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禁字为界!

      “逃吧,哈哈,逃回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那尊散发着无穷无尽怨恨的邪神,桀桀怪笑着,他的话语,越来越娴熟,似渐渐适应了人族通用语。
  
      随着记忆残魂汇聚,他智慧复苏,以前的力量,和对灵魂的掌控力,都一一回归。
  
      身为天魂大尊麾下,五大至强扈从的他,在他们诞生的这一界,自有一股凛然霸气。
  
      昏暗星海,也混杂着诸多气息,可其中的冥气,却异常精纯浓厚。
  
      远超别的星空!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怨恨邪神挥动羽翼,突动用血脉秘术,像是巨型混洞般,吞没着这一界星空中,浩瀚磅礴的冥气。
  
      聂天凝神细看,居然能瞧见一簇簇冥气,青蒙蒙的,落入他躯身前,化作晶莹青色电光。
  
  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  
      十来秒后,一束束细小的青幽闪电,就铺满了那尊怨恨邪神。
  
      “吾乃天魂大尊麾下,追随者之一。”他阔步而来,一双青耀的眼瞳,映照着聂天,还有裴琦琦,“大尊意志,化作冥河贯穿三界!那一界,每一位邪冥族族内,眉心的那一块棱形晶体,都是大尊的眼睛!”
  
      “冥河不枯竭,大尊便永恒不灭,以其灵魂意志,默默看着三界,主宰众生走向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讲话间,一道道青幽闪电,就从这位怨恨邪神体内飞出。
  
      “邪冥族族人,眉心的棱形晶体,能成为天魂大尊的眼睛?”聂天大惊失色,“冥河不枯竭,天魂永不灭?那,另一界的邪冥族族人,每一个都相当于被天魂大尊,留了后手不成?”
  
      他接触过的,每一个邪冥族族人,眉心都有一块棱形晶体。
  
      晶体,如邪冥族的第三只眼,邪冥族的很多魂术,都需要依赖那棱形晶体释放。
  
      要是如怨恨邪神所说,天魂大尊能依仗邪冥族的眉心棱晶,看到发生的一切,岂不是任何一个邪冥族族人,都是他的眼线?
  
      未来,是否也会被天魂大尊的意志控制?
  
      “魂之秘术,怨恨为海!”
  
      这时,怨恨邪神展开的羽翼,突朝着两侧延伸开来,一片肉眼不可见,灵魂却能感知的精神海洋,汹涌而出。
  
      缭绕着无穷无尽怨恨的海洋,似真实存在这一界,被怨恨邪神强行召唤而来。
  
      翻搅着滔天巨浪的怨恨海,出现霎那,聂天脑海已爆鸣不休。
  
      一缕缕的,灰蒙蒙,或青幽的魂丝,无孔不入地渗透而来,每一缕魂丝中,都携带着众生死亡后,残留的怨念。
  
      对天地的埋怨!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灵魂识海中,一颗颗星魂闪耀而出,他的真魂也在极力抗拒着,动用精妙的魂术,形成一层层的灵魂结界防护。
  
      他和冥魂珠的器魂,也达成联系,将那一枚冥魂珠,镶嵌在眉心。
  
      如第三只眼!
  
      通过冥魂珠,他能清晰地看到怨恨邪神在苍茫的怨恨海中,如鱼得水,一边瞪着他,一边以更快的速度,汇聚者残魂记忆。
  
      怨恨邪神还在持续变强。
  
      “怨恨么……”
  
      聂天心中喃喃,强守着灵智不灭,以星魂,以真魂之力,重重守护着,以免被怨恨邪神的情绪狂潮吞没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猛地发动生命血脉,催燃精血!
  
      精血沸腾中,他和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瞬间达成生命糅合,伴随着气血暴涨,躯身节节攀升。
  
      一股有别于这一界,却更霸道古老的气息,从聂天身上轰然而发。
  
      那是,星空巨兽的味道!
  
      不论是怨恨邪神,还是那两位冥魂族族人,在这一刻,嗅到聂天身上的气息,都悚然变色。
  
      冥魂族的血脉烙印中,残留着,对星空巨兽的畏惧!
  
      更久远的,甚至不可追溯的始源时代,星空巨兽乃当之不愧的星海霸主。
  
      星空巨兽横行时,冥魂族、白骨族和魔族不仅不敢去那一界活动,还要日夜提防,担心星空巨兽的爪牙,伸到他们这一界。
  
      他们对星空巨兽有着根深蒂固的恐惧和不安。
  
      “你!”
  
