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炮火连天
    古塔斯,被黑兹利特等大君,称呼为少尊。
      他,和凯蒂一样,也出自比斯普家族。
      他的血脉源头,就是嗜血大尊。
      上一次,和卡迪、凯蒂等大君一道儿,要夺取黑暗魔石的领头者,也是他。
      时隔许久,古塔斯的血脉等阶,终于跻身到八阶,为初阶层次。
      可在聂天眼中,未入大君级别,古塔斯再天赋出众,也绝非他的对手。
      碎灭战场,能带给他威胁的古塔斯,再没有被他视为,是足以和他势均力敌的对手。
      “你!”古塔斯低吼。
      “似乎,确实有点不足。”嗜血大尊嘀咕一句,说道:“古塔斯,你退下吧。你的战力,的确非他的对手。”
      “父亲!”古塔斯不满。
      “退下!”嗜血大尊冷哼。
      古塔斯“咻”地一声,又隐没在汹涌魔气中。
      这时,聂天的目光,才落向曾经的对手,幻魔大尊的后裔,手持毁灭之刃的奥菲莉雅身上。
      奥菲莉雅,已入大君级别,为九阶初阶的血脉层次。
      聂天脸色逐渐凝重。
      这位妖魔族的天骄,流淌着大尊血脉的女人,此刻给他感觉,异常危险。
      奥菲莉雅,才是他势均力敌的对手。
      “嗤嗤!嗤嗤!”
      众多修炼火焰法诀,祭出火焰圣域者,圣域在蚀域焰火的侵蚀下,都在悄然燃烧着。
      人族的强者,被限制在较小的一片空间,被蚀域焰火包围。
      “琦琦!”姬元泉低喝。
      裴琦琦明熠的眼眸,滴溜溜一转,轻轻点头。
      “呼啦!”
      一条绚烂的空间缝隙,被她拧着界宇棱晶,切割般,缓慢地裂开。
      绚烂流光,从那条空间缝隙内,闪烁而出。
      “大尊!”
      邪冥族那边,数位推动着宙域转轮的大君,再次厉喝。
      他们对那一方空间的封闭,因界宇棱晶的存在,因裴琦琦血脉和空间异力的激发,轰然失控!
      玄冥大尊的眼睛,又一次看向裴琦琦。
      “交给我。”姬元泉道。
      “给我开!”
      通天阁的梵天泽,青泓剑飞天而去,似青色流光贯穿星河。
      环绕罗万象周身的,璀璨星河,颗颗星辰暗淡无光。
      青泓剑气势如虹,刺入星罗万象旗,那囊括万千,衍化日月生灭的锦旗,似被青泓剑,凿开了一个口子。
      “呼啦!”
      漫天暗绿色的蚀域焰火,坠落下来,进入梵天泽的神域范围。
      然而,连那蚀域焰火,都被梵天泽的无穷剑意,给绞成粉碎,令幽族的通幽大尊,都微微变色,“新凝炼的蚀域焰火,能破神之领域,可这位的……却分明破不掉。”
      “嗜血!”梵天泽威风凛凛,抬手一抓,那青泓剑如一道青色闪电,落入他掌心,“你的对手,当是我!”
      剑随意动,伴着千万叽叽喳喳的通灵剑鸣,梵天泽的一道道凝炼的魂念,融入剑意。
      漫天剑芒,如天降蓬蓬大雨,飞落向嗜血大尊的气血海。
      神域大尊之战,瞬间掀开,并一霎脱离这方星空,进入更高的星空深处。
      反观罗万象,隐在星罗万象旗的法相,分明给人一种萎靡不振,气势败落的感觉。
      “他,已败在梵天泽手中。”俞素瑛看了看,心生明悟,叹息一声,“一样的境界,神器的品阶,还高出一筹,居然都不是梵天泽的对手。”
      “梵天泽,在莫珩没有突破前,被尊称同境第一人啊。”姬元泉敬佩道。
      一直以来,梵天泽,都被称呼为神域后期以下,人族第一人!
      被称为注定能突破到神域后期,成就极致者!
      直到莫珩凭空出世,一跨入神域中期,就战败嗜血大尊,并且和元魔大尊一战而不死,他才被拿出来,和梵天泽相提并论。
  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在很多人眼中,梵天泽依然要更强大一点。
      因莫珩突破时间太短暂。
      “罗万象!”玄冥大尊高喝,“梵天泽,本是你的对手!你借助我族如此多的资源,参悟了冥魂邪典,不朽神器品阶提升,竟然还不是他的对手!你!”
