轰鸣声,由远至近,震耳欲聋。
      不久,一艘艘邪冥族的星河古舰,承载着邪冥族的族人,就逐个浮现,像是一群饥饿的鲨鱼,嗜杀地瞪着众人。
      一股股九阶大君的气血,如青色光柱,从星河古舰内扶摇上天。
      玄冥大尊的身影,霍然踏出,喝道:“聂天!”
      “我在。”聂天应答。
      “罗万象那边,劳烦梵前辈了。”他冲着梵天泽,鞠身一礼,虚空踏步,迎面走向玄冥大尊,“禁天星域失利,还敢来送死?你真以为人族的域界天地,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吗?”
      “聂天!”玄冥大尊怒吼,“我族,冥魂珠三枚,两枚被你碎裂,融入你手!此物,乃我族至宝,记载着我族诞生秘密!你不交出冥魂珠,不论你躲在何处,我族都会找到你,将你格杀!”
      “我就在这里,冥魂珠,就在我手,你大可一试。”聂天狂笑。
      “呼!呼!”
      莫千帆,还有俞素瑛两人,一左一右,站在他身后。
      两位皆是神域初期。
      精通雷霆闪电之力的莫千帆,更是邪冥族的克星,只不过是十阶初阶的玄冥大尊,单打独斗,都未必是莫千帆对手。
      何况还有一个俞素瑛?
      姬元泉,叶文翰两位神域者,也在虎视眈眈,以邪冥族一族之力,再加十位大君,又能如何?
      “嗤嗤!”
      邪冥族的星河古舰后方,一片昏暗星空,宙域转轮缓缓转动。
      “空间类的奇物!”裴琦琦率先生出反应,眼睛异光一闪,就说道:“邪冥族,正在动用器物,令空间畅通。”
      “让他们来。”姬元泉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宙域转轮在运作,我也感觉到了。我倒要看看,妖魔族、幽族,究竟有几位大尊降临。”
      “嗯,来就来吧,要是不来此地,去人族别的星域,陨星之地和垣天星域,反而会更麻烦。”叶文翰也道。
      明知道宙域转轮发动,要接引幽族、妖魔族的众人,并没有干涉。
      他们都知道,幽族和妖魔族的族人,早已集结完毕,散落于天莽星域附近,都在等候这一战。
      此战,异族蓄谋许久,臌肶为导\火索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