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抢食
    七星界海。
      海上,黑暗笼罩,伸手不见五指。
      海中,海水一点点下沉,似被烈日蒸发,终有干涸的一天。
      数万里外。
      一艘艘垣天星域的星河古舰,静静停泊着,包括浑天老祖在内的,众多此星域的圣域者,都只能远远看向那片黑暗之地。
      时不时地,从那吞没八方的黑暗中,还传来一声黑玄龟的恐怖咆哮。
      每一声啸声,都似发生蜕变时,畅快淋漓地呐喊。
      然而,在那些圣域者耳朵中,黑玄龟的啸声,仿佛有着震碎其圣域,令他们识海都爆灭的大恐惧。
      无人胆敢深入黑暗之地。
      这也导致,再没有一位垣天星域的强者,能站在七星界海上方,去俯瞰海中场面,去了解这一刻的聂天,又在做什么。
      “这两个家伙,还真是令人……叹服。”
      “还有一个在通天星域,大杀四方的裴琦琦呢?裴小姐,注定要成为虚灵教新一任的教主,初入圣域啊,连妖魔族的荒魔大尊,都被其断了一条胳膊。”
      “董丽眼前搞出的架势,看着,并不比裴小姐逊色啊。”
      “都是恐怖的女人。”
      依附于聂天的,那些圣域者、虚域者,一个个感慨万千。
      “呼!呼呼!”
      远远看去,被众多垣天星域本土炼气士,重新变了称呼的七星界海,海水骤然汹涌,掀起巨浪。
      浪涛很快平复。
      七星界海中央,聂天巨型化的躯身,倏地出现在众人视线中。
      这一次,聂天的巨型化体态,给众人的感觉,类似于小一号的擎天巨灵,可比起妖魔族、骸骨族,返祖之后的形态,还是要巨大一些。
   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      密密麻麻地赤红闪电,火焰游龙般,盘绕在聂天的身上,飞逝着。
      一股称霸天地,令人窒息的狂暴气血海,以此刻的聂天为中心,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,令众多依附他的麾下,都打心眼颤栗。
      “可怕的气血之力!”
      “磅礴浩荡,虽不如大尊级别,但差不多相当于很多九阶的大君了。”
      “聂天独特的血脉,如今是八阶,还是九阶呢?”
      知道聂天是混血者,除了人族境界的进阶,还有血脉能依赖的人,都在嘀咕,猜测聂天的血脉有没有再次获得突破。
      “痛快!还算是痛快!”
      聂天仰头高喝,冷不防看到黑云压顶,遮蔽了一切视野的无穷黑暗,“咦!黑暗之中,有黑玄龟,还有董丽的气息。黑玄龟,还有董丽,都在聚涌着黑暗能量,提升着战力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      此刻,他的生命血脉依然在八阶。
      可那八阶的血脉,已通过七星界海,成功聚涌了足以向第九阶生命血脉突破的,充沛的血肉精气。
      从墟界归来,他整整耗时近一年。
      一年时间,通过七星界海中,千万年来积蓄的,古灵族、异族强者爆灭气血海,融入其中的力量,以生命汲取一一炼化,洗涤,凝为适合他的生命血气,缔结为精血,修复伤势,再供给生命气血。
      终于,终于在刚才,那道饥渴了太久太久的青色血气,又一次进入蛰伏状态。
      蛰伏,就意味着生命血脉获取了足够的血肉精气,在慢慢消化,慢慢蜕变,待到再一次觉醒,他的生命血脉就能更近一步,跨入到九阶。
      “不需要以生命糅合,不用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也能以天木重生术,进入此刻的状态。”聂天低着头,望着这具巨型化的躯体,“糅合生命血脉的一次次强化,加上天木重生术的终极形态,我这样的形态,该怎样称呼?”
