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兜天
聂天骤然变色。
  
  天尸宗的吴弈,神情错愕,也想象不出,本该被臌肶抹杀所有魂念的蒋塬池,居然能够像什么都没有发生那般,活蹦乱跳地走出阴影神域。
  
  吴弈在那阴影深处,只是和臌肶,有过一番灵魂交流。
  
  他相信,和他沟通的,乃幽族异物臌肶,而非蒋塬池。
  
  如今,蒋塬池突然再一次出现,那他和臌肶之间,到底是什么关系?
  
  臣服?还是平等的交易?
  
  臌肶,是完完全全地掌控着蒋塬池,还是蒋塬池有一定的自由,能短时间脱离臌肶,以自主意识存在?
  
  吴弈看不透,挥挥手,众多要继续围杀聂天的尸鬼,星空一一顿住。
  
  聂天也看向蒋塬池。
  
  这方星河,因蒋塬池取出的所谓“印”存在,被看不见的神印,已经给笼罩。
  
  聂天凝神感应,就发现他的魂念,还有能洞察生机的生命气息,都在蔓延到一定范围后,遭遇一堵看不见的墙壁。
  
  墙壁,就是印的封禁。
  
  “我们这片星河,已处于印之中,成为一个小天地了。”他心有所悟,却毫不慌乱,只是暗自催动生命精血,并将一缕缕浓郁的血肉精气,注入星空巨兽的那一截骨头,随时应变。
  
  裂域,正是破掉各类封禁的血脉天赋,来自星空巨兽。
  
  他并不担心,被印暂时兜住的这方星空,能真正限制他。
  
  他真正不安的,此刻不再是臌肶,而是蒋塬池。
  
  因,蒋塬池的境界,本为神域中期!
  
  “压!”
  
  蒋塬池垂头,一根指头,缓缓按向都天眼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势若万钧轰然之力,从天而落,目标直指姬元泉。
  
  姬元泉骇然惊叫,可他的叫声,却“呜呜呜”地显的断断续续,似很难传播出去。
  
  “聂天!速走!”
  
  一声模糊不清的灵魂呼喊,在聂天脑海响起。
  
  聂天愣然,呆呆看向姬元泉。
  
  只见姬元泉的躯身,以神之法相的形态,猛然祭出。
  
  姬元泉的神之法相,像是由众多明熠的空间流光凝炼而成,明明绚烂神奇,却给人一种空空荡荡,像是什么都没有的感觉。
  
  然而,祭出神之法相的姬元泉,那神奇的法相,才堪堪成形,就陡然爆碎。
  
  碎为漫天的飞逝流光。
  
  姬元泉的一缕缕魂念,随着神之法相的爆灭,散落为万千,如要飞走,脱离这方星空。
  
  可因印的存在,他那四散的一缕缕念头,都被囚笼禁锢着,似根本逃脱不掉。
  
  “玄光羽!”
  
  一声声,由姬元泉的缕缕魂念,传来的凄厉魂音,又在聂天脑海响起。
  
  聂天再没有发愣。
  
  “裂域!”
  
  一滴滴生命精血,在他心脏内汹涌燃烧,由精血燃烧催发的磅礴气血之力,疯狂灌输到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。
  
  霎那间,便有无数能撕碎天地的赤红光芒,从骨头内脉络飞出。
  
  赤红光芒,似化作星空巨兽挥动的利爪,以粉碎一切束缚,打破天,打破星空的凶悍气势,向被印禁锢的四面八方轰去。
  
  阴影神域中,浮在其中的蒋塬池,看都没有看聂天一眼。
  
  他也没有在乎姬元泉的嘶啸。
  
  他的注意力,都在漂浮着的印上,垂着头,无比地专注端详着。
  
  此刻,只见那玉印中,有数不尽的爪印,不时地出现。
  
  他神情淡漠,一只手轻抚,慢吞吞地,却显得很吃力地,在擦拭着。
  
  印上,浮现的爪印,接连消失。
  
  待到爪印,全部都被抹去了,他轻吐一口气,一根指头,又朝着那印按了下去,指头似渗透到玉印内部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那一刻,巨型化的聂天,瞬间承受了和姬元泉一样的当头痛击。
  
  他只觉得,从天穹降落出一股,能抹平万丈山峦的浑厚力量。
  
  巨型化的躯身,都承受不住这种力道,仅仅只是一击,他那历经天木重生术淬炼的强健肉身,就“咔嚓咔嚓”地脆响。
  
  他的晶骨,竟然因这一击,碎断了不知多少根。
  
  “噗哧!”
  
  鲜血,如一条巨大的血蛇,从他口中不受控制地狂飙出来。
  
  他喷出的鲜血,被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趁势吸附住。
  
  滴滴血珠子,融入骨节,点亮了更多的血脉晶链。
  
  “聂天,快逃,快快……”
  
  姬元泉断断续续的魂音,在他的灵魂识海中,不时响起,催促他,要他以最快的速度,从这一方被印禁锢的天地脱离。
  
  “逃?”
  
  聂天口中满是血腥味,连巨型化的形态,都被一击打散。
  
  正常体态的他,看着阴影中,低着头,以一根指头,按在印上的蒋塬池,眼神阴郁,“幽影会会长,蒋塬池,你当真被臌肶掌控了?你所展现出来的力量,手段,战力,一点都不像。”
  
  他暂时放弃了逃离。
  
  裂域,都没办法撕碎印笼罩的这方天地,他巨型化的形态,还被一指按掉,他已经不知道眼前的幽影会会长,还有多少恐怖手段了。
  
  虚灵教。
  
  “副教主呢?”梵雯突然问。
  
  聚集在法金明镜中的,一众虚灵教的长老,也发现先前还在的玄光羽,不知什么时候,悄悄离开了。
  
  “法金明镜,是他在操控着。”梵雯蹙眉,“我们更想看到,碎星古殿的聂天,如何去限制臌肶。不是说臌肶去了神符域,聂天不是在姬老的帮助下,也去了神符域吗?依我看,神符域之战,更加的关键。”
  
  “不错,我们也想知道那聂天,究竟有没有办法,去限制臌肶啊。”
  
  “副教主人呢?”
  
  众人议论着,就是不知那玄光羽,去了何处。
  
  “咳咳。”
  
  过了一阵子,玄光羽突然又走进来,去转动那法金明镜。
  
  可惜,法金明镜不论如何旋动,就是没办法锁定神符域周边的星空,怎么都照耀不真切。
  
  “副教主,你以空间异力掌控法金明镜,除神域级别的战斗,都能看的透彻啊。”有人道。
  
  “或许,是有别的变故吧。”玄光羽语气很敷衍,“不用太在意,老姬既然在,当进退自如。”
  
  “副教主,您刚刚去了何处?”梵雯道。
  
  “有教徒求见,我去了一下。”玄光羽神情冷淡,“以聂天的境界修为,不可能威胁到臌肶,反倒是涡流域的那一战,更为重要。”
  
  这般说着,他就将法金明镜的映照地点,重新调整了一番。
  
  虚灵教众人,又能看到涡流域天外,众多圣域、虚域的同族,和异族大君级别的强者,战斗的画面。
  
  神符域那边,被玄光羽刻意忽略了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