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冥河支流
<!--divstyle="color:#f00">热门推荐:
      聂天突被惊到。
  
      他细细体悟,就发现他的灵魂识海,能吸纳七星蓝海中的,一缕缕能温养他真魂的力量,是得以冥魂珠的帮助。
  
      更确切地说,是那五大邪神!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,在冥魂珠中雀跃异常,于各自的片区兴奋地,低低咆哮着,似催生出某种玄奥的法阵。
  
      法阵的产生,激发了冥魂珠,令冥魂珠帮助他,汇聚丝丝壮大真魂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甚至,他从五大邪神身上,还感悟出另外一种情绪。
  
      这种情绪,竟然是一种思念……
  
      “思念,思念着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聂天有些茫然,不清楚那五大邪神,在垣天星域的七星蓝海中,有什么好思念的。
  
      莫不成,思念着冥域吗?
  
      “主人,它们的五尊石像,是随着冥河,降临到冥域。”器魂主动地,向他解释,“它们,最初的时候,应该不属于我们冥域。冥河因何而来,它们为什么在冥河里面,我们也一无所知。”
  
      器魂的原魂,也是邪冥族的一位大君,曾亲临冥域那边竖立着邪神石像的奇地,参悟其中魂术。
  
      “它们,既然不是冥域本土的,那思念什么?”聂天皱眉,忽然间,想起曾经从七星蓝海的海底,浮露出来的石人族的族人,“难道说,五大邪神思念的,是另外一个地方?七星蓝海最下方,会有所谓的空间通道,能到它们的祖地?”
  
      “哗啦!”
  
      就在此刻,御兽宗的殷娅楠,仗着修炼体术,风姿飒爽地缓缓降落而来。
  
      九阶的冰血蟒,缩小后,像是一条冰莹的腰带,环在她丰盈的腰肢。
  
      矫捷如雌豹的殷娅楠,在聂天的生命血脉探察下,气血旺盛,一层莹莹冰光,将她高挑性感的胴\体裹住,一点点沉落。
  
      聂天抬头,一边聚涌着七星蓝海的各类能量,融入自身的域,还有灵魂识海,一边默默注视着她。
  
      殷娅楠霍地瞪大眼,也眺望着他,发现他醒来了。
  
      她张口,轻呼:“聂天。”
  
      可聂天,只能看到她嘴唇蠕动,压根听不见她说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她终于垂落向海面。
  
      海上,和聂天关系紧密的俞素瑛、莫千帆并没有离去,其余圣域者,也严阵以待,想看看殷娅楠在七星蓝海中,会不会有收获。
  
      运转气血之力,沾染七星蓝海的殷娅楠,猛地绷紧身子。
  
      她目显惊容。
  
      “嗤!”
  
      突地,有万千不知名的力量,如脱缰野马,疯狂地冲击她的气血防御,还有她和冰血蟒一同构筑的,那层冰莹的结界。
  
      “喀嚓!”
  
      冰莹的结界,未能支撑片刻,立即就碎裂了。
  
      殷娅楠的躯身,忽然就朝着七星蓝海沉落,她脸上满是惶恐不安,连那条九阶血脉的冰血蟒,不断凝聚冰寒之力,都无能无力。
  
      所有看着她的人,都准备飞身下去搭救。
  
      “都冷静下来!”董丽一声冷喝,“那条冰血蟒,为九阶血脉,实力堪比异族大君。殷师姐,又是为数不多精通体术者,她都要沉落下去,你们谁敢保证,能将她从七星蓝海内,捞出来?”
  
      这番话说完,董丽以请求的眼神,看向莫千帆、俞素瑛。
  
      她觉得,真要有人搭救,也是神域修为的莫千帆,和那俞素瑛。
  
      可莫千帆和俞素瑛,分明有些犹豫。
  
      犹豫,是觉得殷娅楠不值一提,不值得为一个区区殷娅楠去冒险。
  
      “我来试试。”
  
      最终,反倒是赵山陵开口,将虚灵塔祭出,飞逝而去,“七星蓝海,我曾经悄悄探察过,并无所获。上一次探察时,七星蓝海也不像这次般,看着似乎充满机缘,其实,都是恐怖凶险!”
  
      虚灵塔飞啸而来,以空间异力,隔绝着海水。
  
      赵山陵在塔底,落向殷娅楠,随着空间异力的迅速消失,捞起了殷娅楠,将她成功带出来,惊魂未定地说道:“七星蓝海的危险,超越上次太多太多!连我,依仗着虚灵塔,都不能待太久。”
  
      劫后余生地殷娅楠,隔着海水,望着下面的聂天,“那他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鬼知道。”赵山陵低骂。
  
      “快看!”
  
