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大乱
    “去了另外一个界海。”
      丢出这句话后,叶文翰忽就沉默下去。
      不论莫千帆,还有俞素瑛等人,如何地好奇追问,他都没有继续细说。
      另外一个界海,究竟在何处?
      为何会吸引人族的神域后期强者,十阶高阶的大尊,暂时脱离自身的域界天地?
      这是困惑众人的问题。
      叶文翰和姬元泉,明知详情,都不愿多说。
      有关于界海,种种玄奥之处,姬元泉和裴琦琦,还有叶文翰,又接连道出一些。
      “聂天,既然能够在七星蓝海内,去增进修为,别人呢?”
      一阵子后,御兽宗的董奇松,突发奇想,“难道是这个时刻的七星蓝海,容易吸纳力量?要真是如此……”
      他期待地,看了看董丽。
      以辈分来看,他董奇松可以称作董丽的老祖,董家和御兽宗的关系,也异常紧密。
      董家,在百战域经受妖魔侵入,几乎被灭门后,残存的很多董家族人,如今都在御兽宗修行。
      她亲哥哥,董百劫,也是如此。
  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董丽道。
      “要不要安排一些门人,去七星蓝海试一试,兴许也能如聂天般,令境界获得大幅度提升啊。”董奇松提议。
      此言一出,垣天星域五宗三家的很多人,都眼睛一亮。
      姬元泉嗤笑一声,道:“可不是人人,都是聂天那妖孽。我说过,界海的奇妙,连我们虚灵教的历代教主,都不敢说能参详透彻。我们脚下的,这个被称作七星蓝海的界海,虽然看似小,其实凶险重重。”
      他这番话,其实算警告,让那些人不要冒险了。
      “试试,倒也无妨。”叶文翰想了一下,说:“我觉得别人怎样去做,我们不必约束,生死有命,很多事情,都需要冒险的……”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一缕,极其明亮的电光,从他眼角飞出。
      电光,为一柄薄若蝉翼地晶莹小剑。
      那柄小小的飞剑,在他的暗中操控下,绕过聂天所在的海面,突然坠落到七星蓝海。
      姬元泉等人立即凝神细看。
      只见晶莹的飞剑,钻到七星蓝海的海水下,如一尾鱼儿,飞快地闪动着。
      可那飞剑,游弋了一阵子后,突然消失不见。
      神域初期的叶文翰,脸色一变,道:“那柄,被我精心炼制,和我心意互通,且寄托一缕魂念的飞剑,不知去了何处。我的灵魂,再也没办法感知。界海,的确充满了古怪,我是不打算继续探察了。”
  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众人面面相觑。
      “我不行,不代表别人不可以。”叶文翰摊开手,“具体如何试,我没办法给出建议。或许境界低微者,在那七星蓝海下面,还能有什么感悟,和聂天一样,让境界得到突破,谁也说不准的。”
      “我安排门人试试?”董奇松询问。
      “随便。”董丽道,“死了,可别怨人。”
      “当然不会,我们也自然会小心一点。”董奇松讪笑一声,又看向五宗三家的,别的同级别的强者。
      那些人也蠢蠢欲动,得到董丽的许可后,就开始传唤消息,安排门人过来。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碎星域
      星穹九重天中,有匹练般的星辰精光,如瀑布般倾斜而来。
      精纯的星辰之力,垂落向窦天辰所在的,一栋雄阔的石楼。
      天辰星流,一颗颗闪烁而出,群星璀璨,再接纳着星辰光芒,随后灌入到窦天辰的圣域。
      “轰!”
      窦天辰的星辰圣域,突然间,气象万千。
      他那星辰圣域,变幻一番后,猛地收缩,凝聚出一具透明的神之法相雏形。
      “神之法相!”
      魏来、炎战等长老,望着还不起眼的神之法相,都激动起来。
      “我的天辰星流!”同为星辰之子的司空错,在另外一处划分给他的殿堂,脸上满是凶狠暴戾,“我,辛辛苦苦炼制的天辰星流,竟然会莫名其妙地弃我而去,选择他窦天辰为主!我不甘心!”
