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自信暴涨
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“法拓,比起人界,墟界或许是更加适合你们灵界的生命种族。”
  
  聂天和裴琦琦两人,你一言,我一句,将墟界的奇妙,展现到木族法拓面前,蛊惑法拓将矛头,对向墟界的本土生灵。
  
  “墟界……”
  
  法拓神色迷茫,似被两人开启了思路,顺着这条方向,越深处去想。
  
  裴琦琦迟疑了一下,悄声对聂天说:“七星界海那边,你那截奇异的骨头,最好能提前取出来。”
  
  聂天一愣,“什么?”
  
  “你由七星界海脱离以后,那截骨头,就沉落在界海的海底。”裴琦琦拨动着界宇棱晶,其中一面棱晶,清晰地,将七星界海给呈现在聂天眼前,“你看,七星界海的海水,因你,因董丽的那只乌龟,还有这截骨头,快要沉多少了?”
  
  聂天凑上前,凝神一看,还真的发现七星界海的海水,和他初见时比,浅了太多太多。
  
  “海底界门,依赖七星界海多年来,聚涌的杂乱能量。”裴琦琦以眼神,向他提点了一下,说:“要去墟界,要长时间保持界门的敞开状态,同样会消耗七星界海的海水能量。如果被那截骨头,将残存的能量,一一吸纳了,界门的开启会出现麻烦。”
  
  聂天骤然醒悟,“明白了!你立即送我过去!”
  
  “法拓是吧,你好好考虑一下。”裴琦琦又一次动用界宇棱晶的力量,撕裂出绚烂的空间缝隙,带着聂天,一穿而过。
  
  就在她和聂天消失不久后。
  
  董丽,还有垣天星域的董奇松等圣域者,终于赶了过来。
  
  “木族的法拓!”董丽愕然,“你竟然比我们还要快,先一步来极炎星域!聂天呢,还有裴琦琦那丫头呢?”
  
  依旧沉思中的法拓,轰然醒来,道:“回七星界海了,刚回不久!”
  
  “该死的裴琦琦!”董丽终忍不住破口大骂,“你真以为,你能霸占聂天不成?一嗅到我的气息,你就带着他离开,和我玩捉迷藏吗?别以为精通空间之力,就能为所欲为!”
  
  一众垣天星域的强者,噤若寒蝉,都不敢劝说。
  
  一个是虚灵教,内定的下一任教主,斩断荒魔大尊臂膀的凶人。
  
  另一个,不久前在七星界海中,轰杀韩煜,令新晋的乱魔大尊恐惧而逃,让奥菲莉雅都只能败退。
  
  这两个和聂天关系紧密的女人,一个比一个彪悍,一个比一个厉害。
  
  “那聂天的境界?”半响后,董丽冷静下来,反倒是询问木族法拓,“怎样?聂天没事吧?”
  
  “依我看,其圣域,应该稳固下来了。”法拓回应。
  
  “那就好。”董丽松了一口气,又突然喝道:“姬前辈,请问你人在何处?别缩在我感知不到的地方,鬼鬼祟祟!我就是骂了你教的裴琦琦,你还是给我过来,送我去七星界海!”
  
  “来了,这就来了。”姬元泉苦笑,“我可不是裴小姐,没空间至宝,我穿行两大星域,是极度耗费力量的。先前从那通天星域赶来,已经很伤了,好不容易又来极炎星域,气都没缓过来,又要去七星界海,真是累啊。”
  
  抱怨归抱怨,神域初期的姬元泉,还是从远处慢吞吞过来。
  
  自从知道在七星界海,董丽御动着黑暗光轮,借助那块黑暗魔石的力量,轰杀众多妖魔族族人,逼退乱魔大尊和奥菲莉雅以后,他对董丽就有了一丝忌惮。
  
  在他眼中,除了他们教内的裴琦琦,董丽就是整个人族新一代中,最可怕的女人。
  
  加上董丽和聂天的关系,他就更加不愿招惹了。
  
  “你快快歇息一下,送我们去七星界海。”董丽催促。
  
  ……
  
  七星界海。
  
  聂天去而复返,只看了一眼海水,便将魂念传递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如赤红电芒,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就落入他掌心。
  
