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奉命行事
    没人知道蒋塬池内心的惊骇!
      修为到神域中期,光和影融为一身,自认为同阶中,不逊色任何人的他,还具备臌肶这般的杀手锏,竟在先前那一刻,如此的狼狈!
      他知道出手的,乃近期闻名的,参悟时光之力的巫寂。
      ——聂天的师傅。
      可他得来的消息,巫寂并没有在破碎域出现,而是在碎灭战场消失。
      这,就是他和臌肶冒头,在一个个域界横行,从而没有顾忌的原因。
      他没想到,巫寂在他就要斩杀聂天的时候,忽然插手。
      巫寂,不是只圣域级别吗?
      如此修为,动用时光之河的力量,连他的两具神之法相,都能以时间定格静止?
      蒋塬池难以想象。
      他从时间静止中,醒转过来的那一霎,就发现两具神之法相,都被时光之力侵蚀,如打散了。
      打散到,神之法相没有凝炼之前的,圣域级别的阶段。
      如时光倒流数万年时的他。
      这一惊,真是非同小可,蒋塬池生平第一次,对一个人产生浓浓的恐惧。
      这种恐惧,他当年面对臌肶,面对季苍、屈奕等人时,都未曾有过。
      “时光之力,时光长河的力量,令时光倒流,让人境界暴跌,万年累积的一身力量,付诸东流啊!”
      他的一缕缕魂念,在不同的光影内泛出。
      “气息,异常的微弱!”
      姬元泉眼皮子一动,立即知会裴琦琦,还有董丽两女,包括更远处的莫千帆,道:“对蒋塬池逃离的光影下手!这位幽影会的会长,如今可能在最弱的阶段,就算不能杀了他,也要给予他重创!”
      “好!”
      众人合力,或以雷霆闪电,或以空间利刃,或以黑暗奇光,去追杀蒋塬池分逸万千,八方逃离的光影。
      反倒是吴弈,大家仿佛并没有在意。
      以异族十阶巨猿之身,炼制为尸鬼,寄托灵魂的吴弈,哀嚎着,再也顾不得蒋塬池。
      成千上万的尸鬼队伍,浩浩荡荡地浮现出来,在他的前方,为他开路。
      他踏着那块陨石,庞大躯身恢复状态,阴沉着脸,时而看向聂天,眸中全然都是森然杀意,“聂天,还有能借用时光之力的巫寂,这对师徒,我早晚都要袭杀!”
      身受重创后,生命糅合血脉撤销的聂天,仰望头顶。
      头顶星空苍茫,董丽所说的那条将臌肶都拴住带走的时光之河,早就不复踪影,且没有留下一丝线索。
      “师傅,你是如何知道我有危险的?你,人又是在何处,以时光之河的一条支流,将我解救?”
      “幽族的异物臌肶,就这样被你以时光之力囚禁,被你从这片天地带走了?”
      “你,如今处于什么境界?你和时光之河间,存在着什么联系?”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    一缕缕念头,从他心间滋生,他有些茫然。
      对于这个在凌云山就认识的师傅,他越来越觉得看不懂了,从巫寂踏入碎灭战场,开始感悟时光之河奥妙起,一切就变了。
      巫寂境界的飞速突破,以不合常理的方式,持续迈进。
      如根本不会遭遇瓶颈。
      也没多久,他这位师傅就能在不知名的地方,以时光之河的支流,重创幽影会的会长,令臌肶都毫无反抗之力的,从这片天地带走。
      巫寂的种种举动,已堪称神迹,匪夷所思。
      姬元泉等人,还在尽可能地,去重创蒋塬池的阴影和光团。
      重伤后的他,则是悬浮在这方星空,怔怔出神。
      许久许久以后。
      姬元泉等人逐个归来,神色阴郁,像是未能得逞,没彻底灭杀蒋塬池。
      “时光之河消失后,蒋塬池的力量,又有复苏迹象。”姬元泉轻叹一声,“可惜,可惜那时光之河,未能一次性地,将蒋塬池轰杀,还留了一个隐患给我们。不过……”
      话到这里,他又满心喜悦,“不过,臌肶的麻烦,总算是解决了。我们的推断没有错,精通时间之力的巫寂,果然是对付臌肶的良策!”
      困扰人族的一个最大难题,由于巫寂垂落的,那条时光长河的支流,很轻易地,就化解了。
      姬元泉大受鼓舞。
      “副教主玄光羽那边……”裴琦琦提醒。
      姬元泉脸色一沉,“此事,暂时不急着回教质问。教主没有归来,我担心立即撕破脸,将玄光羽的龌龊事情揭露,会逼的他狗急跳墙。我们教内,他势力很强,和他之间的冲突,可能导致虚灵教都出大乱。”
      裴琦琦神情漠然,“哦。”
      “涡流域的战斗,还没有结束,我们速速赶去!”董丽喝道。
      “也对。”莫千帆冷笑,“失去了臌肶的威胁,军心大定!那些异族联军,深入我们人族腹地,是应该要尝试尝试,又一次惨败,被重创的滋味了!”
      “走!”
      姬元泉打开空间通道。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神符域西部星空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天尸宗的吴弈,携带着尸鬼大军,御动着那块奇异陨石,呼啸着赶路。
      吴弈眼神阴鸷,低声咒骂:“蒋塬池,什么幽影会的会长,竟如此没用!还有那幽族异物臌肶,莫名其妙地,就被掳走了!该死的,早知道如此,我就不会在臌肶,在那蒋塬池身上,去浪费时间!”
      他的咒骂声,越来越响亮。
      然而,持续了一阵子后,他又突然噤声闭嘴。
      “何人?”他看着前方。
      “师叔……”
      天尸宗的酆北罗,满脸无奈地,有些不情不愿地,从一死寂的星辰冒头。
      “轰!轰轰轰!”
      一尊尊,被酆北罗炼制的天尸,紧随其后,也相继出现。
      一并的,还有雷魔袁九川,和几位吴弈早些年见过,还以为死了多年的人物。
      吴弈微微变色,“酆北罗,你这是何意?”
      眼前的阵仗,不像是和他好好交谈,令被时间之力侵蚀,力量衰减力量的吴弈,心生不安,“可是要对付蒋塬池?我告诉你,那蒋塬池并没有被臌肶夺舍,他还有独立的意识,不仅如此,他还兼修光明之力,他……”
      “抱歉。”酆北罗叹道。
      喋喋不休的吴弈,愣了一下,道:“你要来对我下手?”
      “抱歉了。”酆北罗鞠身,毕恭毕敬最后行礼,“师叔,我提醒过你,让你不要乱来,你偏偏不听。我也不过是奉命行事,还请你能谅解。师叔放心,我拿你这具尸鬼之身,还是会留一丝精魂给你,令你有转世重修的希望。”
      “酆北罗!”吴弈暴怒,“我的寿龄,早就到了极限!我就算是有一丝精魂,都难以打破天地桎梏,获得转世重修的可能!你明明知道的!”
      “对不住了。”酆北罗仿若没有听见,他这位师叔,震天动地的吆喝。
      挥了挥手,一尊尊以九阶大君炼制的天尸,就向吴弈杀去。
      拦路的,那些数量庞大,体积很小的尸鬼,压根非大君级别的天尸对手,被恐怖气息压制的瑟瑟发抖。
      “吴弈的魂魄,我来负责打散。”雷魔袁九川嘿嘿笑道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