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聚涌
“聂天,不是需要数量众多的异族尸身吗?这些被轰杀的异族,收集起来,等会都弄到涡流域,供聂天修炼血脉。”
  
  通天阁的叶文翰,擅作主张。
  
  在场的,不同宗门势力的圣域者,都没有出言反驳。
  
  即使,他们损失惨重,什么都没有得到,也没有张口,去索要那些异族的尸骸。
  
  这是因为,困扰他们最大的难题——臌肶,被聂天师傅巫寂,在神符域以时间长河的支流,不知带到何处。
  
  臌肶,始终都是大患,眼前远道而来者,最初巴结聂天,也是恐惧臌肶。
  
  天莽星域一战,聂天展现出来的战力,同样令他们感到信服,知道聂天这位星辰之子,如传说那般,的确是实力彪悍无匹。
  
  异族,大尊以下者,几乎没有一战之力。
  
  另外,分明和聂天关系紧密的两个女人,董丽和裴琦琦,也令人大跌眼镜。
  
  尤其是董丽。
  
  忽然间,从别的星域而来的强者,就意识到不过是天莽、垣天、陨星三星域之主的聂天,不依仗碎星古殿,个人底蕴都雄厚到不可思议。
  
  莫千帆,俞素瑛,还有人在流云剑宗的尹行天,都唯他马首是瞻。
  
  “如果说,他一人,算是一股力量。那这股力量,怕是能抵得上幽影会,太始天宗这样的级别,只逊色四大古老宗门了。”
  
  有人在心中评测。
  
  “造神者,还能造就出神域。真要是继续这样下去,那么,会有越来越多的圣域强者,不远万里而来,要和他,缔结为同盟。”
  
  “不论怎么看,结交这样一个人,都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”
  
  各自打着算盘的外域来客,压制着同伴死亡的悲痛,有的向董丽示好,有的,则是和聂天信赖的华暮,景飞扬众人,轻声交谈者。
  
  须臾后。
  
  幽族、邪冥和妖魔死亡的族人尸身,被聚集在一枚枚储物戒,落入了董丽掌心。
  
  董丽索要的,也只是尸骸,至于那些异族的器物、空间戒的所藏,她是一概不取,他也明白聂天用不着。
  
  “咦!”
  
  玄清宫的俞素瑛,敏锐地嗅到,这一方星空中,各类气息忽生异动。
  
  她发出提醒警示:“你们大家注意一下。”
  
  这话一出,姬元泉、莫千帆、叶文翰三大神域,率先生出感应。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他们的一道道视线,霍然凝聚在聂天身上,目显异彩。
  
  “其余人,暂且回涡流域吧。”叶文翰沉吟数秒,对那些外域来客,下达驱赶的意思,“聂天似乎有所明悟。我们留着这里,看护一阵子即可,你们不必留守。”
  
  “也好。”张启灵率先表态。
  
  之后,其余和聂天没有依附关系的,只是助战者,相继离去。
  
  很快,这片涡流域之外的星空,就剩下那些真正和聂天交好的一群人。
  
  “呼呼!”
  
  一缕缕本该消散于星空,渐渐湮灭的各类力量,受聂天的浑沌乱流牵引,于他的周边,悄悄汇聚。
  
  聂天闭眼,时而蹙眉,心中自语:“浑沌乱流,各类不同属性的力量混杂。扭曲、撕裂的磁场,一旦产生开来,会自发地影响周边。异族的气血,含有不同的血脉能量,虚域、圣域者,爆灭后的域,也不尽相同。”
  
  “可这些,应该散灭于星空的力量,居然,会被我吸引?”
  
  “还有,一片片的星域,都混杂着各类能量。那些能量,莫不成也是因强大生灵死亡,散逸出来的?”
  
  “散去的能量,能够被域吸引,被域转化,形成种种稀奇古怪的域,要么天地灵气浓郁,适合人族,要么魔气滚滚,适合妖魔族,要么……”
  
  隐隐约约间,他仿佛从繁乱的思绪中,捕捉到什么。
  
  “蓬!”
  