      极乐山的圣女,穆碧琼,失声惊叫。
  
      一道道视线,从殷娅楠这边,再一次转移到七星蓝海。
  
      因聂天扭曲、撕裂磁场,渐渐波澜涌动的海水一处,诡异地平静下来。
  
      那一处海水,明光熠熠,如琉璃宝镜,异彩绚烂。
  
      有一条,和海水色泽明显有别的溪河,从那绚烂异彩的海水中,悄悄延伸出来,从那溪河之中传来的气息,竟然带着浓郁的冥气!
  
  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赵山陵都愣住,不明所以。
  
      玄清宫的俞素瑛,呆了半响,骤然失声喝道:“不会是,邪冥族本土冥域中,那条传说中的冥河吧?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冥河?”
  
  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  
      惊闻冥河的众人,全部被她这句话吓住,旋即一个个连番摇头,说不可能。
  
      传说中,冥河为邪冥族的诞生之地,也是邪冥族一切血脉,魂术的来源,那条漂泊在邪冥族的冥河,和巫寂参悟的时光之河一样,有着太多太多的秘密。
  
      漫长的历史,一个个时代下来,都没有一位邪冥族的大尊,敢说将冥河的秘密全部勒破。
  
      没有任何人!
  
      只在冥域出现的冥河,连邪冥族的族人,连最久远的典籍和传说,都说不清冥河的来头。
  
      这条溪河,岂会忽然在这里,在七星蓝海下出现?
  
      匪夷所思至极!
  
      “最纯粹的冥气,越来越浓郁了,连七星蓝海内混杂的诸多力量,都遮掩冲淡不了。”莫千帆深吸一口气,凝重地说道:“或许,这条溪河真的是冥河的那条分支。姬元泉、叶文翰他们不是说了,七星蓝海实际上,就是一处界海!”
  
      “一处,应该能够连接另外一片天地的界海,有冥域的冥河出现,也有可能啊!”
  
      “不对!”俞素瑛摇头,“连接异族天地的,一直都是死星海啊!这个界海,要是能连接冥域故土,那邪冥族的族人,千万年来,为什么没有通过它,降临我们人族的域界,垣天星域也没任何记载啊?”
  
      众说纷纷。
  
      不过很快,他们就惊骇地发现,在七星蓝海下方一处,莫名其妙地显现的溪河,竟然笔直地,朝着聂天延伸而去。
  
      如一柄长剑。
  
      “不是,要对付聂天吧?”董丽略急。
  
      “不,不是。”俞素瑛摇头,“似乎,像是被聂天给吸引着。”
  
      “吸引?”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那一枚邪冥族的至宝,青蒙蒙的冥魂珠,悄然从聂天储物戒中飞出,缩小后,奇妙地镶嵌在聂天眉心。
  
      如每一位邪冥族族人,眉心的那块棱形晶体,似第三只眼。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,再也压制不住激动兴奋,逐个从珠子内飞出,畅游在七星蓝海中。
  
      其中,被嗜血大尊轰击的,受了重创的嗜杀邪神,以飞快地速度,恢复着力量。
  
      身为主人的聂天,每过一会,就嗅到它的气息,又变得悠远饱满一些,知道它的伤势,因七星蓝海的古怪,很快就不会存在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,那条溪河,是我族故土冥域,最神秘的冥河!”
  
      冥魂珠的器魂,惊慌失措,“那是冥河啊!即使只是支流,也是冥河啊!为什么,为什么这条冥河,会在人族的域界天地出现?这片海,蕴藏着什么古怪,怎么就让邪神这般兴奋,让冥河都延伸一条支流而来?!”
  
      “冥河!竟然是冥河啊!”
  
      聂天轰然巨震,镶嵌在他眉心的,第三只眼般的冥魂珠,突然于此刻,仿佛真的成为了,他的第三只眼!
  
      他通过冥魂珠,像是多出了一个视野。
  
      在冥魂珠的这只眼睛中,他所看到的那条冥河的支流,和俞素瑛、莫千帆,海绵上所有人看到的冥河,都完全不同了。
  
      他的灵魂大受震动,专注望着那条冥河,能瞧见冥河内沉浮的魂灵,能看到一条条魂线,以奇妙仿佛排布着,仿佛代表着一种运用灵魂的方式。
  
      “魂术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