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复生?
    “喀喀!咔嚓!”
      浑沌乱流中,各类尸鬼的残骸,像是精铁块,互相碰撞着。
      以古兽、异族的奇特生灵,后天由吴弈用天尸宗的炼尸术,熔炼万千精金而成的尸鬼,当真是如神铁般坚固,又另有奇妙。
      浑沌乱流的扭曲、撕裂之力,没办法碎裂尸鬼,伤害不到它们。
      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将这类特殊的尸鬼,斩成一块块,还不能除尽。
      块状的尸鬼残骸,和聂天巨型化的躯身相比,宛如蚊虫。
      然而,就是这些蚊虫般的尸鬼碎片,反而能伤到聂天,能撕咬到聂天血肉,以尸鬼所含的异力,一点点侵蚀血肉。
      “有点棘手。”
      聂天暗暗嘀咕,发现进入浑沌乱流的尸鬼,杀之不尽。
      吴弈,还在召唤着更多尸鬼,如军队般,涌入其中。
      这位天尸宗的老怪物,寿命怕是有数万年之久,他死亡后,以魂魄寄托于一只尸鬼中,用这样的方式,苟活于天地,兴许还能活更久。
      数万年的积累,他炼制的稀奇古怪尸鬼,简直难以数计。
      初始,只是数百,然后数千。
      一阵子后,聂天就发现数万各类尸鬼,涌入他的浑沌乱流,并且导致他浑沌乱流的运转,都不再顺畅了。
      “没用,我从那神秘异地,修行而来的浑沌乱流,对尸鬼没任何作用。”
      很快,他就明白了处境,将营造浑沌乱流的一股股不同属性力量,果断地撤销了。
      他那巨型化的躯体,也不再局限于方寸之地,不再受浑沌乱流的影响。
      “咻!”
      星烁一动,他就短时间打破空间的限制,挪移出尸鬼群聚涌之地。
      一脱身,他体内滚动的生命气血,就轰然爆发。
      被碎块尸鬼,啃咬的伤口,被侵蚀的血肉,在天木重生术的恐怖治愈力,还有生命血脉的作用下,飞速恢复。
      一眨眼功夫,他一身的新伤,就全都消失了。
      “咦!“
  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也注意到因他的离开,那些碎块状的尸鬼,如一团团橡皮泥般,又重铸在一块儿。
      被星空巨兽的那截骨头,切成一块块的尸鬼,竟恢复原状。
      “天尸宗的炼尸术,当真非同小可!”虚灵教的姬元泉,看了半响,也为之赞叹,“不愧是最难啃的邪门歪道之一!”
      他没出手,是要保持战力。
      他只要没有耗费太多空间之力,等情况出现不妙,不论是带聂天瞬间脱离神符域,还是引领更多的强者抵达,都能容易地达成。
      因此,聂天和吴弈的这一番冲突,他选择静观其变。
      “去!”
      巨型化的聂天,突然将一具骸骨族的傀儡抛出。
      骸骨血妖!
      血宗馈赠的,被他生命血脉激活的血妖,越过吴弈,还有众多尸鬼,落入被阴影神域裹住的臌肶毒瘴气中。
      骸骨血妖,乃是聂天目前掌握的,不惧臌肶酸毒的奇物。
      就好比以尸鬼之身现世的吴弈,这种非人的特殊存在,才能抗拒臌肶的酸毒,不受其影响。
      “一具,以血灵宗秘法炼制的傀儡。”吴弈咧嘴嘿嘿一笑,“血灵宗,曾经也和我们一样,被你们所谓的名门正派联手围剿。没想到啊,你聂天身为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,居然持有血灵宗的傀儡。”
      骸骨血妖,落入阴影神域,聂天借助和血妖的联系,想查探臌肶的玄妙。
      “傀儡而已……”
      臌肶,以蒋塬池为媒介发言,从那阴影深处,忽飞出触手。
      怪异的触手,重重地,拍打向骸骨血妖。
      骸骨血妖被臌肶的蛮横力量,从那阴影神域内,直接被抽打的飞了出来,那晶莹的骨身,都有众多裂纹。
      仅仅一击,骸骨血妖就被臌肶的本体,给重创了。
      “有实体,并不是完全的虚幻之物。”聂天咀嚼了,“我早就该知道了,骸骨血妖能抵挡臌肶释放的酸毒精华,可碰到它的本体,还是无法支撑。”
      “聂天,我邀别人对付吴弈,你专心尝试,去对臌肶进行封禁限制。”姬元泉道。
      “呼!”臌肶本体所在的阴影神域,被掌控的蒋塬池,鬼气森森地漂浮而出。
      蒋塬池空洞木然,没用一丁点神采的眼眸,竟然渐渐地,多出了一点七情六欲的味道。
      他站在那片阴影之上,冷冷看向姬元泉。
      姬元泉心生不妙,立即就要动用秘法,去撕扯出一条空间缝隙,打开和涡流域星空的联系,迎叶文翰、俞素瑛、莫千帆般的神域者,来此助战。
      一块灰白相间,镌刻着十几种古朴符隶的玉印,被蒋塬池托浮在掌心。
      “轰!”
      符隶在玉印中璀璨如星,这一方灿然星河,如被玉印,给照耀在内,似成玉印内部的天地。
      姬元泉骤然变色。
      聂天也猛然一愣,他抬头一看,就觉得先前要明熠的远方星穹,星辰骤然黯灭。
      连很接近的神符域,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莫名其妙地消失了。
      这种感觉,他,还有他所在的星空,像是被什么东西裹住了。
      “兜天印!”
      姬元泉终于叫出这个异宝的名称,他瞪大眼,冲着蒋塬池咆哮,“你,你这枚兜天印,究竟从何而来?它是真的,还是仿制的?但,不论是真假,都不是臌肶可以掌控的!蒋塬池,你的意识,既然已经归来,为何还要帮助臌肶?”
      此言一出,聂天和吴弈,都暂时停下争锋。
      “幽影会的会长蒋塬池,不是完全被臌肶夺取意识了?他的意识,此刻回归了?他还是蒋塬池?”聂天一脸茫然,注意去看蒋塬池,还真的发现这时候的蒋塬池,神色复杂,脸色变幻莫测,仿佛有种种迟疑,心中也有太多顾忌。
      “难道说,你不是被臌肶,完全抹杀了意识?”姬元泉愣了半响,见他不讲话,又道:“你和臌肶,是不是存在着某种约定?到底是什么,让你愿意舍弃族人,帮幽族的异物臌肶,残害同族?”
      蒋塬池沉默不言,可那玉印的存在,分明打破了姬元泉的谋划。
      姬元泉,在他那玉印的笼罩下,没办法强行撕裂出空间缝隙,不能送聂天走,也不能引别人进来。
      “蒋塬池!你说句话,你是自己,还是它?”姬元泉怒道。
      “是我。”蒋塬池幽幽道。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ps:更新迟了,抱歉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