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怨念
    “吴弈!你是酆北罗的师叔!”
      姬元泉顿时醒悟过来,指着那老怪,惊叫道:“你,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?我记得,你的灵魂都被打散了!”
      “你这具躯身,也不是你的!”
      要不是老怪,变得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的,而是原本的模样,姬元泉可能看到的那一刻,就能辨认出来。
      吴弈,天尸宗上一代的强者。
      他和酆北罗的师傅,还有天尸宗,都在四大古老宗门的联合围剿下,被一一斩杀掉。
      吴弈死前,为圣域后期修为,没料到时隔多年,变成这么一个形态的吴弈,比之前的气息更为恐怖。
      在姬元泉的感知中,眼前的吴弈,怕是有着神域初期的战力。
      只是,吴弈的情况又很特殊,丹田灵海内的尸力,还有域,都没有展开来,具体很难去判定。
      “自然不是我的本体。”吴弈低低怪笑,“我修天尸宗另外一种秘法,将魂魄寄养在一只尸鬼中,通过壮大尸鬼,淬磨自己的灵魂,强大自己的力量。我走的那条路,和人族的修炼方式,甚至和天尸宗常规的修炼手段,都不一样了。”
      “天尸宗……”聂天眯着眼,并没有惊惧不安,冷冷道:“你在神符域,想要做什么?碎灭战场时,因为你的谋划,各族和我们人族强者,爆发血战,几乎两败俱伤。你如今出现于神符域,恐怕又没安好心吧?”
      “好心?”吴弈狞笑,“哈哈哈,我天尸宗被四宗合力摧毁,我师兄魂飞魄散,我岂会对他们有好心?”
      “那么,就是敌人了。”聂天漠然道。
      “我是奔着臌肶而来的。”吴弈忽然将笑容收敛,一双阴神诡异的眼瞳,死死瞪着聂天,“嘿嘿,你在碎灭战场,和你师傅巫寂坏我大事。此仇,不论谁劝说,我都会铭记于心,早晚都会向你讨回来。”
  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看。”聂天皱眉。
      他对天尸宗的酆北罗,还稍稍有点顾忌,因酆北罗也算是帮过他,每一次见面,态度都很奇怪。
      至于眼前的吴弈,他是一点好感欠奉,绝不会留情。
      “呼!呼呼!”
      讲话间,裹着酸毒烟云的臌肶,渐渐呈现出来,从方向来看,果真是神符域,似要以毒瘴气,将神符域转变为,适合它和幽族族人的新天地。
      “来了。”
      一见臌肶显现,苦侯了一阵子的吴弈,竟兴奋地放弃和聂天、姬元泉交谈,驾驭着那块陨石,绕过神符域,直奔着臌肶而去。
      没有太久,吴弈的那块陨石,带着他,就深入到臌肶的毒瘴气中,失去踪迹。
      聂天愕然,“这天尸宗的老怪,不是找死吗?臌肶的酸毒精华,能让神域者,都域消融,然后惨死。蒋塬池乃神域中期,制衡臌肶多年,都遭受了反噬。”
      “他的话,或许臌肶杀不死。”姬元泉沉着脸,“他已经不再是人。他身上的尸鬼气息,躯身的构造,都和人族不一样了。这样的吴弈,应该能免疫幽族的各类毒素,臌肶的腐蚀酸毒,都未必能杀死他。”
  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聂天微惊。
      “天尸宗,本就是极为邪门的宗门。”姬元泉点了点头,“传言,天尸宗的创始者,是感悟邪冥族、骸骨族、幽族的血脉秘法,才创造出天尸宗的修行之道。此道,从诞生起,就被视为邪魔,被不同时期的强者追杀。”
      “然而,时至今日天尸宗都没有灭绝,酆北罗还活着。”
      “不管认可不认可,我们都要承认,天尸宗的修行之道,的确有其厉害之处。哎,一个酆北罗已经够头疼了,没想到还有一个活着的吴弈,真是麻烦。”
      “呼啦!”
      不多时,聂天和姬元泉两人,就在臌肶前行处,将其截住。
      “聂天,我是没办法对付臌肶。你可以尝试一番,若是不成,我尽可能地,将你带离此地,舍弃神符域。”姬元泉脸色凝重至极,“你自己,定要万分小心。这趟要是不行,也不用太在意,神符域放弃就放弃。”
      “只要你活着,等你变得跟强大,境界、血脉更高,还是能限制臌肶。”
  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聂天缓缓点头。
      一缕缕生命气血,忽然从他的浑身毛细孔散发开来,他以巨型化的形态,去动用浑沌乱流,只觉得比往常时刻,能掀起的动静,要浩大的多!
      各属性的灵力,气血,一缕缕魂念,就在神符域外的星空,陡然狂暴汹涌。
      扭曲撕裂的力量,从那混乱的磁场内,一点点滋生,旋即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。
      而他,始终保持着巨型化的状态,如一尊恐怖的魔神,屹立在混乱不堪的异地,冷冷注视着臌肶的到来。
      臌肶,本来飞速赶来,不知道是因为吴弈的深入,还是因为他聂天,竟缓缓停住。
      臌肶和神符域,保持着一段,还算是相对安全的距离。
      “聂天!是我们的领袖!”
      神符域内,那些坚持留下的,神符域的虚域炼气士,从域内飞离,一眼看到巨型化的聂天,如一堵墙壁,挡在臌肶的前行路上。
      他们纷纷振奋起来。
      “传言,碎星域时,他能限制臌肶的酸毒精华。”有人满怀希望,“这次,希望他能再次逼退异物臌肶。神符域,乃我们的根本,要是被臌肶荼毒了,怕是再也找不到如神符域般,适合我们的修炼之地了。”
      “是啊,我们在神符域的江河,山川中,都布置了众多符道奥妙,供门人感悟苦修呢。”
      “舍弃了神符域,以新的域界建造宗门,会让神符宗元气大伤,几百年,千年都恢复不过了啊。”
      真是如此,那些人才明知道臌肶的威胁,还坚持留守,心存着一丝希望。
      “臌肶内部,酸毒精华的汇聚方式,悄悄有了变化。”聂天凝神细看,“它和天尸宗的吴弈,有了接触,而且还明显有灵魂交流。就是不知道,它和吴弈会变成敌人,还是盟友,如果是盟友,可能就麻烦了。”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