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再战!

      “果然没有看错,竟然有两个蒋塬池。”
  
      天雷宗的莫千帆,惊喝一声,旋即注意到那光明熠熠的蒋塬池,正面对着聂天,神态看似平静,眼中则波光闪烁。
  
      另一侧,如影子般的蒋塬池,冷冷瞄着吴弈。
  
      “帮聂天挣脱!”
  
      姬元泉恢复自由,率先想到的,还是聂天的安危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踩着黑玄龟,隐匿在纯黑中的董丽,怒啸!
  
      那块从魔域得来的黑暗魔石,突然在黑玄龟的龟壳上方,高高浮出。
  
      黑玄龟发出低低怪啸,一道道特殊的魂音,震动而出。
  
      它和聂天的生命血脉,如在这一刻,产生共鸣!
  
      聂天的灵魂识海深处,真魂被蒋塬池释放的光明秘法,照的秋毫毕现,仿佛毕生的秘密,都将无所遁形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一道巨大黑影,突兀地,横空而来。
  
      黑影为黑玄龟的一道兽魂意识,借助血脉的牵引,抵达他的灵魂识海。
  
      那一只,在聂天灵魂识海冒出的黑玄龟,以它玄奇的龟背,朝向灿灿发光的,被蒋塬池凝炼的光球。
  
      光球中,纯粹的光明之力,竟被遮掩。
  
      晋入九阶血脉,和蒋塬池应该相差甚远的黑玄龟,居然以它的兽魂意念,把蒋塬池的一种光明魂术,给冲击的蓬地碎灭。
  
      蒋塬池脸一沉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离他近在咫尺的聂天,一腔怒火爆发,汇聚各类不同力量,向他打出一拳。
  
      “擎天之怒!”
  
      这一拳,铺天盖地,充斥在蒋塬池的眼中。
  
      蒋塬池,宛如听到一声声,荒古时代擎天巨灵的声声咆哮,如向苍天讨要公道,寄托着这种古神的恐怖意志。
  
      空间骤然塌陷,不知名的流光,从聂天拳头中溅射开来。
  
      蒋塬池挥手。
  
      一层层,光明夺目的结界,轻而易举地,在他胸腔构建出来。
  
      聂天轰来的那一拳,砸向一层层光明结界,如敲打在万丈高峰的岩壁,层层结界纹丝不动。
  
      唯有,光明结界中的一枚枚符隶,消失了一部分。
  
      “血脉源头,还是未能找到,究竟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  
      蒋塬池皱着眉头,脸上充满了困惑不解,他动用的那种光明魂术,能剥离至深记忆,能找到他想要得知的一切。
  
      他最想知道的,便是聂天这个混血者,混杂的血脉,属于什么生灵种族。
  
      可他的那光明魂术,作用于聂天真魂时,居然没有第一时间起到作用,好像被蒙蔽了天机般,未能立即得到真相。
  
      他还想加把劲的时候,兜天印就破碎了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一击轰出,见未能破掉那层层结界,聂天果断运转星烁,撤离到安全地带。
  
  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他抬手一抓,将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缩小后,重新攥在手中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冥魂珠飞出,五大邪神还没出来,但里面的器魂,则是传来一串魂念,“主人,那蒋塬池以一种灵魂秘法,试图定住你的真魂,剥离你最深的秘密。可他并不知道,因为我的存在,即使我还在戒指内部,依然能保护你的真魂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立即明白,因冥魂珠的存在,蒋塬池才未能得偿所愿。
  
      “冥魂珠,邪冥族的至宝!”蒋塬池在看到珠子的那一霎,也顿时醒悟过来,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,“原来如此,原来是魂器暗中作祟,蒙蔽了我魂念的渗透,令我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。”
  
      在他叫嚷时,裴琦琦和董丽,一左一右,在聂天身侧出现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转动着界宇棱晶,向聂天,还有董丽,包括姬元泉,使了一个眼色,示意他们接近自己。
  
      因为,臌肶已在蒋塬池的召唤下,迅速赶赴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琦琦,蒋塬池和我教的玄光羽,暗中必有联系。”姬元泉赶来,也不避讳董丽、聂天在,道:“兜天印,乃是一种封禁星空的奇异器物,非不朽神器,只能动用三次。兜天印的炼制方法,只有我们虚灵教内,精通空间造诣,且达到神域者,方能炼制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没有炼制过兜天印,教主和蒋塬池素来没有交情,只有玄光羽,才有可能帮助他,炼制出兜天印。”
  
      “兜天印,本来就是禁锢我们虚灵教的教徒,惩治叛徒的手段。”
  
      “按照教内规矩,这种无法连续使用,而且炼制不易的东西,永远不能落入外人手中,以免去对付我教的教徒。”
  
      “蒋塬池有兜天印,就是玄光羽的问题,他违背了教义!”
  
