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飞速成长
“嗡嗡嗡!”
  
  邪神被嗜血大尊重创,返回冥魂珠时,聂天脑海轰鸣。
  
  他的心脏,异常跳动,仿佛被点燃了愤怒之火。
  
  五大邪神,由他的一滴滴生命精血,汇聚凶魂恶煞之力,逐渐凝结出血肉躯体。
  
  时至今日,冥魂珠的器魂,都有点难以掌控邪神。
  
  唯有他,一念,一丝气血,都能向邪神发号出准确命令,要一尊尊邪神,对他惟命是从。
  
  他知道,他和邪神之间,存在着玄奥的气血连系。
  
  一尊邪神重创,对他,也隐隐造成了影响。
  
  “毕竟,是曾经和大长老,能酣战一场的嗜血大尊。”聂天心一沉,眼看那提着魔月弯刀,气血惊天动地的嗜血大尊,又要向下一位邪神下手,他立即变幻念头。
  
  他的念头一起,剩下的四大邪神,立即朝着冥魂珠聚涌。
  
  始终注视的玄冥大尊,则是暗暗松了一口气,“冥魂珠内,那邪神……究竟是真实,还是单纯的傀儡?嗜血的一击,居然没有斩杀那尊,仅仅只是令它重创后,又潜隐到冥魂珠。”
  
  玄冥大尊内心大受震动。
  
  他发现,每一次重新遭遇聂天,都有全新的认识。
  
  包括冥魂珠,还有其中的五大邪神,都以令他难以想象的速度,提升着战力,仿佛能一直延续下去。
  
  “那位,可是妖魔族的嗜血,比我都强大一筹。”他内心咆哮,“嗜血,都不能一击斩杀的傀儡,和我祖地的那五大石像,真的存在着某种连接?为什么,从它们的身上,我能感觉连接到冥域祖地?”
  
  “族长未归,不然我定然要将最先消息,告知族长,由族长定夺!”
  
  玄冥大尊有了决定。
  
  “嘿嘿。”嗜血大尊咧开嘴,魔山般的恐怖躯身,踏着滚滚黑紫色魔气,提着弯月般的魔刀,四处搜寻着目标,“聂天对吧?”
  
  他硕大的眼瞳,像是燃烧着的紫色太阳,霍然盯上聂天。
  
  被他看了一眼,一股寒意,从聂天五脏六腑生起。
  
  聂天的生命血脉,心脏的青色血气中,一条条纤细如发血脉晶链,陡然绽放出璀璨光芒。
  
  血脉全力爆发!
  
  在嗜血大尊恐怖的压力下,聂天的一滴滴生命精血,自然而然地,又加速燃烧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巨型化的聂天,又有了一轮生长,从百米,突破到近一百五十米高。
  
  攥住那根星空巨兽的骨头,聂天的双眸,如涂抹了一层血色,整个人的气势,变得更加惊人。
  
  “不错,哈哈,很不错的小家伙。”嗜血大尊狞笑,“你和奥菲莉雅战斗时,我并不在场,可你的名号,我早已烙印在心底最深处。莫珩败我,你败奥菲莉雅,令我族蒙羞,但我并不怨恨,只会心生敬意。”
  
  聂天愕然。
  
  “我比斯普家族,凯蒂大君,也
  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 
  被你所杀吧?”嗜血大尊喝道。
  
  聂天点头:“不错。”
  
  “很好,真的很好。”嗜血大尊不住点头,“你的境界,还有血脉,弱我太多太多,我要是拿你下手,倒是以大欺小了。我敬重每一位,能在公平战斗中,胜过我的人。莫珩败我,我唯有敬意。”
  
  “我给莫珩一个薄面,你,不会是我的对手!”
  
  “狂躁之焰!”
  
  嗜血大尊爆吼。
  
  “谨遵大尊命令!”
  
  茫茫气血后方,一沙哑粗犷的声音,轰然响起。
  
  下一霎,有狂躁之焰称呼的妖魔族大君黑兹利特,就轰隆隆地冲出,并在来时就发动妖魔不灭体,以血脉返祖,以庞大魔躯展现在聂天眼前。
  
  “黑兹利特!”聂天错愕,“浮陆时,你的血脉只是九阶的中阶,没料到……”
  
  眼前的黑兹利特,燃烧着黑色紫色的魔焰,魔焰之中,隐约能看到一滴滴深紫色,晶体般的鲜血。
  
  狂躁之焰,在浮陆时,借助炎龙尸骸,将血脉提升到中阶。
  
  如今再见,他的血脉等阶,俨然已经是九阶的高阶。
  
  狂躁之焰在妖魔族,诸多大君中的排名,必然往前大大推进了一步。
  
  凯蒂,还有数名大君,先前踏入禁天星域,要入侵陨星之地,夺取黑暗魔石的那一次大动作,狂躁之焰也是参与者。
  
  但狂躁之焰,一直和古塔斯在一起,凯蒂大君和卡迪大君身亡后,他们和古塔斯匆匆逃回魔域。
  
  那一次,聂天主要面对的,乃凯蒂、卡迪大君,倒是没有遇到狂躁之焰。
  
  “浮陆未死,收获良多,侥幸血脉再做突破。”狂躁之焰纵声狂笑,但又似忽然想起,聂天比他的进境,不知道迅速多少,将笑容赶紧收敛,以娴熟的人族语言道:“不过,你更加令人吃惊。”
  
