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梦境
天莽星域边沿。
  
  幽族异物臌肶,沉浮在五颜六色的毒瘴气烟云中,从一不知名的域界,悄然掠过。
  
  那域界,残存的低等级异兽,尽数死亡。
  
  天地灵气,被毒瘴云荼毒,整个域界的地质结构,都发生惊天之变。
  
  云中,烟雾弥漫,酸毒腐蚀力惊人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臌肶的庞大躯身,远离那域界。
  
  许久许久以后。
  
  一条空间缝隙,骤然撕裂开来,天尸宗的酆北罗,神态悠闲地,踏入那方域界。
  
  “轰!轰隆隆!”
  
  一尊尊庞大天尸,也从那空间缝隙踏出,周身尸气弥漫。
  
  天尸气势磅礴,不受被臌肶腐蚀的域界影响,横空而起,向各个方向飞去,仿佛还要采集惨死的,一些异兽散逸的稀薄尸力,强化自身。
  
  “大人。”
  
  雷魔袁九川,一脸谄媚地,站在酆北罗身旁,道:“异物臌肶,已经踏足天莽星域,逐步蚕食这里的域界。幽族、邪冥和妖魔,三大异族出动大尊,还有众多的星河古舰,要掀起一番血战,我们该如何做?”
  
  酆北罗低低一笑,道:“袁九川,你想知道什么?”
  
  “大人,火灵域时,那聂天展现出来的力量,令人惊叹至极。”雷魔垂头,“没聂天出现,庞赤城定然能够在火灵域,依仗他生父庞擘遗留的后手,成功踏入神域,执掌四象炎魂鼎。”
  
  “那只能说明,庞赤城突破神域的时机,尚未到来。”酆北罗道。
  
  “阴灵教教主,身受重创,被聂天的五位有血肉的凶魂,蚕食了众多聚涌的怨灵。”袁九川小心观察着,那酆北罗的表情,说道:“死咒宗的任元吉,还被聂天所杀。按道理来说,聂天和我们的人,有着深仇大恨的,可我……”
  
  这般说着,袁九川远远看向,一尊离去的天尸。
  
  那天尸,赫然就是由妖魔族的卡迪大君,炼制而成。
  
  卡迪大君,传言在禁天星域死亡,被聂天和他的众多圣域麾下,联手轰杀。
  
  可如果真是这样,血狱大君卡迪的尸身,为何在酆北罗手中?
  
  他不得不怀疑,卡迪大君,被酆北罗所杀!
  
  而卡迪大君,乃是气势汹汹,要杀入陨星之地,夺取黑暗魔石,将聂天给轰杀的。
  
  “庞赤城去火灵域,和上面的交代无关。”酆北罗语气淡漠,“你,还有其他人,只是被庞赤城说动的,不是任务。聂天的出现,只是一个意外罢了,庞赤城在火灵域碰到他,算庞赤城倒霉了。”
  
  袁九川嘿嘿笑着,点头说:“是的,庞赤城是倒霉。”
  
  顿了下,他话锋一转,突然又道:“大人,要是……我以后再次碰到聂天。要是,我们和聂天发生冲突,我该怎样做?你也知道,以我境界的进阶速度,踏入神域,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  
  “天雷宗的莫千帆,和我有旧怨,怕是很难化解开。”
  
  “我是打算,一旦进入神域,就将莫千帆视作目标。他那一座座云霄雷池,还有领悟的吞雷鲸的玄奥秘法,都是我势在必得的目标。”
  
  “我担心,到那时聂天会阻拦我。”
  
  袁九川神色诚恳,虚心请教:“大人,我该怎么做?”
  
  “莫千帆死活无关紧要。”酆北罗沉默了一下,“至于聂天嘛,等你跨入到神域境界,兴许,你再见他时,只能狼狈而逃了。”
  
  “我很想知道,聂天和我们,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关系?”袁九川轻呼。
  
  “等你跨入神域,才有那么一点可能,知道些隐情。”酆北罗咧开嘴,笑容阴森,“你有知晓的可能,而阴灵教的教主,入了神域,都没这样的资格。”
  
  “轰!轰轰!”
  
  讲话间,一具具天尸,就从此域四面飞回来。
  
  酆北罗以神念感知,摇了摇头,略有些遗憾地说道:“可惜了,要是此域的凡人,炼气士没有极早撤离,都死于臌肶的毒瘴气中,我这一具具天尸的收获,只会更大。算了,我就跟随着臌肶,多沾点光吧。”
  
  他唤动着天尸,带领着皱眉思考的袁九川,又进入空间缝隙。
  
  臌肶,从天莽星域起始,荼毒一个个经过的域界,并没有幽族族人跟随。
  
  幽族族人精力有限,不可能将所有的域界,都去衍变为适合他们的,能够供他们繁衍生灵的天地。
  
  但,臌肶释放了毒瘴气的域界,长年累月的衍变下去,没有别的力量干预,还是能在数千年,万年后,变化为适合幽族立足的域界。
  
  ……
  
  破碎域。
  
  “唔啊。”
  
  静修中聂茜,忽轻声低泣,如从梦境中醒来。
  
  聂东海闻声而来,皱着眉头,道:“多大的人了?修炼状态,你睡着也就罢了,居然还会被梦境吓醒?”
  
  他轻轻摇头,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“比起族内那些孩子,你现在都不如了,要不是聂天,还有董丽那丫头,给你各类天材地宝堆砌,你的境界连凡境初期都达不到。你可知道,小天都迈入虚域了?”
  
  聂茜并不羞愧,“我和小天自然不能比。”
  
  聂东海沉吟半响,道:“又梦见瑾儿了?”
  
  聂茜点头,“是的,我不仅梦见她了,还听到她一直和我说话。我甚至有种感觉,她就在附近。”
  
  “附近?真的在附近?”聂东海一脸悲切,“小天说她应该还活着。活着,为何不来见见我们?多少年了,这丫头心就这么狠?难道说,她还在责怪我,责怪我没有支持她,支持她和那个男人?”
  
  “可我,连那个男人的面,都没有见过啊。”
  
  “爹,你不用自责。”聂茜急忙劝说,“妹妹在梦中和我说了,她并没有责怪你,她只是不方便,不方便来见我们。”
  
  聂东海愕然,“只是梦境而已,怎会和你说那么多?”
  
  “在我的感觉中,不是梦,很真实。”聂茜犹豫着,说:“我总是觉得,她能看到我,能看到你。还能通过梦境,和我进行交流。我是认为,我和她是存在沟通的,只要她离的近了,就能以梦境,来联系我。”
  
  聂东海一惊:“你不是在胡说八道吧?”
  
  “世间玄奥太多,很多事情不能说清楚的。”聂茜想了想,“妹妹告诉我了一件什么事情,我不记得了,好像是要我提醒聂天,要小心什么事情,小心什么人。”
  
  “你好好想想!”聂东海急忙道。
  
  “我再想想。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