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天河垂降
    “必有星空巨兽血脉!”
      以生命糅合天赋,和黑玄龟混杂在一块儿的聂天,轰然一震,目显奇光。
      黑玄龟的血脉,没有跨入九阶时,他的体悟还不真切。
      可他刚刚,才从和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糅合状态解除,又立即和黑玄龟进行血之糅合,顿时生出一种熟悉感。
      两种糅合,其中很多方面,都异常地相似。
      他也联想起浮陆时,那头潜隐在黑色海洋的星空巨兽,还有当初黑玄龟的奇特,心中很快就得出了结论。
      黑玄龟,即便非纯粹的星空巨兽,体内也必然流淌着星空巨兽的血脉!
      混血异种!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无际的黑暗,以黑玄龟为中央,向八方星穹弥漫而来。
      黑暗所过处,光亮如灯火熄灭,远方闪耀的星辰,似被漆黑幕布遮掩,再也瞧不见一丝亮光。
      董丽,姬元泉、包括吴弈,裴琦琦,皆被黑暗覆盖。
      蒋塬池,自然更加不能例外!
      不同的是,在那黑暗之中,其余人的灵魂感知,气血感应,都一一消失,董丽却如鱼得水,气势反而节节攀升。
      修阴影禁术的蒋塬池,还有那臌肶,在黑暗中也迷失了方向,不知目标在何处。
      “黑玄龟的,极致的黑暗血脉,造成的黑暗秘境,似乎能克制蒋塬池的阴影之身!”细细感受了一下子,他就惊奇地发现,那个和臌肶在一块儿的蒋塬池,昏头转向地,和臌肶都在方寸之地晃悠。
      “极致的黑暗,连异物臌肶,都能限制!”
      聂天大为振奋。
      “光明,神耀之术!”
      另外一个蒋塬池,于黑暗深处,突振臂高呼。
      一光彩熠熠的宝珠,缓缓飞了出来,在那黑暗中,大放光明,似要以光明驱散一切黑暗。
      蒋塬池的躯身,陡然变幻,如一块明亮的晶光,逝入宝珠。
      宝珠中,蒋塬池的一缕缕神念,化作更多晶体,在宝珠内部熠熠生辉,令那宝珠愈发眩目璀璨。
      “归,归来。”
      宝珠中,传来蒋塬池的魂音。
      臌肶和那修炼阴影之术的蒋塬池,被宝珠指明了方向,修阴影之力的蒋塬池,脱离了臌肶,瞬间落到那宝珠处。
      “光影同源!”
      他伸手,一把握紧宝珠。
      两个蒋塬池,在这一霎,似从分离的状态,融为一体。
      “轰!”
      蒋塬池的神之法相,就在黑暗中猛然呈现出来,这具神之法相竟然像光的凝结体,令人不敢直视。
      此神之法相后侧,又有一具隐匿在阴影中的神之法相,都透露出神域者才有的气息。
      “异兽体内,黑暗血脉,纯粹程度,比黑龙、黑凤,还要高出一个等阶。”蒋塬池一开口,神音化作一枚枚光明符隶,只见那些光明符隶,如一座座光明神山般,压迫到黑玄龟的龟背。
      黑玄龟不堪重负,低低轻啸着,又尽力吸纳聂天的精血。
      “呼啦!”
      那块从魔域被抢夺过来的黑暗魔石,受它血脉的影响,也飞了过来。
      从黑暗魔石中央的黑洞中,产生吸力,吞天灭地。
      一枚枚光明神山般的,硕大至极的符隶,被黑暗魔石撕扯着,竟然传来巍峨神圣的呼喊。
      “区区小辈,借助异兽,黑暗至宝,竟然能和我叫板一下。”蒋塬池冷笑,“聂天,你足以自傲了。可你,不论是境界,还是血脉,还差之甚远!你当真以为,你侵入碧霄星域时,我们怕了你不成?”
      “不过是不想节外生枝罢了,你非要一次次地求死,我只能成全你了。”
      更多的光明符隶,暴雨般轰落,只有极少部分,被那块黑暗魔石抹去光亮,更多的压力,一重重地落在黑玄龟的龟壳。
      黑玄龟,逐步下沉!
      它散逸出来的,吞没光亮的黑暗,也不能继续延伸。
      维持着生命糅合状态的聂天,能感受到它的痛楚,它承受的如山压力,聂天本人的血肉精气,同样流失迅猛。
      “不行。”
      黑暗中,姬元泉轻轻一叹,对董丽说道:“蒋塬池太强,我们目前人族之中,能单独和他抗衡,能压制他的,可能只有梵天泽了。”
      他知道,他讲的话,在黑暗中或许只有董丽能听见。
      因董丽也修黑暗之力。
      “噗!”
      聂天臂膀鲜血迸射,他那一缕缕,通过筋脉汇聚到下方,黑玄龟的血肉精气,似被堵塞。
      有无数发丝般纤细,却晶莹透亮的光线,一一出现。
      光线不知不觉间,就向他缠绕而来,要将他血肉绞碎。
      “嗷!”
      连番遭受重创的他,撕心裂肺地嚎叫,那具千锤百炼的体魄,因光线的存在,皮开肉裂,血肉模糊。
      蒋塬池嗤笑,“不管你天赋多强,在没有成长到神域,血脉未入大尊前,还是不堪一击的小辈而已。”
      “呼啦!”