      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。
      “罗万象,在上一代众多星辰之子中,本来就不是以战力强悍著称。”叶文翰小声嘀咕一句,“连季苍,都只能沦为第二。”
      “什么?”皇津南惊呼,“那么,谁才是第一?”
      叶文翰突然噤声。
      了解内情的姬元泉等人,也识趣地,忽然沉默下来。
      唯有五行宗的候初兰,眼神古怪,悄悄瞥了一眼聂天。
      “空间裂缝已开,诸位可以随意出走。”裴琦琦转动界宇棱晶。
      随着那空间至宝的变动,那条在这方限制空间,绽裂看来的空间缝隙,变动越来越狭长,足以容纳很多人,同时飞逝于内。
      “裴小姐,另一端,连接何处?”叶文翰道。
      “涡流域。”裴琦琦道。
      “好!”叶文翰点了点头,就说道:“先回涡流域,暂时避过蚀域焰火。只要有域界的存在,蚀域焰火就收不到奇效了。”
      张启灵、厉万法,还有冰魄神教的凌冰云等圣域者,听闻此言,纷纷射入空间缝隙。
      皇津南,还有候初兰等五行宗的神子神女,一样飞入其中。
      “轰!轰隆隆!”
      与此同时,停泊在极远处的,邪冥族的星河古舰,陡然传来剧烈轰鸣。
      “破穹晶炮!”
      聂天瞥了一眼,就见邪冥族星河古舰中,竖立着,一架架的晶莹巨炮。
      极早之前,他还在陨星之地时,就见识过邪冥族的破穹晶炮,知道其威力极大,能破开域界的大气层,将炮火轰击向陆地。
      陨星之地时,只是一架破穹晶炮,都能引发各大宗门的哄抢。
      此刻,众多的破穹晶炮,就排布在邪冥族的星河古舰,并隐隐指向涡流域,似要一击,将涡流域都给粉碎。
      而涡流域,已隐隐成为陨星之地、天莽星域和垣天星域的核心,也是他对外的窗口。
      可惜,对于这个特殊的域界,他并没有想办法,去建造惊天动地的大阵庇护。
      一架架破穹晶炮轰击而来,涡流域,难道要直接爆灭开来?
      “咻!咻咻!”
      就在聂天头痛之际,众人封禁之地外,忽现流光溢彩。
      一艘艘,属于五行宗五大神子神女麾下的星河战舰,喷涌着绚烂能量光柱,重击邪冥族的星河古舰。
      阮青柳、王浩明,还有彭琰等五行宗圣域者,在那些星河古舰闪现。
      连先前以空间缝隙离去的,候初兰和皇津南两人,都又悄悄冒头。
      顷刻间,邪冥族的星河古舰,就陷入大麻烦。
      一架架破穹晶炮,被迫调整方向,和五行宗的星河古舰,正面交锋。
      只愣了一下,聂天就顿时明白过来。
      候初兰等人抵达时,将一艘艘星河古舰,停泊在极远处,他们是舍弃星河古舰,来自己身旁查看状况。
      他们一部分的麾下,为了防止星河古舰有失,就坐镇其中。
      幽族推动的蚀域焰火,笼罩范围有限,那些星河古舰又离的远,并不在其中。
      候初兰借助裴琦琦的空间缝隙,进入涡流域,又迅速以空间阵法,进入他们域外的战舰,去而复返。
      只是,这趟回归后,他们已落入星河古舰内,也脱离蚀域焰火的威胁。
      “不错,有星河古舰在,就能无惧蚀域焰火!”聂天眼睛一亮,然后就听到轰鸣爆响,看到那片战舰出没地,五行宗的星河古舰,和邪冥族的古舰,像是两种不同类型的鱼群,在星河展开厮杀。
  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      更遥远的星河,还有涡流域内部,也有一艘艘星河古舰开赴出来。
      “进入星河古舰内部,有战舰在,蚀域焰火就不会点燃域!”厉万法的高呼声,从涡流域内部传来。
      他们也乘坐着星河古舰,由涡流域重新冲出来,躯身在战舰之中,以灵魂意识,去掌控器物。
      莫千帆、俞素瑛,还有姬元泉、叶文翰,眼波一转,齐齐冲着通幽大尊,还有玄冥大尊而去。
      “你们,这次就不要想回族地了。”姬元泉喝道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