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馈赠
<!--divstyle="color:#f00">热门推荐:
      “天魂大尊!黑暗之王!碎骨大帝!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离去后,聂天的心境,还是久久不能平息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,墟界那边的三大奇族,漫长历史上,只诞生过天魂大尊一位超凡入圣的人物。
  
      未曾想到,裴琦琦通过虚空灵族遗留的记忆烙印,竟然还意外地,得知了另外两个,能够和天魂大尊并驾齐驱的雄杰。
  
      黑暗之王,碎骨大帝,也是血脉超脱十阶者!
  
      他们还好不在同一时代,如果那三位奇才,都是同一时代的,灵界和人界,岂不是早就该沦陷了?
  
      “血脉,还有境界,依然相差甚远啊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感慨万千,强行逼迫自己,缓缓地冷静下来。
  
      他又祭出虚域。
  
      他那玄奇的虚域,外如璀璨星幕,中为火焰之地,内为生机盎然的一块虚幻陆地。
  
      虚域一成,又运转浑沌乱流,继续凝做为磁场,吸纳七星界海残存的星辰、火焰、草木之力,还有气血精华。
  
      他越来越明白,他是多么的奇特。
  
      这一处由虚空灵族的族人,被墟界的三大奇族委托,打造出来的七星界海,蕴藏着的各类繁杂力量,天地间,没有什么人,能如他般轻易吸纳。
  
      甚至,连沉落到海底,安然无恙都做不到。
  
      连身怀虚空灵族血脉的裴琦琦,于七星界海的海底,也仅仅只是能够得到,一部分碎小的空间异力。
  
      仅此而已。
  
      “咻!咻咻!”
  
      许许多多,含有着独特气血的能量,受生命汲取的牵动,如五颜六色的雨点,融入他体内。
  
      经过生命血脉的炼化,源自古灵族、还有异族的一缕缕气血,都被纳入心脏。
  
      一根根,碎裂的晶骨,得到生命气血的滋养,再加上天木重生术的锻造,重新生长,连接在一块儿。
  
      “喀喀!”
  
      他的骨节,传来只有他能听到的,清脆的声响。
  
      时间,一分一秒地流逝着。
  
  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只觉得他在墟界,被那本土魔族女人重创的,差点令他死亡的伤势,已基本痊愈。
  
      他变得愈发强大。
  
      之后,他并没有急于离开,他依然沉落在七星界海,继续依仗着生命血脉的独特,以生命汲取,抽离着一丝丝气血。
  
      除七星界海,他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,能够让他可以持续的,始终吸纳的气血源泉。
  
      他专心致志地修行。
  
      生命血脉,从现今的八阶,朝着九阶的蜕变,所需的血肉精气乃天文数字。
  
      好不容易寻觅到一个,能提供出浩瀚气血的宝地,他岂肯放弃?
  
  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他的虚域,同样在缓缓地,吸纳着星辰、草木和火焰之力,灵魂识海,一样在缓慢地积累着。
  
      一晃间,半年便悄然逝去。
  
      这半年,聂天缩在七星界海的海底,始终在苦修。
  
      莫千帆、俞素瑛、姬元泉这类神域者,还有景飞扬、血灵子,谢谦等一位位依附于聂天的,圣域级别的强者,都被征集了,去通天阁所在的通天星域,和古灵族、异族的联军厮杀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七星界海这边,如今长期坐镇的,唯有董丽,还有李琅枫等寥寥数人。
  
      连裴琦琦,都因为通过那界门内的空间异力,找到突破的契机,返回了虚灵教,要去冲击新的血脉等阶。
  
      临近七星界海的,其中一颗死星。
  
      董丽浑身笼罩着黑暗,摸出一块魂晶,吸纳着精纯的魂力。
  
      那血脉独特的黑玄龟,趴伏在地,懒洋洋地,一动不动,时而贪婪地,嗅一口,从董丽身上逸出的黑暗光华。
  
      似乎,那些黑暗光华中的能量,有助于它的强大。
  
      “呼呼!”
  
      修行中的董丽,忽站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无尽的黑暗,以她为中心,忽朝着周边蔓延。
  
      黑暗吞没一切光亮。
  
      那只九阶血脉,比大多数异族大君,都要强大许多的黑玄龟,似嗅到什么气息,骤然膨胀,将真身显露。
  
      黑暗又渐渐褪去,董丽一席黑色烫金边的套裙,妖异而又神秘,猛地看去,绝艳比聂天在墟界本土,所见的魔族阿加莎都出彩许多。
  
      “虚域,这就是虚域的感觉……”
  
      她呢喃着,忽将黑暗虚域展开,那无穷无尽的黑暗,又弥漫开来,吞没一切能吞没的光亮。
  
      “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那块,融入她丹田灵海的黑暗魔石,被她给召唤出来,充斥着一股令人战栗,令这一方天地,都要永坠黑暗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黑玄龟突焦急地厉啸。
  
      董丽突有所觉,目显异色,喝道:“谁?”
  
