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紫鸢徽章
<!--divstyle="color:#f00">热门推荐:
      “住手!”
  
      莫珩怒喝,却不敢妄动。
  
      他甚至,不敢太过于接近眼前的魔族女子。
  
      因为,他看到那枚徽章,始终压在聂天的胸腔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那枚徽章,意味着什么,蕴含着多强悍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,阿加莎只要念头一动,那枚徽章便能轻易地,将聂天的心脏捣碎,令聂天这具千锤百炼的躯体,炸为血雨飘散开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真的,不是为了泄愤,我也不恨他。”阿加莎的语气,愈发平静,“我是墟界魔族的大尊,我肩负着使命。这位人族族人,既然是他的孩子,那以后定然非同寻常。我还仔细勘察过,他的血脉,他的气息,他的力量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等到他,血脉再次突破,境界再次提升,可能连我都擒拿不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样的威胁,我必须要除掉啊,即使因为他的孩子,我事后被他找到,被他轰杀,为了我族的大业,我也必须这么去做。”
  
      似说服莫珩,又似在说服自己。
  
      那枚徽章,陡然紫光璀璨,有众多交织的利刃般的力量,横冲直撞地,渗透向聂天胸腔。
  
      聂天胸口,一根根胸骨都炸裂,鲜血模糊。
  
      “嗷嚎!”
  
      某种禁制,似在剧痛下,被硬生生撕裂开来,令聂天能发出灵魂呼喊。
  
      “轰!轰轰轰!”
  
      冥魂珠内部的天地,五枚禁锢着邪神的虚态古符,传来惊天动地的轰鸣声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似在器魂的御动下,又似乎在虚态古符的作用下,源自于五大邪神的精神能量,疯狂地灌泄向他的灵魂识海。
  
      如决堤洪水,将那阿加莎释放的,禁锢他灵魂识海的紫色闪电力量,涤荡一空。
  
      聂天的灵魂识海,顷刻间,便恢复自由。
  
      “冥魂珠,炎龙铠,骨头……”
  
      聂天在内心发出呼唤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炎龙铠率先从储物戒飞出,不等那阿加莎反应过来,凝做赤红甲胄,披着聂天那具血肉模糊的躯身。
  
      炎龙的能量,汹涌地注入,帮助聂天将阿加斯的紫色闪电,剔出在外。
  
      随后,乃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。
  
      骨头如火红的神矛,烙印在其中的血脉晶络,一一被点燃,有一股和聂天不一样,带着莽荒、亘古、霸道苍茫的气血,反灌到聂天血肉。
  
      “蓬!蓬蓬蓬!”
  
      聂天那具血肉模糊的躯体,连番震动,鲜血飞溅。
  
      聂天看到,在他体内鲜血飞溅时,也伴随着一缕缕紫色闪电飞出。
  
      奇异的是,飞出他体内的紫色闪电,一来到星空,就化作一片片轻盈的紫色羽毛,融入那枚徽章。
  
      仔细去看的话,会发现徽章上,雕琢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精美魔鸟。
  
      可星空巨兽的那截骨头,却在微缩变小后,化作一束赤红闪电,刺向了压在他胸口的,被魔族女子阿加莎放下的徽章。
  
      骨头重击徽章!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天崩地灭般,两股截然不同的恐怖力量,竟在聂天胸腔爆发。
  
      炎龙铠集结所有的力量,牢牢护住聂天的胸腔,以免聂天的心脏,还有其它的脏腑,被这两股狂暴的力量给碾压粉碎。
  
      可聂天和阿加莎乘坐的,那一艘魔族独特的器物,却陡然爆裂开来。
  
      聂天被两股狂暴蛮横的冲力,加器物的碎裂,给冲击地,猛地朝着下方星河沉落。
  
      那枚徽章,突然化作一翩然起舞的紫色魔鸟,就和星空巨兽的那截骨头,在其头顶星空撕扯在一块儿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莫珩大喜过望,他凝做的神之法相,抬手一招。
  