      他沉思之际,注意到七星界海的海水,消失了有四分之一。
      一略有些模糊的意识,忽从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传来,令他眸显异色。
      那截,和他并肩作战多年的,源自于星空巨兽的骨头,请求他,渴望他的一滴滴生命精血。
      “好。”
      一滴滴晶莹的精血,被他从心脏剥离出来,注入那截骨头。
      精血一落入,就“哧啦”作响,能看到滴滴生命精血,被骨头如海绵吸水般,迅速吸纳干净。
      一滴滴生命精血,不断注入其中。
      浸泡在七星界海中的他,又继续以生命汲取,从七星界海内提炼血肉精气。
      很久后。
      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主动传来魂念,不再渴望他的生命精血。
      在聂天愕然发愣之际,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和他分开来,自行沉落,一直沉落到七星界海的海底。
      那截骨头,就在界门处,停泊着。
      骨头中的赤红血之纹路,熠熠生辉,绽放出妖异的,令聂天都惊奇的光芒。
      旋即,聂天感应出七星界海中,混杂着的各类不同属性的力量,悄悄地,竟朝着那截骨头,一点点飞去。
      “咦!”
      聂天大吃一惊,没有料到这截骨头,居然有模有样地,学着他先前的状况,从七星界海中吸纳力量。
      几乎同时,那头处于黑暗中的黑玄龟,尖啸一声。
      其庞大如黑色山川的巨大躯体,由黑暗中飞出,“噗通”一声,也沉落向七星界海,如虎口夺食般,和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争抢着七星界海中,聚涌起来的力量。
      只是,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获取的力量更多更繁杂。
      黑玄龟提炼的,仅仅只是古灵族、异族的那些强者,溃散的气血海,消融于内的血肉之力。
      如他通过生命汲取,获取的一样。
      “这黑玄龟,气血旺盛程度,快要达到九阶的极致。”聂天敏锐地察觉出,被他的一滴滴生命精血孵化后,吞没董丽的黑暗之力,渐渐生长起来的黑玄龟,恐怕要以不可思议的速度,去冲击十阶血脉。
      十阶,大尊级别啊!
      黑玄龟从出生,到现在,才过了多久?
      在古灵族和异族的历史上,恐怕没有一位大尊,能够如它那般,如此短暂的时间,跨入到大尊的级别。
      “那截骨头也罢,黑玄龟也罢,都曾从我这里,获取过很多滴生命精血。”聂天暗暗思量,“它们,能从七星界海获取,有益于它们生长强大的力量,难道和我的生命精血,有什么关系?”
      “星空巨兽,做为横行始源时代的霸主,能吞没域界星辰,捕食擎天巨灵和古兽,能炼化太多乱七八糟的能量为己用。”
      “这黑玄龟,所需的能量,其实只有两种。要么为黑暗能量,要么为气血之力。”
      “它从上面的黑暗之地,似得到了足够的黑暗能量,要冲击十阶血脉,如今欠缺的,只是气血之力的补充?”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    他在苦思冥想之际,就注意到七星界海的海水,一点点变少。
      “这两个家伙,会不会将整个七星界海,都干涸?”聂天神情一变,突然想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,“如果海水枯竭,下方的界门,自然会暴露。界门,维系的核心,就是七星界海内的浑浊能量。”
      “没了七星界海,界门矗立着,岂不是也难以开启?”
      他脸色微微一变。
      “另外,我的虚域,也还欠缺点魂力的补充,真魂的凝炼。要跨入到圣域境界,我也同样要从七星界海中,获取更多的力量为己用啊!”
      这般想着。
      为生命血脉冲击九阶,好不容易填满所缺的他,犹豫了一下,又猛地收缩为常态,将虚域展开,便轰然坠落。
      九星花、圣灵树,七十二根树枝,种种奇奥,一一浮现。
      他在七星界海中,以其独特的奇异,尽可能地汲取着,草木、星辰、火焰之力,要趁着这七星界海干涸前,将虚域凝为实质,成功跨入到圣域!
      他和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还有那头黑玄龟,一同分享七星界海内的能量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