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光影同源

      “咔咔!”
  
      被按在无形结界中的聂天,浑身骨骼,都在重压下,发出脆响。
  
      蒋塬池收敛阴影神域,和隐匿在毒瘴气的臌肶,都暂时分开。
  
      他在星光不再明熠的这方天地,缓步而来。
  
      兜天印,则是始终悬浮于左手掌心,有数不尽的蝇头符隶,繁星般,在兜天印中闪动,像具备生命意识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兜天印中,一米粒大小的光点,顿时璀璨了一霎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的灵魂识海深处,突有一硕大的光球,炸裂开来。
  
      光球中,明晃晃的夺目光明,照耀的聂天脑海刺痛。
  
      他的真魂,组合成真魂的,一丝丝灵魂念头,都似在光球的照耀下,无所遁形。
  
      仿佛,他毕生的经历,潜隐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,都被光球给映照出来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。
  
      幽影会的会长蒋塬池,浑身的气势,都骤然异变。
  
      蒋塬池的那具身体,在这一刻,像是最耀目的晶块,绽放出令人不敢直视的光亮。
  
      蒋塬池大放光明!
  
      这片被兜天印罩住,本来幽暗的天地,如被大日光明照耀,似连尘埃都能造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光,光明之力!”
  
      天尸宗的吴弈,目瞪口呆,震惊的无以复加。
  
      姬元泉张大嘴,呆呆看向蒋塬池,也被他给震慑,“光明,阴影,两种力量,竟然融为一身!蒋塬池,你隐藏的好深好深,明明修炼幽影会的阴影力量,为何你能去领悟光明力量?”
  
      “光和影,并不是对立的。”蒋塬池神色如常,“阴影,只能在光明的照耀下出现。没有光明,就没有阴影存在。我们幽影会修炼的阴影之力,可不是妖魔族的黑暗大尊,血脉中极致的黑暗之力。极致的黑暗,会遮蔽一切,连阴影都不会存在。”
  
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吴弈醒悟过来,拱拱手,“受教了。”
  
      姬元泉喝道:“你当年禁锢臌肶时,似乎并没有动用光明之力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时,的确还没有参悟透彻。”蒋塬池坦然,“我之所以领悟光明之力,和阴影力量能并存的真谛,倒是受那异物的触发引导。”
  
      “臌肶?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。”
  
      他和姬元泉,还有吴弈交谈时,整个人像一尊光明天神般,绽放出琉璃透亮的灿灿光芒。
  
      聂天灵魂识海中,那明熠的光球,滴溜溜旋动着,已来到他真魂处。
  
      光球,似要攫取聂天至深秘密。
  
      境界,血脉,灵诀,器物,种种一切都是蒋塬池想要的。
  
      姬元泉才要行动,蒋塬池又轻声一笑,“你还是安分一点。”
  
      兜天印内,繁星般的蝇头符隶,陡然变幻为法阵。
  
      姬元泉惊骇地看到,有一条条发丝般纤细的,以金色文字形成的光线,密密麻麻地,在他四肢出现。
  
      从那光线中,传来的凌厉锋锐气味,令姬元泉都不敢动弹。
  
      他有预感,他只要掐动法决,再次施展神之法相,肢体一触及那光线,就会断胳膊断腿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,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的一缕魂念,想要传递念头,都引来一声闷哼。
  
      魂念,都被光线斩灭。
  
      姬元泉再不敢妄动。
  
  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目标,在你的身上,也没有我想要的东西。”蒋塬池从容不迫,慢悠悠地来到聂天所在处,他舔了舔嘴角,眼中的凶戾贪婪,终不再掩饰,“我倒要看看,我们人族最耀眼的一个混血者,你的血脉源头来自何处。我还想知道,为何你能如此神奇,能造就神域,还能衍变出全新的生命种族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有太多秘密,这些秘密的任何一个,都足以让我冒险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本来,还不想过早暴露出来,还想继续潜隐在臌肶之后,让臌肶替我背负所有恶名,是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蒋塬池自言自语。
  
      天尸宗的吴弈,听到他的话语,脸色渐渐变了。
  
      他一言不发地,以蒋塬池察觉不到的小幅度挪移,悄悄撤离。
  
      他也想撤离兜天印的封禁地。
  
      他从蒋塬池的那番自语,听出蒋塬池潜隐在臌肶之后,乃刻意为之。
  
      蒋塬池,显然不想别人知道他还活着,还有自我意识。
  
      那么……
  
      “姬元泉走不掉,你就能离开了?”蒋塬池明明看着聂天,却冷不防来了这么一句。
  
      吴弈如遭重击,突然间就感觉出,他后退的区域,有幽影蠕动。
  
      幽影,仿佛是另外一个蒋塬池,是大放光明的蒋塬池的阴影所化,在阴暗处,默默地望着他。
  
      “蒋会长,你我并无瓜葛,我天尸宗和你幽影会也从来不是对头。”吴弈讪笑一声,“你和臌肶之间,究竟是什么关系,我不想知道了。你怎么对待聂天,怎么对待姬元泉,也和我无关,你让我离开如何?今天所见的一切,我都会忘记,也不会向任何人提起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乖乖呆着就好,等我处理好聂天和姬元泉,会和你把酒言欢。”蒋塬池温和道。
  
      吴弈脸色一僵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慈眉善目,期待地望着聂天的蒋塬池,忽地变脸,阴厉暴戾地怒道:“两个小婊子,竟然敢冲击我的兜天印封禁之地!”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被浓郁毒瘴气裹着的臌肶,从这一方星空,随声而动,似一下子就脱离了此地。
  
      “虚空震裂!”
  
      神符域之外,裴琦琦血脉之力,和界宇棱晶配合着,如擎天巨剑,斩向一处看似平静如常的星空。
  
      界宇棱晶的锋芒,如划过星河的流光,真撕裂而来时,那星空“蓬”地流光溢彩。
  
      一层无形的结界,顿时浮现,众多繁星般的蝇头符隶,密密麻麻地在出现,大放光明。
  
      “光明之力!”
  
      脚踏黑玄龟的董丽,禁不住地高呼,那块和她融为一体的黑暗魔石,被触发,不待她吩咐,主动飞出。
  
      黑玄龟也怪叫不止。
  
      “光明,光明力量。”莫千帆一脸惊愕,“如此罕见的力量,竟然在此地出现,看那结界的形态,修炼此力量者,造诣俨然已入神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幽影会的蒋塬池,就是他。”裴琦琦道。
  
      “蒋塬池!”
  
      三人惊叫时,异物臌肶在浓郁毒瘴气中,猛然出现。
  
      臌肶,掀起滔天的酸毒瘴云,如天幕般淹没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穿出空间缝隙,要弄清楚真相,找到聂天的三人,顿时头皮发麻。
  
      对他们而言,臌肶的威胁,怕是超出蒋塬池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