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另一端
    巨型拱门,慢慢被五大邪神,合力推动开来。
      门,敞开霎那,聂天率先看到的,乃是一个顶天立地背影!
      那背影,似抵在门的另一端,在一片昏暗未知星空,以神之法相,正和众多邪魂恶煞厮杀。
      密密麻麻,亿万之多的邪魂恶煞,疯狂冲击着他。
      他则是背对着那巨型拱门,施展出精妙法决,以最纯粹的天地灵气,凝为斩碎天地的光刃,随手一挥,就将数千,近万的邪魂恶煞,给斩的灰飞烟灭。
      可那些邪魂恶煞,仿佛无穷无尽般,似如何都杀之不尽。
      似乎,感应出背后,镇守的那门的异动,正在战斗的那人,猛地转身,看了一眼那巨型拱门。
      他和聂天,都同时呆住。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    “大长老!”
      隔着巨型拱门,另一界的莫珩,七星蓝海海底的聂天,齐声惊呼。
      只是,两人的声音,都只能在自身所处的那一界响起,没有能穿越那拱门,抵达到另外一界。
      然而,两人的模样,图画,张开的口型,却并不受阻碍!
      “呜嗷!”
      五大邪神,将巨型拱门敞开后,就异常兴奋地,要冲过去。
      莫珩在另一界,勃然变色,神情凝重无比地,瞪着那五大邪神。
      一道道纯粹灵力缔结的光芒,于他胸口结印,印如石盘,宝光璀璨,充斥着镇压邪灵的气息。
      因重新建立灵魂联系,那五大邪神,生出的紧张不安,聂天清晰感应出。
      可是,再紧张不安,那五大邪神都要亡命地,想要通过那敞开的拱门,冲入另外一界,去对付莫珩。
      “奔着大长老的?”聂天脸色一变,厉喝道:“给我回来!”
      不论冥魂珠是否愿意,他将缩入储物戒的冥魂珠,瞬间取出,朝着那五大邪神高高扬起,以他的血脉,还有灵魂的约束性,下达旨意:“都给我进来!”
      五大邪神齐齐咆哮。
      咆哮声,有愤怒,有不满,有强烈反抗。
      从五大邪神诞生,吸食他的生命精血,具备血肉体魄之后,他和五大邪神之间的连系,就愈发紧密。
      从来,五大邪神没有违背过他的命令。
      这是首次!
      “立即,给我回来!”
      聂天不管它们的不满,集中精神,并动用生命血脉,发出一声声呼喊。
      他的每一声呼喊,落入五大邪神的灵魂中,都像是天雷炸裂的爆鸣,带着类似契约的神秘约束性,掌控着五大邪神的意志。
      渐渐地,五大邪神要进入巨型拱门另一端的,本能的念头,被其的一声声呼喊,强行打散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五大邪神,不受控制,不受本能地操控,逐个地,飞回了冥魂珠。
      聂天立即将冥魂珠,丢入了储物戒,并勒令当中的器魂,好好看着那变得越来越奇怪,连他的命令都敢抗拒的邪神。
      “嗷!嗷嗷!”
      另一界。
      数不尽的邪灵恶煞之中,有几个纯魂体形态,奇大无比的魂灵,撕声尖啸。
      聂天若是在这里,怕是能一眼看出,那几个巨大无比的魂灵,和被他强行弄回冥魂珠的五大邪神,模样大同小异,有很多很多的相似之处。
      不同的是,那些巨大的魂灵,并没有血肉实体。
      就像五大邪神,还被聂天称呼为五大凶魂,还没有因生命精血的馈赠,构筑出血肉前的形态一致。
      “呼呼呼!”
      随着那些魂灵的嚎叫,围攻莫珩的众多邪魂恶煞,似被进行点燃了灵魂,排列出各式各样的灵魂阵法,以和邪冥族领悟的魂术,异常相近的灵魂杀招,向莫珩浩浩荡荡地冲杀而来。
      莫珩回击,灿然光芒,汇聚为一股能量洪流。
      众多灵魂阵法,纷纷崩灭开来,爆灭的邪魂恶煞,化作轻烟溃散。
      红铜拱门前。
      好不容易将五大邪神,弄回冥魂珠的聂天,呆呆地,看着失踪许久的大长老莫珩,在那拱门后的幽暗星空出现,去斩杀数不尽的邪魂恶煞。
      “这拱门,连通的是邪冥族的祖地——冥域?”