      “是我。”天尸宗的酆北罗,不慌不忙地,从死星的一块不规则巨石后方,慢吞吞地走出来。
  
      酆北罗身后,没有一具他精心炼制的天尸,只站着一个带着面纱,体态娇弱的女子。
  
      女子个子不高,着一件灰褐色长袍,面部的轻纱镶嵌着众多不知名宝石,每一颗碎小的宝石,都大有来头,或能增幅灵魂,或能稳固域境,或能令神器威力倍增,或能大大提速,各不相同。
  
      董丽执掌陨星、天莽和垣天三大星域,做为聂天的代言人,见识广泛,也只能认得其中一块,只有米粒大小的宝石。
  
      那宝石,名叫塑魂宝晶。
  
      塑魂宝晶只在灵界的邪冥族出产,人族任何一位域境强者,都能通过塑魂宝晶,在境界突破后,令境界迅速稳固下来。
  
      虚域,圣域,包括神域,都能发挥作用。
  
      只需要佩戴在身,域境强者每一次破境,都能以很快的速度,将境界稳固,帮助了解不同境界的奇妙。
  
      就那块米粒大小的一块塑魂宝晶,价值,怕是能抵得上数个神符域。
  
      一宝石,比数个神符域般的域界,竟然都珍贵。
  
      先答话,先走出来的酆北罗,在那女人冒头后,就止步不前,略略弯腰,很小心地等候着。
  
      酆北罗神态和举止,都充满了诚挚的尊敬。
  
      “面纱上,镶嵌的其中一块宝石,就是塑魂宝晶。其余的,我连见,都没有见过的宝石,不知道什么来头呢。”董丽一惊,再看酆北罗的架势,脸色渐渐变得凝重,都在思量着,要不要传讯出去,让那些依附聂天的圣域者,赶紧过来。
  
      她担心,酆北罗和那来历不明的女人,是奔着聂天来的。
  
      “你,就是董丽吗?”体态娇弱的女人,眼睛清澈如山涧溪湖,柔柔的声音,令人说不出的舒服。
  
      莫名地,听到她开口的董丽,就忽然镇静下来,没有急于传递什么讯息。
  
      “是,我是董丽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很早很早前,就听过你了,我知道你的一切。”那女人眼睛,满是温柔的笑容,“你是挺好的孩子,真的还不错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董丽茫然。
  
      “反正,我不是敌人。”女人轻笑着,说:“我来,是送你一样东西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送我东西?”董丽一肚子疑惑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一件最适合你的东西。”那女人点头,“以前呢,你没有跨入到域境,所以没有交给你。你终于,成功突破到虚域了,也是域境级别了。那一块,来自于墟界的黑暗魔石,其中所藏的力量,你可以真正动用起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,也知道墟界?”董丽一惊。
  
      “当然啦。”那女人笑了笑,回头示意了一下,站在她后面的酆北罗。
  
      酆北罗点头,珍而重之地,将一个纯黑色的,雕琢着众多精美花纹的铁盒,递给了董丽,“这东西,以后属于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里面,是什么?”董丽皱眉,“里面的东西,不会威胁到我吧?”
  
      突然间,那只黑玄龟就变得激动发狂了,一直不断地去蹭董丽的脚踝,似在催促董丽,赶紧将那东西收起来。
  
      董丽愈发莫名。
  
      然后,在下一刻,她就察觉到她体内的那块黑暗魔石,都生出了感应。
  
      “啊!”董丽终于没有忍住,失声惊呼起来,指着那黑色的铁盒,说道:“里面的东西,和那块墟界的黑暗魔石有关?”
  
      神秘女人眼带笑意,轻轻点头,“它是你的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好珍惜。”酆北罗深深看了她一眼,微微鞠身,垂头等候。
  
      那女人转身,没有再多说什么,走向那块不规则石块后方,和酆北罗一道儿,无声无息地,就从董丽眼中消失。
  
      连一点气息,都没有遗留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?还有,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,送我东西?”董丽茫然,绞尽脑汁也想不通,一个酆北罗需要小小翼翼侍奉的女人,为什么会突然过来,送东西给她。
  
      酆北罗,在那些所谓的邪门歪道中,可是身居高位的天尸宗现任宗主。
  
      而且,酆北罗已抵达神域境界,御动着,一只只凶悍的天尸,实际的战力,怕是能令莫千帆、俞素瑛、叶文翰三位神域,都要退避三舍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如一抹幽影,那神秘女人和酆北罗,又在七星界海的海面中,惊鸿一现。
  
      她温柔的眼睛,望着七星界海的海水,望着只能隐隐看出一点踪影的,正在凝结各类混杂力量,提升血脉,要冲击新境界的聂天,“要不了太久了。”
  
      酆北罗道:“他又变强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一霎那,这两人的身影,便在七星界海的上方失踪,似未曾出现过。
  
      七星界海的海水,在这半年时间,慢慢下沉。
  
      凝聚在海中的,浑浊的各类能量,都是海水的组成部分,海水消失,意味着那些能量的消失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