      “并非莫名其妙,是因为窦天辰的那一株九星花,似得到了聂天体内,天星花的什么启示。”他麾下圣域者低声道。
      “聂天!”司空错牙齿咬的嘎吱作响。
      “长老!幽天域失守,我宗的韩长老,在幽天域被斩杀,魂魄不存啊!”碎星古殿内,忽有悲痛欲绝的嘶吼声,轰隆隆响起。
      碎星城,众多炼气士,长老,星辰之子,都得到消息。
      “不止是我宗,五行宗、虚灵教,还有通天阁的强者,也在幽天域,被一一轰杀。”那人又哭嚎道:“全死了,几乎全部死光了。我们四大古老宗门,经营了千百年的幽天域,一息间崩灭,被异族霸占。”
      “出手者,为邪冥、幽族、妖魔和骸骨族,数位大尊,都在幽天域显露。”
      “死星海,怕是又要爆发出,一场席卷所有势力的滔天血战啊。”
      虚灵教、五行宗还有通天阁,几乎在同一时间,也都得知了幽天域的噩耗,知道驻扎幽天域的长老,被轰杀而亡。
      此类消息,如闪电流星,在人族的一个个域界天地传播。
      很快,七星蓝海处的,姬元泉、叶文翰众人,也都收到消息。
      异族,大举入侵,幽天域沦陷,众多人族强者被轰杀。
      从五行宗、通天阁、虚灵教而来的,不论是神子神女,还有叶文翰、姬元泉,包括裴琦琦,都被召唤回去。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幽影域,幽影会的大本营。
      烈日下,一座座山峰环绕的幽暗之地,矗立着一座神殿——阴影神殿。
      上官植站在神殿中,愁眉不展。
      在宽敞的阴影神殿内,墙壁中,刻画着数千阴影异物。
      那些阴影异物,和不同域界天地,幽影会的秘密机构,存在着联系,接收的消息,全部汇聚向这座阴影神殿。
      “臌肶被带走,会长,还……”
      上官植唉声叹气,不知道该何去何处了,也不知道该如何定义幽影会,在人族的身份和地位。
      他也日夜担心,四大古老宗门的强者,随时踏入幽影会问责。
      “呼呼呼!”
      墙壁中,数不尽的阴影异物,似嗅到什么气息,骤然兴奋。
      一簇幽影,于神殿的角落,冷不防出现。
      幽影迅速膨胀开来。
      “会长!”
      阴柔森寒的上官植,看到那一簇幽影,轰然一震,本能地凑上前,自然而然地说道:“我就知道,会长定然无碍!”
      “哦,不是想我死啊?”蒋塬池从幽影中,慢吞吞走出,笑眯眯地问。
      “不敢。”上官植垂头,“幽影会,永远都属于你!你不在的日子,也没有想过,消除你在幽影会的影响力。我甚至觉得,早晚有一天,你都是会回来的。看样子,我的感觉没有错。”他呵呵轻笑。
      蒋塬池盯着他,看了一会儿,方点了点头,“很好,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,知道幽影会在你手中,是不太可能有什么大变化的。”
  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”上官植赶紧说。
      “传话碧霄宗的宋澈泉,还有太始天宗的游奇邈,让他们来见我。”蒋塬池给出吩咐,“要他们立即过来,不论正忙什么。”
      “我这就去办!”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七星蓝海内,处于其中的聂天,境界狂飙。
      没用太久,聂天就觉得平稳地踏入了虚域中期,毫不费力。
      闭目,感受着磁场异变的他,还在浑然不觉间,吸纳着那些异族大君,湮灭的气血海的残存血肉之力。
      千丝万缕的,大君的气血精华,被那扭曲、撕裂的磁场洗涤后,融入他血肉。
      他那被蒋塬池重创的,碎裂的晶骨,绽开的筋脉,通过生命血脉和天木重生术的的作用,又在快速地愈合着。
      “呼!呼呼!”
      血肉精气,被生命汲取纳入,随着吐气,将一口口含有污秽渣滓的气流,给排出体外。
      进入七星蓝海时,他获取的血肉精气,还有点慢,可一莫名其妙地到来这,在七星蓝海下面出现,他收获的血肉精气,骤然变快了太多。
      “界海,赵山陵曾说过,界海能容纳破碎之域,异族爆灭的气血海。这意味着,界海内,充斥着更多繁杂暴乱的力量!甚至于,那太始天宗的游奇邈,当初挥洒引动的一股气流,就来自界海!”
      “未必是七星蓝海,也有可能是别的,被游奇邈找到的界海。”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    火芒,星光,草木精华,化作碎小的晶光颗粒,从界海的不知名角落,咻咻地飞出,经过洗涤净化,融入他的虚域。
      他那独特的虚域,天星花,圣灵树,七十二根树枝,一一显现,尽情吞没。
      “很奇怪。”
      恍恍惚惚间,他似看到灵魂识海内,有轻烟从天而降。
      他以真魂触感,只觉得那缕缕轻烟,带着一种滋养他真魂,令他魂魄凝炼,令他魂力也能积蓄的力量。
      “界海中,还有能淬炼我灵魂,帮我淬炼魂魄的力量?”
      他一下子蒙住了,一头雾水地,尝试着沟通冥魂珠的器魂。
      他的一缕魂念,逸入冥魂珠后,率先感知到的,竟然是五大邪神,那五大邪神吱吱吱地,显得有些激动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