      “如此多的邪魂恶煞,恐怕也只有邪冥族的祖地,才能历经无数年时光的积累,一点点地形成吧?”
      “不对啊,那明明没有域的庇护,像是星空之外啊?”
      “奇怪,大长老为何在这里,镇守一处门?”
      “难道说,消失的这些年,他一直都在另一界,帮助人族族人,守护着一个门?令数不尽的被邪冥族掌控的邪魂恶煞,冲不进来?”
      这般沉吟着,聂天深吸一口气,一步步地,朝着那巨型拱门走去。
      门后,被数不尽邪魂恶煞围击的莫珩,背对着他。
      突然,莫珩回过头,以严厉地眼神,阻止他的到来。
      莫珩张口,以口型告诉他,要他立即关门!
      “关门?”聂天顿时愣住。
      他心中犹豫时,莫珩又回过头来,转身和无穷无尽的邪魂恶煞,酣战在一块儿。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于此,在他的头顶,聂天看到莫千帆凝做闪电,俞素瑛化作一束银光,和副殿主罗万象,一边激战着,一边下沉。
      三人,都时而瞥向下方深海,神情困惑。
      仿佛,他们并没有能看到自己,没有看见自己,就站在那巨型拱门前。
      随着沉落,罗万象逐渐地,不再搭理莫千帆和俞素瑛。
      看的出来,越往下,莫千帆和俞素瑛越吃力。
      ——即使没有战斗。
      反观罗万象,明显还能承受,来自于七星蓝海本身的压力。
      “罗万象,一心要开启这拱门,他还知道借助五大邪神?”聂天心神微动,“他和邪冥族的勾结,怕是极为紧密。我获得了冥魂珠,通过那九阶大君器魂,都不能理解冥河的奥妙,不知道七星蓝海的海底,存在这么一个拱门,五大邪神能推开……”
      他斟酌了一番,有点不敢呼喊五大邪神。
      他怕五大邪神,不受他的控制,不但不去关闭那拱门,还会帮助邪魂恶煞,去对付莫珩。
      “我去一下那边,去去就回的话,应该不会耽搁太久吧?”
      “可能,只有在大长老身旁,才能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。”
      他决心下达。
      “咻!”
      身如一道流光,乘着莫珩没有在意时,他一头射向那敞开的拱门,似在万千光芒洪流中穿梭了一阵子。
      脑海轰的一响,下一刻,他就发现出现在另一界。
      在大长老莫珩的背后。
      后侧,有一座不知道是不是连通的,同为七星蓝海那座另一边的巨型拱门,高高矗立在一片幽暗星空。
      拱门如万仞高峰!
      千千万万的邪魂恶煞,蝗虫般,一眼望不到尽头,聚涌在那巨型拱门处,冲杀着莫珩。
      邪魂恶煞背后,不知多远的地方,有一道道巨大的魂体,怒啸着,挥动着手臂,发号命令。
      只看了一眼,聂天就脸色骤变,“太像了,和那五大邪神,简直太像了。难道说,那些家伙和没有血肉前的五大邪神,为同一种魂体?可按照器魂的说辞,五大邪神的石像,乃跟随着冥河,流淌到邪冥族的祖地冥域啊?”
      “五大邪神的来头,也不是邪冥族,还被邪冥族的族人,一代代地供奉,视作邪恶神明啊?”
      聂天茫然。
      “聂天!”莫珩突有所觉,没有回过身子,便厉喝:“你进来作甚?这里,不是你该过来的地方,你速速回去!回去后,尽可能地,将那敞开的拱门关闭!你不行,就去找别人,总之记得,一定要关闭那拱门!”
      “大长老,此地为何处?你,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?”聂天也有满腹疑惑,“我自然会回去,可你,总该给我一个答案吧?我可能待不了多久,就麻烦你长话短途。还有,宗门的罗万象副殿主,也在另一端,急匆匆地赶来。”
      “他,想要敞开那巨型拱门,想逼迫我为之。”聂天急切道。
      “罗万象!”莫珩怒吼,“又是他!”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