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灵界衰竭
    通天星域,东南方。
      一颗颗黯淡无光的死星,周遭充斥着星辰碎片,还有一艘艘星河古舰的残骸,加数量众多的人族尸体。
      虚域,爆灭后,消散在星空中,成为星空中诸多繁乱力量的一股。
      这是一场,刚爆发不久,由邪冥族获胜的星空之战。
      此战,人族那边有亘雷星域的天雷宗,有青木星域的炼气士,还有古法宗的一些强者。
      另一边,则是弗罗斯特率领的邪冥族族人。
      血脉突破到八阶的,为冥河大尊后裔的弗罗斯特,眉心那块棱形晶体,闪耀着冰寒光芒,沉声道:“我族族人,伤亡如何?”
      “八阶血脉者,死九人,九阶大君,一人重创,七阶的血脉战士,死了五十三个,星河古舰被摧毁三艘……”
      一位邪冥族族人,躬身站在他背后,清点了伤亡人数,统计出来。
      “呼啦!”
      一位邪冥族的九阶大君,站在一艘星河古舰,运转着噬魂湖。
      坐落于邪冥族战舰中的,一片幽暗的湖泊,形成类似于冥魂珠的吸力,将那些惨死的人族族人,未曾消散于星空的魂魄,纷纷汇聚而来。
      “谁?”
      弗罗斯特身穿的,那件奇妙的渡魂战甲,表面纹路游动。
      一藤条编织的,灵动迅捷的飞毯,带着一位木族族人,翩然而至。
      “木族,法拓!”
      弗罗斯特看到他出现,目显讶色,皱眉道:“你法拓,来我们这片交战之地作甚?你们木族那边的战斗,可还顺利?”
      法拓摇头,“不太顺利。”
      弗罗斯特哼了一声,“很久前,我们就是一条线上的,偏偏你们木族自命清高,不愿意和我们同流合污。现在不也是,随着我们一同踏入人族的天地,和我们一样,向人族挥起了屠刀?”
      “实在是没有退路了。”法拓冷淡道。
      他不由叹息,看着那些惨死的人族族人,爆碎的星河古舰,还有邪冥族的,一具具尸身,说道:“长远来看,你们不算是获胜。”
      弗罗斯特脸一沉。
      人族基数庞大,炼气士的成形,境界的突破,都要迅疾许多。
      人族的炼气士,能够以更快的速度,形成即战力。
      古灵族、其余异族,都不具备人族的这个特点,往往伴随着寿命的增长,更久时间的进化,才能变得更强。
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古灵族和异族,繁衍能力远不及人族。
      类似的战斗,邪冥族也有不小伤亡,他们死去的族人,想要栽培出来,需要很久很久。
      人族的死亡者,过个数百年,千年,又会有全新的一批,雨后春笋般冒头。
      “我们没时间等候下去了。”弗罗斯特深吸一口气,“法拓,你们木族的一片片星域,向来生机浓烈,你们那边也是如此吗?迄今为止,你父亲,还有你们族内的大贤者,都不清楚缘由吗?”