      巨型化的聂天,气血汹涌如狂潮,猛地瞪着怨恨邪神,突然间,就动用混杂在体内的,各类不同属性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“虚态古符!”
  
      星辰、火焰、草木,灵魂、星魂和气血之力,一一融合凝聚,骤然化作一枚代表着“禁”字奥妙,却不知来源于什么种族的诡异奇符。
  
      此符,似代表着“禁”字的最根本真谛!
  
      一枚,连臌肶都忌惮不已,想要将聂天早早扼杀的奇符!
  
      这一枚虚态古符,第一眼看去,竟然宛如一圆形域界,内部充盈着不同的气流,代表着星辰、草木、火焰,灵魂、气血。
  
      域界般的古符,仿佛囊括着一个真实域界的所有神秘,飘飘忽忽地,向怨恨邪神而来。
  
      令人惊奇不已的是,就连受怨恨邪神召唤的,不知怎么牵引而来的怨恨海,在那代表着禁字的虚态古符形成后,都仿佛威力大减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虚态古符,如一域界,飞逝向怨恨邪神。
  
      怨恨邪神的青耀眼瞳,异光璀璨,正要挣扎着,遁离原地,避过那虚态古符的束缚,突然神情巨变。
  
      他敏锐地察觉出,他的心脏,跳动的异常诡异。
  
      他的心脏,似响应着,那枚虚态古符的一股力量。
  
      生命气血!
  
      这一刻,他都陡然想起,他这具血肉躯身能重铸,能变的比普通的冥魂族族人,更坚韧,具备更大的潜力,全然是因为聂天浇灌的,一滴滴的生命精血!
  
      他,体内残留着聂天的生命血气!
  
      那些属于聂天的生命气息,受虚态古符之中,聂天的生命之力影响,连他的灵魂,也因为虚态古符内,聂天融入的魂力,被束缚着。
  
      怨恨邪神顿时觉得僵硬,灵魂和肉身,都束手束脚,活动不开来。
  
      “嗷!”
  
      他怒啸着,别头看向那些冥魂族族人,以啸声,以眼神,催促他们伸出援手,去攻击聂天。
  
      可惜,一切已来不及。
  
      虚态古符越过怨恨海,如一域界,一晶莹的光球,将那尊不断地汇聚记忆残魂的,冥魂族的一尊邪神禁锢住。
  
      “去!”
  
      聂天旋即抛出冥魂珠,那枚冥魂珠飞到虚态古符,一下子将那枚虚态古符,都给带入珠子内部的清濛天地。
  
      奇怪的是,虚态古符和怨恨邪神,进入了冥魂珠后,聂天依然能感应出,有一丝丝的异力,光点般流向冥魂珠。
  
      忽然间,就要淹没聂天,不断渗透的怨恨海,就如潮水褪去。
  
      不断凝聚魂力,分心对付怨恨邪神释放的负面情绪的聂天,瞬间变得轻松了。
  
      他细细观察,就发现所谓的怨恨海,缠绕着凝结的负面情绪,都似在短短时间,消失在这一界,不知所踪。
  
      “五大负面海洋,和五大邪神的残魂记忆一样,也漂泊消散于这一界。”聂天猜测,“随着五大邪神的苏醒,他们能动用魂力,调用和他们息息相关的负面之力,重聚负面海!
  
      “怨恨邪神,散落于这方天地的残魂记忆,还在聚集。”器魂急忙说,“他发动了冥魂族的一种灵魂秘术,招呼了散落在这一界的,属于他的残魂。这种灵魂秘术,成功发动后,似乎能够以不可抗拒的力量,助他灵魂完整统一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眼睛一亮,“就是说,虚态古符能封禁邪神。而邪神,还是能够通过那种灵魂秘术,将记忆残魂重聚,完成灵魂的统一?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。”器魂答道,又急道:“还有四个!”
  
      “好!”聂天一把抓住冥魂珠,瞬移到裴琦琦身旁,说道:“下一个,这里的冥魂族族人,不必理会。他们,不是我们需要现在去对付的目标。”
  
      “唔啊!”
  
      两位冥魂族族人,眼睁睁地看着怨恨邪神,在聂天巨型化后,施展出的一枚诡异符文,给束缚住,又弄入冥魂珠,捶胸哀嚎。
  
      眼前的奇变,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,令他们措手不及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轻啸,拨动着界宇棱晶,又带着聂天,向第二尊邪神所在的位置,横空而去。
  
      第二尊,恐惧邪神,在数名冥魂族族人的侍奉下,站在一巨型石台,仰天咆哮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