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黑暗侵蚀
“臌肶既然显现,那光明笼罩之地者,又是何人?”
  
  裴琦琦的一丝丝魂念,暗含血脉之术,并动用屈奕传授的魂术,试图撕裂光明结界的阻碍,窥视内部玄奇。
  
  “魂之虚变。”
  
  魂念带着虚灵教的不传之术,能穿透空间的封禁,以一丝念头,得以窥探真容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玄奥莫测的魂术,一缕光亮般,在聂天、姬元泉所在的兜天印禁锢之地,悄然闪现了一霎。
  
  也就一霎。
  
  那一缕,混杂裴琦琦一丝气血,寄托空间奥妙的魂念,就骤然湮灭。
  
  裴琦琦晶亮的眼眸,闪过一丝痛楚。
  
  一缕魂念,就这么消泯掉,对她来说,也是一种伤创。
  
  可她,还是通过屈奕传授的虚灵教秘术,凭着耗去一缕精纯魂念,穿透了兜天印的禁锢,看到了内部真相。
  
  她所修的灵魂秘术,博大精深,乃虚灵教最巅峰的奥术。
  
  此奥术,连兜天印这类空间奇物,都隔绝不了。
  
  “姬老,还有聂天……”
  
  裴琦琦轻咬着下唇,对如临大敌的莫千帆,还有董丽说道:“我宗姬老,还有聂天,都像是被幽影会的蒋塬池制住。我在那被异物兜住的天地,看到了两个蒋塬池,一个大放光明,一个阴暗诡异。”
  
  “光明璀璨的蒋塬池,在聂天身旁,似要从聂天身上,获取什么。”
  
  “另外一个蒋塬池,盯着一个枯瘦如尸鬼的老人,那老人尸气浓郁,不像是人族族人。”
  
  “至于我宗的姬老,好像被兜天印的力量,给束缚住,动弹不得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裴琦琦将那一霎,窥视到场景,迅速地,向莫千帆、董丽说明清楚。
  
  两人听的一惊一乍的。
  
  “两个蒋塬池,一大放光明,一阴暗诡异。”神域初期的莫千帆,听闻这个消息,都晕乎晕乎的,反应不过来。
  
  “其中一人,精通光明玄奥秘术!”董丽极其肯定。
  
  “蒋塬池,一直都是幽影会的会长,修行的秘法,乃阴影秘术,天下皆知。”莫千帆锁着眉头,“光明力量,我们人族族人极难触碰,这和你的黑暗之力一样。唯有古灵族,还有异族之中,有些罕见的家伙,天生血脉之中,蕴藏这类力量。”
  
  “蒋塬池,分明是最正统的人族族人,他岂会修行光明之力,还能如此精通?”
  
  莫千帆想不通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臌肶的庞大躯身,在浓郁的毒瘴气深处,越过兜天印的封禁地,飘逝而来。
  
  “臌肶,更是天大的麻烦。”裴琦琦转动界宇棱晶。
  
  灿灿晶辉,由那空间至宝内绽放。
  
  在她和臌肶中间,晶光折射中,许许多多的晶面,如一方方新奇天地。
  
  她带动着莫千帆,还有董丽,在那些晶面中,在不同空间飞逝着。
  
  倏地,她猛地停住。
  
  如在不同时空中,连番穿梭的董丽和莫千帆,愣然一看,就见他们早已远离臌肶,在神符域的另外一端冒头。
  
  臌肶,暂时被甩开来。
  
  “尝试破掉结界。”裴琦琦面容凝重,“破掉结界的任务,交给你们两个了。而我,能保证在一段时间内,令臌肶找不到我们,也追不上。但这样做,极其耗费我的力量,所以我不能帮助你们破界。”
  
  “好!”
  
  莫千帆极其果断,将他的神之法相祭出。
  
  轰隆隆的雷鸣爆响中,他的神之法相又陡然一变,化作吞天突地的古兽吞雷鲸,并模拟吞雷鲸的血脉天赋,吐出一座座云霄雷池。
  
  “呼!呼呼呼!”
  
  一座座云霄雷池,雷光交织如法球,似辽阔亿万里的星辰域界。
  
  从他口中飞出的云霄雷池,一座接着一座,落向被兜天印给罩住的,令聂天、姬元泉没办法脱身的星空。
  
  天旋星换,一道道雷光电芒粗如银河,游荡在显形的结界。
  
  结界表层,亿万不知名的蝇头符隶,皆是化作刺目的光芒,如由极致的光,历经无垠时光的淬磨,经天地无穷衍变,才集结而成。
  
  符隶,似代表着光明真谛的神文,一枚枚,照耀着幽暗的星空,洒落光亮,驱散黑暗,给众生带来光明,好繁衍生机。
  
  刺目的光明符隶,冲撞着雷光电雨,竟令以云霄雷池变化的,粗如星河的流光,一一爆灭炸裂。
  
  莫千帆闷哼一声,他那吞雷鲸形态的法相,忽变的萎靡虚幻。
  
  又持续数秒,他已难以维系吞雷鲸的形态,被迫恢复真容,道:“好深奥的光明之力,如果真是蒋塬池,那他在光明之力的造诣上,绝对不逊色他的阴影秘术。而他的真实境界,又是神域中期,我……”
  