  他独特的虚域,骤然释放出来。
  
  外层群星闪烁,灿若星河,中央汹涌火焰环绕,内层,则是生机浓郁的一块陆地。
  
  “哧啦!哧啦!”
  
  草木,星辰、火焰三种力量,被那浑沌乱流引发而来,随着扭曲、撕裂磁场的精炼,融入聂天核心的虚域。
  
  “聂天的虚域,似在被填充,在充盈着精纯的力量。”
  
  “虚域,也分初期、中期和后期。之前他的虚域,为初期境界,如今给我的感觉,似正在朝着中期去迈进。”
  
  “这种境界的突破方式,似乎太儿戏了吧?虚域的每一次破境,都不是应该在许多年的积累,还有日夜的感悟下,某一刻轰然找到契机?”
  
  “的确有点古怪。”
  
  观望着聂天的那些神域,还有圣域强者,细细捕捉气息的流向,细微的变化,都生出异样感。
  
  在场的,拥有空间血脉的裴琦琦,明眸熠熠。
  
  她从聂天身上,还嗅到聂天枯竭的生命气息,正迅速饱满。
  
  连番大战后,被蒋塬池重创的聂天,本血肉模糊的身躯,凝聚着气血之力,也在迅速恢复。
  
  别人,只觉得聂天的境界,正在有新的变化发生,她却能看到另一面。
  
  随着聂天聚集的混杂能量,越来越多,他以前从涡流域飞离,环绕周边的那诡异磁场,又有再次成形的趋势。
  
  到这时,陪同聂天的俞素瑛、莫千帆,就看出玄机了。
  
  “那磁场,不是当初太始天宗的游奇邈,挥出来后,被聂天掌控引发的吗?”俞素瑛呆愣了很久,才以不确定的语气,询问莫千帆,“你的感觉呢?”
  
  “和你差不多。”莫千帆道。
  
  “游奇邈,从某处牵引而来的力量,难道,就是这样形成的?”俞素瑛神色古怪。
  
  “嗤!嗤嗤!”
  
  又过了许久,在聂天周边的磁场中,突显奇异流光。
  
  每一束流光,都仿佛一闪而逝的空间缝隙,裂开一霎那,就骤然消失,明灭不定的,和涡流域外域的,水幕中的空间缝隙,略有些点相似。
  
  “奇怪了。”姬元泉来了浓郁兴趣,“你们注意没有,在聂天周边的磁场中,似有空间缝隙强行裂开。不会是因为和涡流域太久,令涡流域边沿的,一条条空间缝隙,和他的域,产生了呼应吧?”
  
  他看向裴琦琦。
  
  在境界上,他超越裴琦琦,可因为裴琦琦手持空间至宝,拥有独特血脉,还是被屈奕悉心教导出来,他觉得裴琦琦在这方面,应该有独到的见识。
  
  裴琦琦的界宇棱晶,悬浮在她高高隆起的胸前,每旋动一圈,都仿佛折射出新的天地。
  
  垣天星域,最神秘的七星蓝海。
  
  浑天宗的门人,在一个死星处,观望着七星蓝海。
  
  自从石人族的族人,从七星蓝海深处飞出,还有异族,在七星蓝海附近裂空而出,垣天星域的宗门,就留意上七星蓝海。
  
  他们唯恐,从七星蓝海内,再走出什么东西来。
  
  坐在死星上的那人,虚域修为,他是被安排在这里,特别注意七星蓝海的变化。
  
  他看了好几年了,都没有瞧出什么,觉得这七星蓝海,或许再有不会,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巨变发生了。
  
  他又随意地,眺望了一下七星蓝海,就准备收回目光。
  
  可他突然呆住了,并倏地站起来。
  
  数秒后,他毫不犹豫地捏碎了,一枚用来传递讯息的玉符。
  
  ……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需要重新刷新页面,才能获取最新更新!nt
  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