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放任
<!--divstyle="color:#f00">热门推荐:
      冥魂族,对上位者的恐惧,是根深蒂固的。
  
      每个冥魂族族人,从有独立意识起,就听说过五大邪神的名号,知晓他们的丰功伟绩。
  
      对于他们追随着那位族内至强,征战于两界,最终陨灭,魂魄分离的种种细节,都了然于心。
  
      所有冥魂族族人,都深知他们的强悍霸道。
  
      关于他们五位的传说,代代流传,他们的事迹,如璀璨的星辰,高悬在冥魂族的天穹,永恒不灭,指引着一代代的族人。
  
      “五位大人!”
  
      御动着万千邪魂恶煞的冥魂族族人,心里头,连抵抗的念头,都难以生出。
  
      反抗之念,一形成,似乎就被一种未知的力量,生生打散掉。
  
      那些冥魂族族人,忽视一眼,皆看出彼此的无奈和不安。
  
      一束束魂念,犹如无形闪电,在他们脑海飞逝掠动着。
  
      他们迅速有了默契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冥魂族族人,像是一道道轻烟,飘渺地飞逝在星河,倏然远去。
  
      不敢去战,唯有逃离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他们在逃离时,以声声独特的魂音,呼喊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那五位出自冥魂珠,受命于聂天的邪神,仿佛被他们的呼喊吸引着,各自分开,去追逐他们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,这样似不太妥当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冥魂珠的器魂,悄然提醒聂天,“这一界,乃是他们的故土家园,他们只要在此,就能不断聚涌,他们消散的记忆和残魂。如果他们始终在你身旁,有你约束着,兴许能一直掌控他们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是,一旦离你,离器物太远,玄奥的联系就可能中断开来。慢慢地,等他们的记忆、残魂重聚,彻底恢复了过来,兴许就能依靠那些冥魂族族人,摆脱你的气血限制,获得真正的自由。”
  
      器魂传话,是希望聂天尽快再一次发号命令,要五大邪神归位。
  
      聂天皱眉,以灵魂和气血感应,脸色渐变,“那些冥魂族的族人,因他们远离我,令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随着距离的拉开,他对五大邪神的魂魄、气血约束,逐渐变弱。
  
      而那五大邪神,因记忆、残魂的聚涌,又一点点地增强着。
  
      此消彼长之下,他惊觉,他想要在这一界,持续性地掌控五大邪神,绝不能让五大邪神离他太远!
  
      他立即集中灵魂念头,发号一个个命令。
  
      数秒后,他一脸铁青,向器魂传讯道:“好像迟了!”
  
      器魂,在那一枚冥魂珠内,似轻声叹息了一下,不再回应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和莫珩,浑然不觉,还从容地四处张望,认为那五大邪神,将冥魂族族人驱逐后,很快便会归来。
  
      “不愧是,这一族的历史上,最恐怖五位邪神。”莫珩很感慨,“冥魂族很特殊,阶级森严无比。那些冥魂族族人,面对着他们五个,因深植于灵魂、血脉的敬畏,连战斗的念头,都难以生出。”
  
      “除非,那些冥魂族族人,能达到他们曾经的高度,才能打消掉心头的敬畏和恐惧。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沉吟了一下,道:“莫前辈,传闻你在亘雷星域,帮助莫家和天雷宗,去应对雷魔袁九川,还有那些邪魔外道时,忽然失去踪影。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出现,去镇守这个界门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还说,碎星古殿的殿主季苍,也在这一界,真的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呼!呼呼!”
  
      随着那些冥魂族族人,因五大邪神的追逐退离,被他们御动的数不尽的邪魂恶煞,也潮水般消褪。
  
      包括碎星古殿的罗万象。
  
      罗万象和莫珩的战斗,结束不久后,就悄悄地,不引人注目地,隐没在一簇簇魂灵中,没了踪迹。
  
      莫珩要照看聂天和裴琦琦,并未追击。
  
      兴许,在莫珩的眼中,这位碎星古殿的副殿主,其实也不足为惧。
  
      “那五个家伙,我现在只能凭借着气血,感知到他们的大致方向了。”聂天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传递的命令,他们应该能收到,可因为距离太远,加他们正在变强,他们已经能抗拒我。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一惊。
  
      莫珩皱眉:“要是给他们重聚残魂,又脱离了你的掌控,能够凭借着冥魂族的帮助,重登巅峰,还真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也为之头疼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试试看,能不能弥补一二。”聂天轻喝一声,就准备依循着气血的连续,去追逐那五大邪神,将他们重新收拢到冥魂珠。
  