      差点被兜天印害死的姬元泉,每说一个字,对副教主玄光羽的不满,就强烈一分。
  
      “法金明镜,被副教主掌控,他怕是没有胆子,通过法金明镜照耀我们的位置。”姬元泉冷哼一声,“现在我们存活下来,那兜天印,应该也再难施展,即便臌肶归来,我们也能从容离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等我们回归教内,副教主如何解释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回不去。”
  
      两个蒋塬池,同时道话,音调语气全然一致。
  
      始终盯着天尸宗吴弈的,似光明蒋塬池影子的那个,以秘不可闻的魂音,和那吴弈,悄悄交谈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吴弈先是愕然,半响后,忽欢快点头,连声道好:“没问题,没问题,我帮你对付他们!”
  
      不知道两人,暗中有了什么默契,之前急匆匆地,想要撤走的吴弈,又调转矛头。
  
      “姬元泉,就交给我吧。”吴弈轻喝一声,众多来历不同的尸鬼,又排兵布阵地,浩浩荡荡地奔着聂天等人。
  
      尸鬼,是用来对付聂天他们。
  
      吴弈本人,浑身骨节一阵“噼啪”脆响,居然如骸骨族族人般,慢慢胀大开来,一眨眼功夫,就化作绒毛森白,如巨猿般的魔怪。
  
      变大的吴弈,指甲如寒光熠熠的骨剑,尸气愈发浓烈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他抬手一抓,姬元泉那一处的星空,如被撕成碎片的破布。
  
      姬元泉都吓了一跳,如临大敌,“吴弈!你这具寄托的尸鬼,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
  
      那巨猿般的尸鬼,给他一种极度危险,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,这种感觉先前还不明显,等尸鬼显露真容,变得巨大后,才强烈至极。
  
      “少废话。”吴弈狞笑。
  
      “臌肶来了!”裴琦琦道。
  
      “阴影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另外一个蒋塬池,倏地消失,如融入气势汹汹而来的,异物臌肶体内。
  
      大放光明的蒋塬池,优哉游哉地,两手结出一个个法印,每一个法印,都像是光明球,绽放出眩目的神芒。
  
      忽然间,黑玄龟释放出模糊的魂念。
  
      聂天神色错愕,看向黑暗深处,瞧不见具体的黑玄龟,“你要我,用浮陆时,动用的那种方式?”
  
      黑玄龟立即给予肯定答复。
  
      它所说的,浮陆时聂天动用的方式,乃生命血脉的天赋——生命糅合。
  
      当初,就是通过生命糅合,聂天和黑玄龟似融为一体,以一滴滴鲜血,以磅礴气血,帮助黑玄龟将恐怖天赋激发,以黑暗淹没一切。
  
      “好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点了点头,就见那黑玄龟庞大的兽身,从黑暗中钻出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聂天踏出一步,落入黑玄龟的巨背,并且马上激发出生命糅合天赋,以一缕缕血肉精气,和黑玄龟的气血,筋脉,连接在一块儿。
  
      一滴滴精血,骤然汹涌燃烧!
  
      浓郁的生命气息,注入黑玄龟体内时,居然让黑玄龟的庞大兽身,再次膨胀开来,变得更是巨大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黑玄龟的龟壳上,有全新的黑暗魔纹,被他给催生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种气息,这种气息……”
  
      莫千帆瞪大眼,望着越来越大的黑玄龟,看着从黑玄龟体内散发的黑暗,渐渐弥漫开来,将一切光明吞没,咂舌不已,“快要超脱出九阶古兽的极限了,这灵龟,还有一股子聂天的味道。”
  
      本欲动用界宇棱晶,将聂天等人,一起带走的裴琦琦,突然犹豫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刻,聂天和黑玄龟站在一块儿,气息混杂,不断狂飙高升的力量感,令她觉得聂天和蒋塬池之间,似有一战之力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