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三位大尊
“噼里啪啦!”
  
  众人凝神去看,就见莫千帆的雷霆神域,被一簇簇暗绿色的火焰点燃。
  
  神域,都在燃烧!
  
  幽族的蚀域焰火,虚域、圣域者,除非有特别的器物,否则很难防备。
  
  但神域者,因域之特殊,往往能抵挡住,只是实力会被影响一二罢了。
  
  以往,蚀域焰火是无法点燃神域的。
  
  可现在,莫千帆的雷霆神域,其中一座雷池,竟然因蚀域焰火的流入,噼啪作响地,燃烧开来。
  
  这说明了什么?
  
  只针对虚域、圣域的蚀域焰火,经过通幽大尊的提炼,或者臌肶的帮助,威力更进一步,拥有了威胁神域,令神域者都苦不堪言的力量!
  
  “蚀域焰火!”
  
  连梵天泽,都惊呼一声,目露惊容。
  
  此刻,虚灵教的姬元泉,方才明白玄冥大尊话里的含义。
  
  ——蚀域焰火就足以令他们应接不暇了,让他根本没有余力,去保护裴琦琦。
  
  “连神域的域,都能点燃的蚀域焰火!”聂天变色,看着随着外域罡风的推动,一簇簇暗绿色,如恶鬼碧绿眼瞳的鬼火,也觉得棘手,“失去火种,想要消灭蚀域焰火,还真是麻烦啊。”
  
  “呼!”
  
  炎龙铠漂浮出来,顷刻间,就从头套落到聂天身上。
  
  聂天旋即汹涌燃烧开来。
  
  炽烈火焰,能消融蚀域焰火,能抵御这种邪门焰火的侵蚀,而岩浆汁水,还能消融蚀域焰火。
  
  这是聂天早就知道的克制方法。
  
  但炎龙铠对蚀域焰火的作用,和那一簇离他而去的火种,还是相差太多。
  
  火种,能吞没蚀域焰火,且强大自身!
  
  “呼!呼!”
  
  火宗的神女娄红烟,心神召唤,有一枚枚火焰法球,从她的域内飞出。
  
  一枚枚火焰法球,炽烈如燃烧的太阳,环绕着她,“修火焰灵诀者,以火焰之力,能抗衡蚀域焰火。”娄红烟喝道。
  
  这般说着,她环绕着一枚枚火焰法球,迅速冲出,去接触蚀域焰火。
  
  “嗤嗤!”
  
  暗绿色的火焰,逸入她的火焰虚域,汹涌燃烧着。
  
  她在里面依然精神抖擞,以自己证明,她所修的灵诀,火焰虚域,能抵挡着蚀域焰火。
  
  还有一些精通火焰之力者,也纷纷祭出圣域,并有默契地,散落开来。
  
  那些人,呈圆环般,将其余人围在内部。
  
  他们以自身的域,凝为一层天然的火焰屏障,去抵御四面八方飞逝而来的,一簇簇的暗绿色蚀域焰火。
  
  “去死!”
  
  就在此刻,玄冥大尊瞪着裴琦琦,轻声低喝。
  
  “星罗千变。”罗万象轻哼,如一片星河裹着他的星罗万象旗,变幻为弯弓射箭的灿然星云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一支星光熠熠的箭矢,穿天裂地,锋锐至极,瞬息抵达梵天泽胸腔部位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一庞大妖魔之身,轰然从天而落,携带着浓郁嗜血气血,霸道地横空显现。
  
  “嗜血大尊!”
  
  又有一碧绿色的湖泊,由气血毒素凝炼而成,忽地从另外一方飘来。
  
  “通幽大尊!”
  
  顷刻间,三位异族大尊,就齐齐出手。
  
  “界宇棱晶,魂之穿梭!”
  
  裴琦琦两手捧着,那不规则的棱形晶体,晶体的一面面,似对应着,一个个不同时空。
  
  每一面,都有裴琦琦的魂影闪动不休。
  
  玄冥大尊措不及防的灵魂一击,轰落到裴琦琦的识海,发现其中竟空无一物!
  
