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老怪
    毁灭之刃,乃妖魔族最著名的镇族至宝,内有毁灭之灵,被重新命名为毁灭魔灵。
      此物,散发着无穷无尽的毁灭气息,在奥菲莉雅的精血激发下,威力更为强劲。
      然而,巨型化后,以生命糅合天赋,和那一截星空巨兽骨头,气血达成一致的聂天,挥动着骨头,和毁灭之刃碰击时,那截骨头,一点都不落下风。
      “喀喀!喀喀!”
      巨型化的聂天,和激发出妖魔不灭体的奥菲莉雅,如两尊魔神,星空酣战。
      骨头,和毁灭之刃每一次碰触,都溅射出璀璨火光、电芒。
      一波波,来自于毁灭之灵的咆哮,携带着浓郁的毁灭之力,冲击到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。
      赤红色,神矛般的骨头,内部成千上万纤细的血脉晶链,闪烁着异芒。
      一缕缕毁灭气息,迅速湮灭于无形,压根都不能透过那截骨头,作用到聂天血肉之中。
      “九阶血脉,大君之力,总算是能真正掌控毁灭之刃了。”妖魔族族人中央,有一人,隐藏在暗处,静静观望着聂天和奥菲莉雅的战斗,“如今的奥菲莉雅,能胜过一切九阶的大君,但我这个小师弟,果然……”
      韩煜神色凝重。
      周遭,众多妖魔族的族人,还有一艘艘星河古舰,都和他格格不入。
      连依附于奥菲莉雅,深知他和奥菲莉雅独特关系的妖魔,都不愿意接近他。
      非人非魔,融合魔眼妖花,战力彪悍的韩煜,手上沾满同族族人鲜血,陪同奥菲莉雅南征北战多年,依旧没办法得到妖魔族的认同。
      尤其是此刻。
      三大异族合力,就在涡流域的天外星空,进行着惨烈厮杀。
      本为人族族人的韩煜,在这里,显得更为尴尬。
      “韩煜,你还愣着做什么?”有控魔者称呼的菲莫斯,御动着一头头魔兽,朝着他咆哮,“你,早已是我们的一份子,你要得到我们的信任,就该和以前那样,和我们联手,去斩杀眼前的敌人!”
      韩煜呆愣数秒,又深深看了一眼奥菲莉雅,木然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      他唤出魔眼妖花,朝着接近的,一位五行宗,修炼大地之力的圣域强者飞去,以行动去证明,他已是妖魔。
      “我的未来,会是怎样?”韩煜的面容,被一朵朵妖花的幽影遮掩,“除非,除非我能强大到,不依赖妖魔,不依赖任何人。除非这一株魔眼妖花,成长到极致,我或许才有可能摆脱一切束缚!”
      这般想着,他的犹豫,他的彷徨,仿佛被瞬间剔除干净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天莽星域某处,臌肶持续行进着。
      初始时,他沿途遭遇的域界,都会被它视作目标,以毒瘴气荼毒,进而缓慢转变。
      后来,它发现那些域界,早就没有生灵逗留,只剩下低等阶的灵兽,压根不值一提。
      它也不想耗费能量,将没有太多价值的域界,去转化,留下它的气息,历经千万年时间,成为一处适合它,适合幽族族人的,毒气森森之地。
      如此一来,它星空飞逝的速度,也就渐渐加快了。
      等到了一定距离,它还和幽族的通幽大尊,建立了灵魂连接,从而知道妖魔、邪冥和幽族合力,和人族的众多神域、圣域和虚域者,一艘艘星河古舰,在涡流域进行着惨烈的战役。
      根据通幽大尊的指引,它的方向,悄悄调整着。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一道空间缝隙绽裂。
      天尸宗的酆北罗,还有雷魔袁九川,从中走出。
      这里非域界,乃星空之中。
      “臌肶和通幽大尊,有了灵魂的联系,它前行的轨迹,已经发生转变了。”酆北罗皱着眉头,“途中那些失去人族族人的域界,它不再在意,它的目标,可能是神符域。”
      “神符宗的建宗之地?”袁九川惊喜,“大人,这不是正合你意?神符域,一定还有神符宗的门人,臌肶荼毒神符域后,定会造就出很多死尸出来。你炼制的那一具具天尸,也会依仗着神符域的生灵灭绝,获取更多力量啊。”
      酆北罗脸色略微阴沉,并没有答话。
  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      他手腕上,一串白骨手链,传来摄人心魄的魂音。
      酆北罗立即以灵魂感知,半响后,他神色凝重,道:“袁九川,你自行离去。我这边,不再需要你跟随了。”
      袁九川深受委屈,“大人,我……”
      “去吧。”酆北罗不耐烦了。
      “好。”袁九川无奈下,从那条绽裂的空间缝隙,飞射离去。
      过了一阵子,一块飞逝的天外陨石,陡然而至。
      在那块陨石上,端坐着一位枯瘦如尸鬼,一身白色绒毛的老者,他的眼瞳跳跃着白森森的火焰,看着就鬼气森森的,极其吓人。
      “师叔。”酆北罗不情不愿地,向他行礼,旋即道:“天莽星域的巨变,和你没有什么关系,你来凑什么热闹?”
      “那聂天,还有他师傅巫寂,在碎灭战场时,坏我大事!”老怪咧开嘴,嘿嘿怪笑,“听到他腹背受敌,我当然要来掺和一脚。还有那臌肶,据说腐蚀剧毒无人能解,我这具非人非尸的躯体,万毒不侵,倒是想尝尝臌肶的滋味。”
      “你别白费心机了。”酆北罗哼了一声,“臌肶的剧毒,兴许没办法奈何你,但你,也一样奈何不了臌肶,封禁不了,也斩杀不了。至于聂天……”
      酆北罗停顿了一下,以异常诚恳地语气说道:“师叔,我真心奉劝你一句,聂天从最好不要招惹。不管他有没有在碎灭战场,破坏你的好事,你都不要惹他。”
      “那小子,有那么难缠?”老怪翻了个白眼。
      “看在你是我师叔的份上,我才好言相劝,别人我都懒得说。”酆北罗沉着脸,“至于你听不听,在你自己。就是以后出了事,你别怨我,没有提早告诉你。我能说的,就这么多,你好自为之。”
      酆北罗旋即离去。
      “区区一个混血者罢了,能有什么厉害的?”老怪自言自语,“难道说,和酆北罗那小子后面的力量有关?”
      他犹豫起来,又想暗中报复,又担心会惹来滔天大祸。
      “算了,先去试试臌肶吧。”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ps:抱歉,上午更新迟了,最近两天,状态好差,对不住诸位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