      “你稍等。”裴琦琦道。
  
      界宇棱晶,于她高耸胸前,滴溜溜旋动着。
  
      棱晶的每一面,都流光溢彩,似有一只只看不见的眼睛,巡视着周边的星空,好奇地打探观察着。
  
      很快,界宇棱晶的一面面棱晶,光彩流动生成画面。
  
      一位邪神,处于一面棱晶之内,清晰呈现。
  
      五位邪神,犹在冥魂族族人的引动下,四散而去。
  
      邪神眼瞳中的暴戾杀意,初始犹如实质,因距离渐远,杀意逐渐淡化,又变成困惑。
  
      其间,还有一簇簇幽光,印记般,打在他们体内,咻地一下,融入他们的灵魂,成为至深的印记,复苏着他们的记忆,还有生前诸多的灵魂秘术。
  
      “他们的确在一点点变强,补齐着残魂。”裴琦琦转动界宇棱晶,将五大邪神所在的棱晶面,展现给聂天,还有莫珩去看,“我这空间至宝,已锁定他们,只要你想,我能一息间,带你去任何一处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眼睛一亮,“这么说,他们逃离不出?”
  
      “短时间内,应该脱离不了界宇棱晶的视野。”裴琦琦给予肯定,“不过,那罗万象……我却不知人在何处。”
  
      “罗万象,被这一界的冥魂族,精通蛊惑的一位族人诱导了。”莫珩轻哼,“那位,以冥魂族的血脉等阶划分,为十阶的高阶。他联合数名冥魂族强者,围困了我宗的殿主季苍,令季苍心神迷失,未能从自己的心境走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愕然,突道:“我听闻,殿主似被那一股潜隐的势力,禁锢在某一处未知星河。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,还有赵山陵、董丽,都曾和聂天一道儿,在虚空乱流地深处显现,见过雷魔袁九川,酆北罗,还有很多诡异之处。
  
      他们都知道,在人族的域界天地,存在着一股潜隐的力量,汇聚阴灵教、死咒宗等等邪魔外道,还有异族的背弃者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,是那股力量令季苍失踪,也造就了莫珩的消失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说他们啊。”莫珩的眼神,变得古怪起来,瞥了聂天一眼,说道:“并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大长老,我见过莫千帆前辈,我听他说,你在消失前,去面见一人。”聂天心中一动,“那人,是谁?他和你说了什么,导致你消失多年以后,在这一界出现,还镇守连通七星蓝海的一个界门?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也做聆听状。
  
      有界宇棱晶在,五大邪神即便离的再远,聂天也能瞬息抵达。
  
      他也不认为,五大邪神能够在极短时间内,便汇聚所有残魂记忆,彻底清醒,脱离他掌控。
  
      相反,他觉得给五大邪神汇聚残魂、记忆,再将其一一镇压在冥魂珠,可能更有益。
  
      因此他倒是不太着急了,想弄清楚这一界的奇妙,还有莫珩的失踪,包括季苍被围困的秘密。
  
      “殿主,是受困于冥魂族的诸多强者。”莫珩犹豫着,说:“而我,是担心冥魂族的族人,能打开界门,闯入我们人族的域界天地。要是给冥魂族族人,涌入我们人族域界天地,把持着七星蓝海底部的界门,两界都要动乱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询问他见了谁,说了什么,莫珩避而不答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一界,除了冥魂族族人,还有什么?”裴琦琦询问,“石人族的族人,好像就是从七星蓝海的海底走出来的。界门,如果始终封闭着,石人族的族人,怎么能出的来?石人族出的来,这些冥魂族的族人,当时为何没有跟随着一道儿出来?”
  
      “还有,我们曾在虚空乱流地深处,遇到酆北罗,袁九川等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在其中,还探索过另外一片天地,那里,和这一界好像不太一样。在那个天地,有诸多混血者!”
  
      “和我,还聂天一样的混血者,大量地存在着!”
  
      “据酆北罗所说,会有一个全新的时代,就要开启。新时代的开启,和这一界有没有关系?那些潜隐者,和这一界的冥魂族族人,又是什么关系?”
  
      连珠炮弹般,裴琦琦一连串地,将心中的诸多疑惑,给问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在虚灵教的师傅,通天阁的楚前辈,还有五行宗的几位前辈,近期一个个,突然尽数消失,莫不成……他们也来了?”裴琦琦再次开口。
  
      莫珩沉默着,暗暗思量半响,缓缓开口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