  骨头如一杆神矛,入手的霎那,聂天掌心一缕缕的生命气血,像是筋脉般,就和骨头中的血气完美相融。
  
  生命糅合瞬间达成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聂天的躯身,自然而然地以巨型化状态出现,其磅礴的血肉气息,如汪洋深海,竟隐约间,有了那种异族大尊的气象。
  
  可他的生命血脉,依然未能突破到九阶,远没有达到那种大尊级别。
  
  “是骨头,这截骨头吞没七星界海的众多繁杂力量,变得愈发强悍。”一震后,聂天就明悟了,“送我去通天星域,不论那法拓,有没有考虑清楚,会做出什么决定,我都想知道我现在的战力如何。”
  
  聂天的自信心空前!
  
  圣域,八阶巅峰血脉,一滴滴精血都释放着浓郁生机,加上连番淬炼的体魄,还有吞食七星界海的海水,透出苍莽古老血气的骨头。
  
  种种的增幅,让聂天战意盎然,很想和通天星域的异族强者,酣畅一战。
  
  “检验一下,破境以后的战力。”裴琦琦斟酌了一下,轻轻点头,说道:“也好,我就带你去通天星域,和那些异族的强者,去战斗一番。”
  
  她着手施为。
  
  通天星域,碎星古殿镇守的一处星空防线。
  
  神域初期的祖光耀,神之法相如一轮炽烈的太阳,神光万丈地,和妖魔族的血斧大尊,在一片陨石散落地带战斗。
  
  血斧大尊的庞大魔身,挥动着巨型血斧,每一斧头砍下,就仿佛有一条血河凝聚成形。
  
  祖光耀的神之法相,那一轮炽烈太阳,时而变幻。
  
  可不论如何变幻,都处于血斧大尊挥动的,一条条凭空形成的血河中,被血斧大尊的浓郁气血,慢慢地消融着炎日灵力。
  
  另一侧。
  
  新晋的神域者窦天辰,则是唤动着天辰星流,以漫天的璀璨星芒,正在和骸骨族的枯骨大尊战斗。
  
  天辰星流的颗颗星辰,轰击着枯骨大尊的骨身,溅射出刺目的星芒。
  
  初阶血脉的枯骨大尊,一身的骨头,都呈不健康的灰白色,可不论天辰星流如何轰炸,他的骸骨不破身,都没有出现裂痕,没有被重创的痕迹。
  
  相反,从枯骨大尊体内,逐渐弥漫的死亡气血,悄悄地,将窦天辰的力量消耗着。
  
  窦天辰的神之法相,来时璀璨,如今已光芒不显。
  
  众多的碎星古殿的炼气士,圣域者,虚域者,夹杂着一艘艘星河古舰中,和妖魔族、骸骨族的族人,厮杀着。
  
  各式各样的灵器,妖魔族的魔器,嘶吼的魔兽,星河古舰的炮火,将这一方昏暗的星海,照耀的灯火辉煌。
  
  妖魔族和骸骨族的尸体,人族的尸身,随处可见。
  
  这片星河已成绞肉场。
  
  “血斧大尊,还有骸骨族的枯骨大尊,两位曾经在天阴星域出现的异族大尊。”忽然间,聂天的轻啸声,冷不防地响起。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“是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!”
  
  “我宗,最厉害的星辰之子!”
  
  还没有看到聂天出现,只听到声音,众多碎星古殿的门人,便激动了,禁不住地,就嚷嚷开来。
  
  不知为何,在众多碎星古殿的门人心底,聂天已成为宗门的中流砥柱。
  
  堪比大长老莫珩!
  
  ……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