  裴琦琦的真魂,念头,一缕缕魂丝,分逸万千,似乎落入那界宇棱晶。
  
  界宇棱晶,似连接不同时空的媒介,玄冥大尊都不可琢磨,其中的轨迹和奥妙。
  
  一看到,有一位位精通火焰法诀者,形成火焰屏障,将他们守护在内,免受蚀域焰火的侵害,姬元泉稍稍放心下来。
  
  他旋即注意到,玄冥大尊对裴琦琦下手。
  
  “你敢!”
  
  他还没来得及出手,就见聂天暴怒咆哮,轰然向玄冥大尊而去。
  
  惊人至极的气血波动,火山爆发般,由聂天体内汹涌而出。
  
  霎那间,聂天就以生命糅合,和星空巨兽那一截骨头,产生呼应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血肉躯身瞬间膨胀!
  
  “给我出来!”
  
  五大邪神,被其召唤出来,狰狞庞大的邪神躯体,似在冥气混洞中,张牙舞爪地,环顾四周。
  
  “就是他!”巨型化的聂天,伸手一指玄冥大尊,“给我杀!”
  
  五大邪神应声而动,吱吱怪叫着,扑向玄冥大尊。
  
  “你们,你们……”玄冥大尊轰然色变,看着有血有肉,且再次拔高一截,气息恐怖的五大邪神,本能地感到惊惧不安。
  
  他的血脉,都隐隐受制。
  
  “燃魂血咒!魂之幽禁!拘魂幽手!”
  
  种种邪冥族常用的血脉秘法,天赋,被他施展开来,皆威力绝伦,漫天幽魂恶煞飞旋,气势恐怖。
  
  然,五大邪神却全部免疫!
  
  各类邪冥秘术,血脉天赋,施加到五大邪神身上,都像是石沉大海。
  
  玄冥大尊的魂念,他动用的凶魂,反而五大邪神抓住,大口吞没入腹。
  
  如咀嚼美味佳肴。
  
  强大如玄冥大尊,看到如此异响,心神都被震动,有种不知如何下手的感觉。
  
  “冥域祖地,极北之地,那一尊尊石像……”
  
  他心中呢喃着,不自禁地,已经在节节后退,“换!换对手!”
  
  “我来吧。”嗜血大尊残忍地狞笑着,如身披着一条条鲜血溪河,一步踏出,就堵在五大邪神面前,“这五个家伙,我似乎在你们冥域,有幸见过一回。奇怪的是,那不是你们供奉的邪神雕像吗?”
  
  嗜血大尊笼罩在无边血色中,如山般的魔身,紫光璀璨。
  
  “魔月!”
  
  一紫色弯月,从滚滚魔气中飘升出来,仔细去看,为一弧度惊人的弯刀。
  
  嗜血大尊的巨臂,如紫金浇筑而成,一把抓住那名为“魔月”的弯刀,就斩向一尊邪神。
  
  那尊邪神,赫然就是释放出极致嗜杀气血的邪神!
  
  充斥着无穷嗜杀气息的邪神,浑身遍布狰狞怪刺,如一个巨型大刺猬。
  
  “嗜杀的气息,居然令我感到亲近……”
  
  嗜血大尊嘀咕着,手中的魔月弯刀,还是没有丝毫凝滞,绽放出绚烂魔光,砍在那尊邪神的血肉之躯。
  
  刀光迸射!
  
  “蓬!”
  
  邪神的狰狞利刺,突如青色晶体,绽放出夺目的光芒。
  
  众多怪刺,顿时炸裂开来。
  
  那尊邪神的气势,也突然萎靡下来,沾染了嗜血大尊的一缕缕气血后,化为一缕幽影,竟主动缩入冥魂珠。
  
  “没死?”嗜血大尊愕然。
  
  他提着魔月弯刀,猩红的眼瞳,散发着暴躁的光芒,又找寻着新的目标,向第二尊邪神下手。
  
  曾经败在莫珩手中的嗜血大尊,为十阶血脉的中阶,在场者,除梵天泽外,怕是很难有人能匹配他的战力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