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残酷战争
涡流域星空之外。
  
  穿过空间缝隙,踏入这方天地的聂天,凝神细看,骤然愣住。
  
  “战斗,截止了”董丽一脸莫名,“没有道理啊。”
  
  姬元泉和莫千帆,同样是神情错愕。
  
  他们在神符域待的时间,并不算太长,按照道理而言,这趟牵扯到三大异族,还有人族诸多势力的战争,不该如此仓促结束。
  
  可抵达之后,众人眼前所见的,到处都只是星河战舰的残骸。
  
  有异族的,也有人族的星河古舰。
  
  人族族人的尸身,爆灭的域,散落各处。
  
  异族,还有一部分没有来得及收集的巨大尸身,同样能看见。
  
  “我们也奇怪。”
  
  通天阁的叶文翰,倏然飞来,“和我们厮杀的异族,不知道忽然得到什么消息,匆匆忙忙地,就开始撤离了。”
  
  “聂天,你们都没事吧”俞素瑛道。
  
  “梵天泽,梵前辈呢”董丽询问。
  
  “妖魔族的嗜血大尊,选择撤离后,他去追逐罗万象了。”叶文翰阴沉着脸,“罗万象勾结邪冥一事,算是坐实了。他不止是背叛了碎星古殿,也背叛了整个人族族群,梵老大要拿他问责。”
  
  “同为神域中期,即使梵天泽强上不止一筹,能战胜罗万象,可罗万象要一心避战,逃逸,还是会很困难。”姬元泉道。
  
  “你们到底是什么状况臌肶呢”俞素瑛急切道。
  
  “臌肶的危机,算是暂时解除了。”姬元泉轻轻吐出一口气,“不过幽影会的蒋塬池,并没有被臌肶夺取意识。我猜测,那幽影会的上官植,还是听命于蒋塬池,向他效忠。事情,很复杂,多亏了聂天的师傅,巫寂”
  
  他和莫千帆两人,七嘴八舌地,将发生在神符域的那场始终变幻的局势,阐述清楚。
  
  “什么还有天尸宗的老怪吴弈”
  
  “蒋塬池,果然保留着独立意识竟然,竟然还偷偷地,借助了臌肶,兼修了光明之力”
  
  “那蒋塬池,光影同修的力量,或许能够令他和梵天泽一战了。”
  
  “强大如他,都被聂天师傅,以一条时间长河的支流,打散了两具神之法相那巫寂,人究竟在何处,禁锢了臌肶,又带到了什么地方”
  
  “”
  
  叶文翰、俞素瑛,还有厉万法、张启灵,依附聂天的谢谦、景飞扬一众圣域者,听到他们的讲述,都被震惊住。
  
  他们热烈讨论着。
  
  聂天站在一旁,释放出一只只天眼,巡视着这一方星空。
  
  有从外域赶来的,特意助战的虚域、圣域者,就此战中死亡,连魂魄都被邪冥族的灭魂之术抹灭掉。
  
  近百,分属于各大势力宗门的星河古舰,炸裂崩碎掉。
  
  虚域、圣域爆灭,气血海溃散,各类的气息,混杂在一块儿,令这一方天地,混乱不堪。
  
  聂天静止不动,出神地,四处张望着。
  
  “凌宫主。”他低低道。
  
  从他身旁飞过的,冰魄神教的凌冰云,以一口冰棺,将那名叫孔霜晶的老妪尸身盛放着。
  
  寒穹满脸悲凉。
  
  听到他的呼声,凌冰云停了下来,“她在和一位妖魔大君的战斗中,先被轰破寒冰圣域,又被另外一位邪冥大君,将魂念灭杀。她,连转世的希望,都断绝了。”
  
  “转世,也没希望的,她年龄太大了。”寒穹喟叹,“战争,就是这样,死伤难料。”
  
  聂天微微皱眉,“这趟”他还想说几句劝慰的话语。
  
  “不用介怀。”反倒是凌冰云,主动表态,“和异族的战争,从来如此。我们冰魄神教自古以来,都会鼎力支持,发生在死星海的战斗。战死星空,不算憋屈,乃是荣耀。这趟死亡的,不止是我们冰魄神教的强者,别的宗门也有。”
  