  这话一出,就意味着他承认,他非蒋塬池的对手。
  
  “我来试试。”董丽道。
  
  “你?”莫千帆愕然。
  
  “或许说,是我,它,还有它……”董丽抬手,指向伸手不见五指的纯粹黑暗,“我说的是那块黑暗魔石,还有那个懒货。”
  
  莫千帆肃然道:“黑暗魔石的话,还是小心一点,至于那个黑玄龟……”
  
  黑玄龟的血脉,在他的感知中,为九阶。
  
  九阶,以古灵族和异族的等阶划分,只是大君。
  
  九阶大君,和神域中期的蒋塬池去抗衡,即使加上那块黑暗魔石,还有董丽,真就能行?
  
  他神域战力,耗费云霄雷池,以吞雷鲸的血脉天赋,都轰不碎那兜天印的笼罩结界。
  
  他并不看好董丽。
  
  “去吧。”
  
  一缕缕,黑魆魆的光芒,从董丽妖娆曼妙的胴、体环绕而出,形成一圈纯黑光幕。
  
  董丽隐没其中,很快就不见踪影。
  
  那块黑暗魔石,则是从她丹田灵海飞出,渐渐变大,魔石中央玄奥闪现,凭空形成了一个只有她和黑玄龟能看到,能感知的洞穴口。
  
  洞穴口,似有极致黑暗衍变而成。
  
  黑暗魔石变动着位置,朝向莫千帆连番轰炸之地,中央的洞口,自然而然地,也对向了兜天印封禁之地。
  
  “唔!”
  
  董丽止不住地,发出一声惊慌失措的怪叫。
  
  她骤然发现,她辛辛苦苦凝炼的黑暗灵力,她千锤百炼的,参悟黑暗秘术的丝丝魂念,都被黑暗魔石疯狂\抽离。
  
  给她的感觉,就是那块黑暗魔石变成看不见的手,将她的力量,魂念,都给一把抓出来。
  
  同一时刻,她听到了黑玄龟的急促叫声,也注意到黑玄龟的巨大龟壳中,黑暗魔纹一条接着一条,融入那块黑暗魔石。
  
  每一条黑暗魔纹,都代表着一种黑暗力量的真谛!
  
  “永恒黑夜,黑洞侵蚀,暗之同化……”
  
  和黑玄龟心念互通的她,甚至能聆听到黑玄龟的心声,知道被带着的黑暗魔纹,正是黑玄龟参悟的黑暗力量,在它血脉中天生烙印的黑暗天赋!
  
  莫千帆霍然瞪大眼。
  
  将注意力,放在臌肶身上的裴琦琦,悚然动容。
  
  那片被兜天印罩住,以吞雷鲸形态出现,消耗一座座云霄雷池,都没法轰破,还让自己受伤的星空,突现异景奇观!
  
  显形的结界,神光璀璨的,一枚枚蝇头符隶,雨点般,从那结界内飞离。
  
  如被磁石吸附的铁锈!
  
  一枚枚光灿灿的符隶,只要脱离那结界,就骤然变得黯淡无光。
  
  或者说,符隶之中的精纯光明之力,正被黑暗同化,被抹掉,使得烙印在符隶中,令符隶大放异彩的核心,荡然无存。
  
  光雨洒落,又一一泯灭,如被黑暗吞没。
  
  造成兜天印防御惊人,令星空密不透风的光明异力,随着灿灿光雨的洒落,逐个湮灭,那片被兜天印封禁的星空,结界突然变的脆弱不堪。
  
  裴琦琦迟疑数秒,悄悄以晶莹玉指,拨动界宇棱晶。
  
  心脏处,一滴精血引燃,她在心底默念:“血脉,空灭。”
  
  蒋塬池的视线,猛然从聂天身上收回,垂头看向手中兜天印。
  
  只见那完美无瑕的兜天印,玉石中,突裂纹丛生。
  
  兜天印,忽然就有了裂纹。
  
  他还隐隐听到,细微的碎裂声,从那兜天印中传来。
  
  这一个蒋塬池,神色有些错愕,环顾四周,似想要确定被兜天印封禁的这方星空,是否一切如旧。
  
  另一个,以阴影为力量之源,像是他影子的蒋塬池,则是面色狰狞,咒骂:“两个小贱人!”
  
  天尸宗的吴弈,鬼气森森的眸子,一点点明亮。
  
  垂头丧气的姬元泉,轰然一震,突然就看到那一丝丝纤细,却锋锐至极的光线,莫名其妙地全部消失干净。
  
  下一刻,他看到一熟悉的蓝衣身影,出现在他面前。
  
  “琦琦!”姬元泉大喜过望。
  
  看到裴琦琦的那一瞬间,他就醒悟过来,知道兜天印禁锢的这方星空,再也不受限制,他也恢复了自由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