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重新点燃
极炎星域。
  
  一块因烈焰焚烧,黑灰色的陆地,遍地都是死寂的山脉。
  
  那些山脉,在很久很久以前,坐落着众多喷涌着岩浆的火焰山,比火宗的火灵域,并不会逊色太多。
  
  然而,多年以后,神火重新降临,将早些年深埋的火种,一一取出。
  
  极炎星域因神火的回归,因火种,被一枚枚取出,导致整个极炎星域,都在短时间内,沦为再也不适合人族修炼之地。
  
  所有极炎星域的炼气士,要么被火焰烧为灰烬,要么逃离。
  
  “呼啦!”
  
  聂天的身影,越过那座连接的神妙拱门,轰然显现而出。
  
  最外层的,星光熠熠的领域,天星花的光芒,骤然暗淡了下来。
  
  极炎星域周遭,没有耀目星辰可用,天星花在这一方星域,没办法汇聚更多的星辰之力为己用。
  
  不过,聂天冲圣的步骤,被外圈的星辰领域,已异变完成了。
  
  明光耀耀,绚烂而又充满着神秘的星辰圣域,如一蕴含着星穹奇迹的星河,从虚幻状态,凝为实质,点缀着数不尽的星辰颗粒。
  
  天星花居功至伟。
  
  “火焰!”
  
  聂天轰然一震,猛地看向那死寂山脉一处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运转着力量,凝做一道长虹,他向那山脉飞出。
  
  未知的山脉,有一片区域,散落着一个个,不知道沉寂了多少年的死火山。
  
  可现在,那一座座死火山,火山口处,竟火光熠熠!
  
  “主人!”
  
  炎龙阿加斯,主动飞逸出来,以炎龙的形态展现。
  
  他异常地兴奋。
  
  “主人!这片天地,地心中,有新的奇妙发生!”阿加斯以他的炎龙血脉天赋,感应了一番,忽地一下,钻入其中一座死火山的口部,如一九天云霄的火流,瀑布般,向大地深入灌注。
  
  阿加斯的讯息,不断地传递过来。
  
  借助血脉的感应,灵魂之间的连接,聂天甚至能够清晰地,看到阿加斯所看到的,一幕幕匪夷所思的场景。
  
  地底深处,阿加斯穿行一阵子,突进入一火焰脉络繁复,如万千交织溪河般的地心层。
  
  那一层,如镂空般,能看到一条条地火焰溪流,似被一种力量,强行地汇聚在一起,组合成天地宙宇间,某种无比玄奥,无比复杂的阵列。
  
  此阵列,能汇聚散落于星穹的,炽烈的炎能!
  
  而且,连临近的,或更为遥远的星域,星海中余存的火焰力量,都会被吸引过来。
  
  “太神奇了!主人,这块陆地下方的火焰脉络,蕴含火焰至理!”阿加斯几欲疯狂,“你可能不会相信,我炎龙族的圣地,那座圣炎山,都不能如这里般。我觉得,因下方那火焰脉络的存在,不止是这块陆地,这个域界,整个极炎星域,都会因此再生变化!”
  
  “什么变化?”聂天惊奇。
  
  “极炎星域,一个个曾经炽烈,适合修炼火焰法诀者修行的域界,能再次形成!”阿加斯解释,“被焚灭的极炎星域,数量众多的死域,会重新变得鲜活。我们脚下的这块陆地,随着时间的衍变,随着炎能的聚涌,能超过我炎龙族的圣炎山,能超过火宗的火灵域!”
  
  “这里,将会变成天地间,最适合人族火焰炼气士,最适合炎龙、火凤、火麒麟等等,需要依赖火焰能量,提炼血脉,增强战力的生命种族!”
  
  “老天啊!这块陆地,这极炎星域,未来会成为火焰生灵,梦寐以求的宝地啊!”
  
  阿加斯的灵魂,传来梦呓般的声音。
  
  聂天的视线,随着阿加斯的视野,在这块陆地的内部,四处巡视。
  
  不久,他看到一沸腾的地火岩浆潭。
  
  那地火岩浆潭,在陆地深处,“汩汩”地蒸腾着气泡。
  
  不知为何,看到那地火岩浆潭的霎那,他莫名其妙地忽然生出一个想法。
  
  深藏于,这块陆地,这方域界地心深处的,那地火岩浆潭,就是这陆地,这域界的心脏!
  
  一颗特殊的,奇妙无比的心脏!
  