      一条条阴影,从蒋塬池光明之身的阴暗处,猛地飞窜出来。
      每一条阴影,都凝结着蒋塬池的阴影秘法,为魂力和阴影力量的混战,含有诸多凶戾手段。
      “琦琦!”姬元泉禁不住惊叫。
      可在黑暗中的裴琦琦,浑然不知战局的严峻,也没办法第一时间找到聂天,将聂天,还有其余人带离。
      连天尸宗的吴弈,都被黑暗笼罩着,如瞎子般浑浑噩噩。
      唯有董丽,能看出聂天身陷险境,看出蒋塬池的杀招,嘶啸着,将黑凤的兽魂释放。
      啼鸣中的黑凤,化作一束黑暗流光,落向聂天头顶,翅膀张开来,将聂天遮蔽。
      可仅仅只是一霎,那黑凤就发出悲鸣,辛苦凝炼的魂力、黑暗之力,被一条条阴影冲击的支离破碎。
      若非,黑凤的兽魂,恰在极致黑暗中,怕是会直接碎灭。
      “聂天!”董丽悲呼。
      她第一次觉得,聂天恐怕会死,会被凶悍至极的蒋塬池,当场斩杀。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就在她绝望悲切之际,从不知名的星穹之外,垂落了一条溪河。
      溪河中,无数绚烂的流光飞逝,每一段流光都仿佛记载着一段,早已逝去的岁月,过往的历史,各大种族生命衍变的秘密。
      “时光之河!”
      绝望中的董丽,黑漆漆的眼眸,释放出妖异的光芒,“巫前……”
      由天外延伸下来的溪流,承载着时光之力,似凝固了天地,冻结了时间,令众生定格。
      呼出最后一声的董丽,也猛地顿住,灵魂识海先前的惊涛波澜,都宛如被瞬间抹平。
      神域中期的蒋塬池,光影同源状态,挥落下来的,一枚枚光明符隶,都静止不动,连臌肶,也被同时限制。
      时间静止。
      唯有那条垂落的时光之河,还在缓缓流淌着,延伸到刚刚还在厮杀不休的战场,悄悄从蒋塬池的神之法相划过。
      光明璀璨的,蒋塬池的神之法相,像是落地的玻璃,蓬地爆裂炸开。
      阴影处,另外一具蒋塬池的神之法相,似沙丘,轰然化作阴影沙砾。
      时光之河继续流淌,从聂天,从裴琦琦,从黑玄龟这些定格不动的生灵中央穿过,来到了处于毒瘴气中的臌肶处。
      溪河如神绳,竟似拴住了臌肶的本体,将其从它释放的毒瘴气内带离。
      巨大的异物臌肶,宛如死物,一动不动,被那时光之河捆住着,向天外飘逝而去,从始至终,那臌肶都没有挣扎反抗。
      那时因为,它的灵魂、思维,都被时光之力给定格,失去了一切自主的意识。
      就要消失的时光之河,不知无意,还是有心,洒落出点点时光流沙,落在天尸宗吴弈的巨猿般尸鬼之身。
      尸鬼那白色绒毛,如柳絮般飞走,那尸鬼的浓烈尸气,似悄然溃散开来。
      时光之河最终,向天外消失,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,再没有一丝踪迹。
      仿佛,是有人在另外一方时空,动用这条神秘莫测的河流,破掉层层空间限制,注入这里,一举扭转了战场,令战局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      “辈!”
      突然间,董丽嘶喊出的“巫前辈”的最后一个“辈”字,终于响彻开来。
      “辈”字一出,意味着时间静止的解除。
      黑暗消退,光明收敛。
      星空恢复原状。
      “呜嗷!啊啊!”
      蒋塬池的痛苦声,吴弈的惨叫,还有聂天的嚎叫,几乎同时响起。
      姬元泉、董丽和裴琦琦,全然不受影响。
      姬元泉和裴琦琦,甚至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,他们在黑暗中,也没有看到那条时光之河的到来,没有听到董丽的呐喊。
      他们只觉得,从黑暗梦境醒来,星空清明。
      蒋塬池的光明法相,碎成一块块光明晶体,先前执掌的宝珠,也爆灭开来,不复存在。
      就连那阴影构成的神之法相,都化作一簇簇阴影幽团,蠕动着,正在相互聚涌着,想要重新凝结在一块儿。
      “臌肶呢?”裴琦琦愕然。
      “被,被巫寂前辈,以时光之河卷走了。”董丽道。
      “什么?”就连聂天本人,都轰然一震,“我师父,先前来过?”
      黑暗中,忙于应对血肉伤创,被一条条光线切割的他,也未曾注意到,有一条绚烂的时光之河,从不知名的外域垂落。
      “我看到了,看到了那条时光之河,但我,还没有来得及呼喊出巫寂前辈,就被时间定格住意识。”董丽轻轻吐出一口气,神往地说道:“参悟出时间长河,能动用时间长河力量的,只有他了。”
      “时光之河来过,就代表他的念头,掺杂在河流中,看到了一切。”
      “啊啊!”
      吴弈的凄厉叫声,断断续续,他看着那具以古灵族,一位十阶巨猿炼制的尸鬼,浓烈的尸气流失,心生恐惧,“谁?是谁剥夺了我凝炼的尸力?”
      他,都是被蒙蔽着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蒋塬池的一簇簇阴影幽团,还有块块晶体,犹如生命意识,化作幽光明光迅速遁走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