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压制
<!--divstyle="color:#f00">热门推荐:
      “大尊!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妖魔族族人,和碎星古殿的门人,齐声暴喝。
  
      一斧头劈落后,血斧大尊的气血海,瞬间溃散开来。
  
      其庞大的妖魔之身,宛如一道紫黑色狼烟,滚滚地冲向头顶星海深处。
  
      那硕大的斧头,则是滴溜溜旋转着,竟脱手而飞。
  
      血斧,以势若万钧的力量,凝聚着他的精血,浓郁的魔力,朝着聂天所飞落的位置,轰地一下砸过去。
  
      众人下意识地,都看往底下的星穹。
  
      巨型化的聂天,沉落下方后,因距离太过遥远,变得似乎仅有拳头大小。
  
      “嗤嗤!”
  
      然而,从聂天身上绽放的星光,却令人不敢直视。
  
      “星动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的嘶吼声,轰然而出。
  
      通天星域各方,似有一束束璀璨星光,突然受聂天吸引。
  
      确切地说,是受到聂天星辰圣域中,那一株天星花的吸引!
  
      根茎,似植入远古星河的天星花,熠熠生辉,神光浩浩荡荡!
  
      “呼啦!”
  
      星辰圣域展开,如一片浩淼的星海,就在聂天的头顶浮动,其中点缀着亿万颗,耀目的星辰颗粒。
  
      巨型化的聂天,在那星辰圣域的庇护下,霍然看向那砸落的巨斧。
  
      “擎天之怒!”
  
      星辰、草木、火焰,气血、魂力,等等混杂的力量,江河溪流般汇聚向聂天的右手,旋即被他猛然轰出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一绚烂的能量洪流,是喷涌的巨炮般,撞向那沉落巨斧。
  
      巨斧砸落时,携带的万钧之力,滚动的深紫色魔气,因那一拳捣出,又骤然溅射着消散。
  
      头顶绚烂星河的聂天,另外一只手,五指伸展开来,化作一掌印。
  
      “星动。”
  
      数不尽的星辰流光,尽数落入他掌心。
  
      其掌心,像是将一整片星海,都给收敛在内,有无数碎小的星辰光烁,于他掌心飞逝着,组合变幻成神秘莫测的星辰法阵。
  
      星辰法阵离手,又一次变幻,似罗万象的星罗万象旗般,裹缚向血斧。
  
      血斧表层,源自血斧大尊的残存气血,“吱吱”地,被星光消融掉,还有一滴滴紫水晶般的精血,迅速燃烧,迅速成灰烬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星海深处的血斧大尊,一声怒啸,以他那强健的心脏,以气血的感应,召唤他的魔器。
  
      巨斧中,细密的血脉晶络陡然绽放出,深紫色的魔光。
  
      巨斧轰然挣脱,破开层层的星辰光晕的封禁,又落入了血斧大尊的手中,被他以两手把持着,魔眼瞪着聂天,喘了一口气,以人族通用语喝道:“你很厉害,难怪能够击败我族的奥菲莉雅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,你还是太年轻了一点,你体内的血脉,连九阶都没有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样的你,只依赖圣域的境界修为,是没有可能击败我的。”
  
      血斧大尊的每一句话,都轰隆隆地,震荡的这片星空爆鸣。
  
  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聂天咧嘴。
  
      “嗤!”
  
      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忽凝做一道赤红闪电。
  
      “血脉压制!”
  
      始源时代,星空巨兽力压一切生灵的超强血脉,轰然爆发,那种猎杀古灵族,以古魔为食的气势,形成独特的天赋,对血斧大尊进行着压制。
  
      不单单血斧,连这片天地的枯骨大尊,都闷哼一声。
  
      两位大尊,还有更多妖魔族和骸骨族的族人,全部生出了强烈的不适感。
  
      “嗷嚎!”
  
      刺向血斧大尊的赤红闪电,激发血脉压制的同时,从那骨头中,还隐隐响起一声,唯有血斧大尊能聆听到的咆哮。
  
      星空巨兽的咆哮!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血斧大尊刚刚再次凝结的,全新的气血海,因那一声咆哮,心脏骤然剧烈疼痛了一霎。
  
      那一霎,血斧大尊龇牙咧嘴,像是变蠢了。
  
      “蓬!蓬蓬蓬!”
  
      下一刻,由星空巨兽的骨头,衍变而成的赤红神矛,就扎向血斧大尊的后背处,使得血斧大尊堪比精铁的血肉,溅射出紫色的鲜血。
  
      其鲜血,如一缕缕火光闪电,一溅射开来,便迅速熄灭。
  
      血斧大尊刺痛下,又很快地恢复清醒,旋即疯狂厉啸着,挥动着巨型的斧头,追逐着聂天去轰击。
  
      “来就来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狞笑着,巨型化的躯体,环绕着星辰、火焰、草木三种属性的圣域,汲取着星海中,混杂的力量,运转着旺盛的生命气息,一把将那截骨头攥住,便和这位血斧大尊贴面,厮杀在一块儿。
  
      几乎瞬间,两人就皮开肉裂,鲜血激飞。
  
      观望着两人战斗的,妖魔族的族人,还有骸骨族的族人,眼神都充斥着愤怒,都时不时地看向聂天。
  
      碎星古殿的那些炼气士,也在和妖魔族、骸骨族战斗,他们忽然觉得眼前的对手,变得比之前弱了一些。
  
      每一个碎星古殿的人,都觉得轻松了许多。
  
      “血脉压制!这种血脉压制,只针对异族!”
  
      祖光耀吞食着丹药,恢复着损耗的力量,凝神细看,神色骤然变得淡定,道:“大家都注意一下,所有异族,皆被聂天的器物,将血脉压制,实力减弱一截!趁着这个功夫,你们尽可能地将眼前对手,给重创,或击杀!”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这片星河一角,虚灵教的裴琦琦,似从一条空间缝隙,惊鸿一现,又迅速远去。
  
      她只是,途径此地,瞥了一眼。
  
      一眼,就让她明白,这边的战斗,因聂天的过来,不会出现大变故。
  
      而她,则是去虚灵教镇守之地,帮助虚灵教的教徒,和异族厮杀。
  
      “生命汲取!”
  
      和血斧大尊酣战的聂天,默默地,将血脉天赋激发。
  
      众多的妖魔族族人,战斗时,流失的气血,包括眼前的血斧大尊,释放的浓郁气血,在聂天激发出生命汲取时,都莫名其妙地,多耗去了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突地,有更多的赤红血芒,从聂天的体内狂飙出来。
  
      赤红血芒,如一条条怪蛇,去撕咬血斧大尊的气血海。
  
      血芒中,烙印着的生命汲取,以最简单粗暴,最直接的方式,去啃噬血斧大尊的气血海,蚕食他的气血精华!
  
      “好歹毒的血脉天赋!”血斧大尊突有所觉,眼睛暴突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