  这念头一起来,那一条条火焰溪流,似变幻为了筋脉,交汇在这地火岩浆潭,共同构成这块陆地的神妙。
  
  “我,我好像感悟出什么……”
  
  一道灵光,闪电般,在他的灵魂识海内明耀。
  
  他那专注于火焰灵诀感悟的分魂,“蓬”地一下,似激发出灵感的火花,火光四溢。
  
  “域界,陆地,地火岩浆潭如跳动心脏,一条条火焰溪河,为生灵的脉络。枯寂的,一死去的域界天地,重燃生机。”
  
  “陆地,开始主动地,从这方星海,从别的星域,去聚涌火焰之力。”
  
  “这里,将来可能会成为世间火焰生灵的,梦寐以求的圣地!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随着他的感悟,他的灵魂意识,骤然分化万千。
  
  一个个,汇聚着星魂的,所谓的天眼,都凝聚着一簇,属于他的灵魂意识,夹杂着点点火光,沿着众多的火山口,飞入地底。
  
  霎那间,他像是有几十个眼睛,在这块陆地下面,在火焰溪流内飞逝。
  
  他的灵魂意识,散逸后,如水般,渗透向陆地各方。
  
  一条条火焰溪河的流动方式,轨迹,向那地火岩浆潭聚集的道路,在他的脑海内,形成更为清晰的画面。
  
  其间,他的那火焰领域,不知不觉间,也悄然变化。
  
  随着他天眼的探察,灵魂意识的渗透,在他的火焰领域中,也像是通过一缕缕的火焰力量,凝结魂力,勾勒出了,模拟地底场景的,一幅繁杂的,暗含着火焰至理,糅合火焰玄奥的阵图。
  
  “神火感悟的力量,五行宗的庞擘,绘刻在那座火山内的火焰神文,刻画在炎龙铠的,玄奇的火焰力量……”
  
  意识恍惚间,他隐约嗅到了,众多不同的火焰奥妙。
  
  他骤然想起,聂炎还是火种时,还没有彻底蜕变,具备血肉时,在火灵域庞擘遗留的火山内,把庞擘遗留下来的火焰神文,一座座奇奥的火焰法阵,给收取大部分,加他的一滴滴生命精血,终成全新生灵。
  
  “地底异变,有聂炎,也有那神火的力量!”
  
  一念至此,他彻底放下心来。
  
  他知道,呼喊他过来的神火,还有聂炎,才是这块陆地下方奥妙的缔造者!
  
  “唤我过来,就是让我在突破圣域时,参悟真正的火焰真谛。另外,地下埋藏的炎能,也能帮助我的火焰圣域,更快的筑造出来!”
  
  “轰!”
  
  他的火焰圣域,骤然汹涌燃烧。
  
  从附近的,一座座刚刚激活的,又有生机的火山口,飞出了一簇簇火焰。
  
  一簇簇火焰,没有任何阻碍地,融入他的火焰圣域。
  
  他的火焰圣域,得到炎力的注入,随着他灵魂的凝炼,天眼的洞察,勾勒出来的火焰巨阵,一缕缕火焰脉络秘纹,愈发清晰。
  
  他的火焰分魂,参悟着地底的脉络,感应着地火岩浆潭,将其视为一颗特殊的心脏。
  
  “妙哉!”
  
  他还没有嗅到神火,还有聂炎的气息,却知道神火和聂炎,必然就是附近,可能在陆地某处,可能在极炎星域的另一处。
  
  这是对他的馈赠!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空间缝隙绽裂,裴琦琦飘然而出。
  
  “唔!”
  
  一入这方陆地,她便轻呼一声,只觉得整个世界,都充盈着聂天的气息。
  
  好像,聂天无处不在,在大地的上方,在大地的深处。
  
  “奇怪,难道他的火焰圣域,和这一方天地,有什么联系不成?”裴琦琦颇为疑惑,搜索了一下,便注意到聂天。
  
  她看到,聂天的火焰圣域,有一条条溪河般的火焰流光,不断地形成。
  
  火焰流光彼此交汇着,如被人操控着,赤红画笔般,在其火焰圣域中,绘刻出众多玄奥莫测的火焰秘阵。
  
  每一个火焰秘阵,都似代表着一种火焰力量的至理,有的火焰秘阵细看后,像是异族的血脉流动,也有的晶光熠熠,仿佛血脉晶链,下一刻就会爆发出,某种强大的血脉天赋,狂暴的血脉力量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