  她不再多言,和寒穹一道儿,落向涡流域。
  
  聂天再次观察,发现和孔霜晶一样战死,被宗门的强者找到尸体,向涡流域而去的,还有几人。
  
  还有很多尸体,被异族撕扯的,支离破碎,都不完整。
  
  他们的同门,亲人,师兄弟,有的悲切叹息,还有年龄大的,似习以为常了,神色都麻木了。
  
  “聂天,你不用太在意,我们都是自愿的。”天幻宗的傅雨森,看着凌冰云,带着一口冰棺离去,道“我们各方,损失程度不同。此战,或许仅仅只是,我们和异族大战的开启,不过是恰巧发生在天莽星域罢了。”
  
  “战争,自然要分生死的,异族的损失,一样惨重。”
  
  他咧嘴,哼了一声,“我们还容易恢复一些,他们那些异族,可能比我们还要痛呢”
  
  “种族之战,果真是惨烈。”董丽幽幽道,“人族这边,圣域者死亡十五人,虚域者,四十三位。异族那边,大君级别的,仅有九位被杀,八阶血脉者,也只不过死去二十多个。”
  
  “相比较而言,我们人族这边战力虽雄厚,可还是损失大过他们。”
  
  “这次,已经算好的了。”张启灵神色漠然,“我们和异族的战斗,绝大多数时候,我们的伤亡都更大一点。”
  
  “不过”
  
  话锋一转,他继续说“不过我们人族的基数大,从感悟天地灵气,到成长为虚域、圣域强者的时间,远比异族,还有古灵族快的多异族、古灵族,繁衍困难,血脉的成长,异常缓慢。”
  
  “这种弊端,造成异族的血脉强者,每死亡一人,都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形成。”
  
  “因此,历经一个个时代的衍变,我们人族总的战力,反而超过异族。那些异族,和古灵族合力,方能应付我们的冲击。”
  
  董丽细想一下,轻轻点头,“只是,看着如此多的同族死亡,还有很多圣域,觉得一时难接受。”
  
  聂天,也是同样的想法。
  
  “这里的气息,居然有种熟悉感。”他缓缓闭上眼睛,以心神,以气血,用心地体悟着,战场的混乱气息。
  
  刚战斗结束,虚域、圣域破碎后的各类异力,幽族、邪冥和妖魔战死者,溃散的大君气血海内,不同的血脉之力,都充斥在星海。
  
  “当初,涡流域时,那太始天宗的游奇邈,从袖口中,不知牵引何处的一股混乱之力。”
  
  “那股混乱之力,游奇邈自身不能炼化融合,只能稍稍借用一下,用来对付别人。”
  
  “而我,恰恰以浑沌乱流,将那股混乱之力聚涌。在星河中不断飞逝,积累着,令我能轰破碧涛域,让碧霄宗的宋澈泉,都要暂避锋芒。”
  
  “那股混乱之力,和这个战场,如今的味道,颇为相似啊。”
  
  一边思忖着,他一边用心体悟着。
  
  “难道说,当初游奇邈抽离的那一股混乱气流,也是来自于,这样的一个战场刚结束的战场,还是早就存在的,没有人知晓的,多年前的战场”
  
  “可碎灭战场,似乎没有这般混乱之力啊,是因为太过于久远,力量消散干净”
  
  “”
  
  渐渐地,聂天竟随心而发地,以少许的各类力量,凝结出浑沌乱流磁场。
  
  扭曲撕裂的磁场,环绕他而成形。
  
  由于他先前遭受重创,被蒋塬池连番镇压,导致力量损耗巨大,他这次形成的浑沌乱流,规模要小很多。
  
  可再小,核心的奥义,依旧没有变。
  
  还是感悟自那神秘异地的浑沌乱流。
  
  “呼呼呼呼”
  
  战死星空的,异族九阶、八阶血脉者的气血,还要虚域、圣域者,爆灭的域,散发出来的游丝般的力量,忽然飞逝开来。
  
  聂天还有些茫然时,就察觉出异状,“主动汇聚而来。”
  
  他迟疑了一下,旋即将脑海中的杂念,一一摒弃,专心体悟此刻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