      法拓摇头,“不止是我们木族,整个灵界的种族,暂时都没有弄明白原因。”
      在他的脑海中,浮现出一幕幕,他们木族的星域中,一些域界星辰的变化。
      一个个,草木茵茵,缭绕着浓郁生机的域界,正在流失着力量,加速死亡。
      他,还有一位位木族的大尊,活动于各大域界,都没有弄清楚原因,只知道木族领地内的域界,以很奇怪的方式,要迅速沦为死星。
      不止是木族。
      擎天巨灵,古兽族,还有巨龙,邪冥族、幽族、妖魔族,等等灵界的域界,都在悄悄地发生了变化。
      灵界,做为最古老的一方域界天地,经历过一次次血战,众多被开垦的域界,都沦为死星,不再适合生灵活动。
      始源时代,星空巨兽在灵界横行时,也摧毁了太多原生态的域界。
      后来,古灵族和妖魔族、邪冥族、幽族,又掀起血战,导致灵界的众多域界,永远地死去。
      灵界中,适合各族繁衍生灵的域界,比起人族那边,本就少了太多太多。
      突然间,仅存的域界,也突然加速地,要走到生命尽头,迅速地变化为死域,不再适合种族活动,自然就导致灵界的所有生命种族,被迫去想别的办法。
      唯有,去人族的域界,寻找适合他们,适合后代的域界,才能延续种族。
      这,才是古灵族和异族空前团结,且悍不畏死地,冲击人族域界,根本的原因。
      “我们生活的灵界,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巨变,或许要死亡一段时间了。”法拓思索着,道:“我族以前的一位大尊,曾经沟通那一株生命古树,得到一个不知真假的消息。”
      “什么?”弗罗斯特神情认真。
      “传说中,如我们灵界般的域界天地,也非永恒的。”法拓一边细想,一边说:“囊括诸多星域,无数域界的一个大界,也有死亡的一天。我们的灵界,就有可能不堪重负,走向了死亡。”
      “真的死亡了,就没有一点希望了?”弗罗斯特奇道。
      “不,死亡和新生,是交替的。”法拓解释,“灵界,在一次彻底死亡后,兴许在无数年后,又一次复苏,再一次恢复生机。一个个死星,死域,有希望重新聚涌星穹内的力量,再一次变幻,成为新的生机勃勃的域界。”
      “这是一个不断变幻,周而复始的过程,可我并不知道真假。”
      他提出的,这个新颖的观点,令弗罗斯特大为惊诧。
      “你是说,我们所在的灵界,终于走到一个轮回的尽头了?”弗罗斯特顺着他的思路,说:“然后,在无数年,可能数百万,数千万年后,灵界又会突然生出新的变化,一个个死去的星辰域界,重获生机?”
      法拓缓缓点头,“要是我族的那位大尊,没有理解错误,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了。”
      “那么,只要我们进入人族的域界天地,在这里扎根立足了。等数百万年,数千万年后,还是能重返灵界了?”弗罗斯特继续说。
      “或许吧,我并不能确定。”法拓道。
      “我族,我的血脉之中,其实也有一些烙印的秘密。”身为冥河大尊直血后裔的弗罗斯特,说道:“我父亲离开很久了,我知道他还活着,活的好好的。可我父亲,在我的感知中,却消失的极远极远。”
      法拓暗绿色的眼瞳中,闪过一怪异的眼神,“你们邪冥族,本就是外来者!”
  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弗罗斯特惊叫。
      “我族,前面一代代的族长,之所以厌恶你们,厌恶妖魔族和骸骨族,就是因为时常念叨,你们三族是异类。说你们,兴许在某一天就会倒戈,会向我们下手。”法拓盯着他,毫不客气地说道:“你,身为他的直血后裔,你要是能解析内血脉中,和他记忆相关的烙印,你应该能得到真相。”
      弗罗斯特愕然:“你是认真的?”
      “我没有开玩笑。”法拓昂着头,“时代变了,我们被迫从故土离开,被迫要从人族手中,夺取这一方天地,适合我们的域界星空。”
      “不论人族愿意不愿意,我们为了种族的延续,都必须要这样去做。”
      “为此,死亡再多人,都在所不惜。”
      “可我担心,担心我们和人族,拼的你死我活时,会生出别的变故。”
      弗罗斯特满腹疑惑,“法拓,你知道你很聪明,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,究竟会发生什么?”
      “人族,要是能够和我们和解,能够割让出一片片,供我们生存的星域,双方不用这么拼命,该有多好啊。”法拓自言自语,“兴许,我应该去尝试一下,去找人族明事理,能说得上话的谈一谈。”
      “你找谁?”弗罗斯特冷笑,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
      “我想试试看。”法拓满脸无奈,“因为,长时间地血战下去,对我们,对他们,伤亡都太惨痛了。”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