      一股股纯粹的天地灵气,化作他的五个晶莹指头,每一根指头都有百米长,如绚烂的灵力光带。
  
      朝着底下飞速沉落的聂天,被他给接住了,落入其神之法相的掌心。
  
      “阿加莎!”莫珩横眉怒向,“你必将后悔,你今日所做之事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会后悔。”阿加莎态度很强硬,“他的孩子,既然在附近活动,那么待到我将消息传递,必有冥魂族,我们魔族,更强的人去对付他,还有你。你镇守的那一个界门,既然能令一个个人族族人进来,就有互通的可能!”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紫色的魔鸟,摆脱了星空巨兽的骨头,展翅而来。
  
      阿加莎瞬落入鸟身。
  
      “上古魔兽,紫鸢!”裴琦琦从一条绽裂的空间缝隙内,穿梭而来,看着那驾驭着魔鸟,一息千万里的阿加莎,轻声喝道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,你师傅屈奕倒是教导了你不少东西,竟然连紫鸢都能认出来。”莫珩愣了下,旋即恢复为正常形态。
  
      聂天,也从他消失的掌心,变得漂浮在他眼前,被一团灵力能量裹住。
  
      “不是说,紫鸢是妖魔族的上古魔兽吗?”裴琦琦询问。
  
      “紫鸢的血脉源头,和妖魔族一样,都是来自这里。”莫珩随口答了一句,“那魔族女人的坐骑,就是血脉最纯净的紫鸢。比起我们人族的星河古舰,那紫鸢都要快的多,除了你这种修炼空间力量者,别人很难追逐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还能锁定她。”裴琦琦忙道,“再迟,就来不及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算了,不要理会她,想要斩杀这个女人,出奇的困难,也太麻烦。”莫珩摇了摇头,“当务之急,还是要保护好聂天,看聂天的伤势如何,有没有生命威胁。”
  
  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死不了的。”聂天虚弱地,插了一句话,便剧烈咳嗽起来,“我需要庞大的气血之力,送我回七星蓝海吧。我沉落在七星蓝海中,能从里面吸纳来历不明的驳杂气血,帮助我更快恢复伤势。”
  
      魔族女子阿加莎,和莫珩的那番对话,聂天听的清清楚楚。
  
      他有太多太多的疑惑,却明白这个时候,并不是立即追问的时机,也知道莫珩不肯说的话,他问不出什么来。
  
      “先去那冥魂族的死域,我们和太始天宗的游奇邈,还有协议。”裴琦琦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协议?”莫珩询问。
  
      “游奇邈答应我们,那噬魂湖中的魂晶,还有涤魂源液,分我和聂天四成。”裴琦琦回应,“魂晶倒也罢了,涤魂源液的功效如此奇异,莫前辈你若是服用了,以后突破神域后期时,都能发挥出大作用。”
  
      “涤魂源液!”莫珩为之动容,“那游奇邈,居然对墟界的情况,摸的那么透。连我都不清楚,这附近有一个死域,有噬魂湖,湖底存在着涤魂源液。他明明第一次来,居然了解的如此透彻。”
  
      “游奇邈,还有幽影会的蒋塬池,早就知道墟界的存在,只是苦于无门而入罢了。”裴琦琦说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两人的图谋,应该不单单只是涤魂源液。”莫珩深思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转动界宇棱晶,敞开了一条新的空间通道,领着莫珩,还有聂天,一穿而过。
  
      噬魂湖上方。
  
      游奇邈和罗万象,还有冥魂族族人的战斗,此刻正激烈爆发着。
  
      有十几具冥魂族族人的尸身,被游奇邈轰杀,成一团团血雾,竟漂浮在噬魂湖上方,没有垂落下来。
  
      聂天平躺着,那具血肉之躯,自发运转生命汲取。
  
      就见那些冥魂珠族人,死亡后,形成的一团团血雾,立即被吸引而来,并纷纷汇聚向他心脏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