  “嗜血大尊,你是说,安排狂躁之焰做为对手?”聂天奇道。
  
  “怎样?”狂躁之焰暴怒道。
  
  “你,早已不配成为我的对手。”聂天舔了舔嘴角,“即使你血脉进阶惊人,迈入到九阶的高阶血脉,你还是不够资格,站到我面前,成为我聂天的对手!”
  
  滚滚紫黑色魔气中,一双眼瞳如燃烧着紫色太阳的嗜血大尊,瞪着他和狂躁之焰,道:“那就证明你有这样的能力吧。”
  
  “好!”
  
  巨型化的聂天,轰然爆发血脉力量,两手攥紧神矛般的那截骨头,迎头冲向狂躁之焰。
  
  “血脉!极燃!”
  
  一团团深紫色的火焰,由黑兹利特的魔血而点燃,透出浓郁的气血。
  
  那气血噼啪作响,不时有深紫色的血脉晶链,推动着神奇的血脉奥术,凝为血脉法阵,由八方涌向聂天。
  
  “不够,这种级别的炎能,远远不够。”
  
  聂天摇头,虚空大踏步而来,神矛般的星空巨兽骨头,瞬间动用血
  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 
  脉天赋,“压制!”
  
  不仅狂躁之焰,此血脉秘法一成,在场所有的异族,都觉得星空之中,仿佛有一张看不见的无形巨网,笼罩在他们所有人身上。
  
  狂躁之焰也好,玄冥大尊也罢,连嗜血大尊都微微皱眉,“我的血脉……”
  
  大尊,同样不能例外,血脉战力,也被压制了一些。
  
  “赤炎!火剑!”
  
  滚烫的炎能,汇聚着生命气血,疯狂灌注向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。
  
  骨头,成燃烧着的赤红巨剑。
  
  此法决,以赤炎十指剑衍变而成,也能聂天能感觉出的,可以由这截骨头催动的,为数不多的灵诀杀招。
  
  炎能为火焰灵丹之力,气血,为血肉蕴藏,两者合一,以星空巨兽骨头发动。
  
  战力简直无匹!
  
  “呼哧!呼哧!”
  
  狂暴燃烧的火剑,在深紫色的火焰内划过,被狂躁之焰黑兹利特发动的“极燃”紫焰,内部一条条血脉晶链,尽数爆碎。
  
  这位妖魔大君的血脉,被星空巨兽的的气息,死死压制着!
  
  在黑兹利特识海感知中,一头大到不可想象的巨影,燃烧着冲击而来。
  
  他,在那巨影眼中,如肉食。
  
  “蓬!”
  
  星空巨兽骨头化作的火剑,轻易撕裂黑兹利特的紫色气血海,将他的气血海,还有一致粗壮臂膀,都断为两截。
  
  “啊!”
  
  黑兹利特怒啸着,一只手紧急提着断掉的臂膀,令其鲜血凝固,匆忙往后退避。
  
  “不堪一击。”聂天沉思道。
  
  曾几何时,聂天面对黑兹利特这样的妖魔大君,只能依仗景飞扬般的圣域者,自身不过是辅助战力。
  
  离开浮陆才多久,他已斩杀过凯蒂般的妖魔大君。
  
  斩杀凯蒂,他是煞费苦心,几乎耗尽全部力量,而且还凶险异常。
  
  这一次,面对更强大的,血脉突破到九阶高阶的狂躁之焰,他以巨型化的形态,仅仅一击,就断黑兹利特一只手臂!
  
  他深刻地体会到,随着时间,随着气血进阶,躯体淬炼,境界的提升,他当真是变得强大了。
  
  嗜血大尊,矗立在滚滚黑紫色魔气深处,坚硬如山的脸上,无悲切,没怒意。
  
  “倒是没有夸大其词。”他的声音,出奇的淡定,“能败奥菲莉雅的家伙,成长的速度又如此惊人,果真是心腹大患啊。古塔斯,奥菲莉雅,你们两个既然跟来了,谁去对付他?”
  
  “我。”
  
  “我吧。”
  
  奥菲莉雅和古塔斯的声音,分别响起。
  
  随后,一男一女,两位妖魔族的天之骄子,就先后走了出来。
  
  “呵呵,都是老熟人啊。”聂天皮笑肉不笑,“古塔斯,你的血脉虽再有突破,也还是八阶而已。你,也想找死不成?”
  
  ……
  
  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