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势均力敌
“生命汲取!”
  
  聂天再一次,于内心嘶吼。
  
  一条条赤红血芒,撕咬着血斧大尊庞大魔身,周边环绕着的旺盛气血海。
  
  异族气血海,和人族的域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  
  气血海,由异族浓郁的气血,精炼之后形成。
  
  “嗤!嗤嗤!”
  
  从聂天体内狂飙出来的赤红血芒,一触及血斧大尊,那黑紫色的气血海,便在啃噬一缕缕,来自于血斧大尊的精纯气血。
  
  血斧大尊终于有了一丝惊惧。
  
  大尊级别的他,浓烈的气血海中,充盈着滚滚魔气,还有他血脉内的种种精妙力量。
  
  此刻,在那一条条诡异赤红血芒的啃噬下,维系他气血海的,最根本的气血力量,分明被收取了。
  
  他魔眼紫光如电。
  
  “第七位星辰之子,你体内的血脉,比我们还要毒辣邪恶!”
  
  血斧大尊怒啸着,有万千紫色闪电,从他的气血海内扭结而成。
  
  一条条紫色闪电中,都多出了诸多纤细如发丝般的晶光,那些晶光传递的,释放的,乃烙印在他血脉中的核心力量。
  
  “根源魔力!”血斧大尊冷哼。
  
  “噼啪!”
  
  从聂天体内飞出的,一条条赤红血芒,溅射着紫色电光,倒卷而回。
  
  血芒回归,将一缕缕炼化后,精纯的血肉精气,反哺给受伤的部位,然后就见他那巨型化的躯身,许多绽裂的伤口,立即就在愈合了。
  
  血斧大尊看到后,脸色再变,道:“这种自愈力,伤势的修复力,竟然比我们都要快!”
  
  他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。
  
  异族中,骸骨族的骸骨不破身,以坚固不破闻名各族。
  
  妖魔族的妖魔不灭体,强就强在自愈力惊人,如血斧大尊般的妖魔族族人,受了伤创,能较快地恢复过来。
  
  可现在,他看到自己和聂天酣战而绽裂的伤口,还没有怎么样,聂天居然已在恢复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他愣神之际,聂天通过星烁,星空横移。
  
  “过来!”
  
  他掌心一抬,一头体型硕大,如犀牛般的魔兽,便被他抓了起来。
  
  那头魔兽,在妖魔族被称呼为黑角魔犀,八阶的血脉,实力不算差。
  
  然而,在此刻巨型化的聂天手中,那头黑角魔犀就要小多了。
  
  其掌心,同样针对于血斧大尊的,那一条条赤红血芒,钢针般,刺入了黑角魔犀体内。
  
  就见那头魔兽,传来鬼哭狼嚎的厉叫,健硕而又强健的魔身,如泄了气的皮球,迅速变得干瘪。
  
  极短时间,那头八阶血脉的黑角魔犀,便被聂天将血肉精气炼化。
  
  聂天那绽裂的伤口,有赤红色的闪电,“哧啦哧啦”地飞动着,伴随着草木精气的滋养,他的战力又恢复了一截。
  
  尝到甜头,他又以星烁,飞逝到一位妖魔族族人身旁。
  
  神矛一挑,就将那位八阶血脉的妖魔族族人,从背后洞穿。
  
  那位妖魔族的族人,又在短短时间内,被他通过生命汲取,给吞没了气血。
  
  稍稍恢复一点,在血斧大尊暴跳如雷,要向碎星古殿的门人,痛下杀手时,他嘿嘿一笑,又忽然在血斧大尊眼前再现。
  
  “你的气血海,受血脉压制的影响,已难以封禁一方天地。”聂天咧开嘴,笑道:“其实,我还有帮手没动用,现在正好拿来试一试。”
  
  这般说着,他将冥魂珠释放。
  
  冥魂珠一出,青耀的光幕,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。
  
  “呜啊!唔啊!”
  
  虚态古符中,五大邪神和聂天生出感应,疯狂地尖啸着,似乎想要趁机,从那古符内飞出来。
  
  在墟界,被五枚虚态古符封禁的邪神,并没有成功地,将残魂记忆恢复完整。
  
  可他们的力量,因为部分记忆残魂的汇聚,也恢复了一大截。
  
  七星界海中,聂天为生命血脉积蓄了充沛的气血,生命血脉蛰伏,向九阶蜕变时,他曾花费一番功夫,和冥魂珠内的五大邪神交流。
  
  虚态古符的存在,令五大邪神挣脱不出。
  
  可他们的负面情绪之力,身为器主的聂天,在器魂,还有那一枚枚虚态古符的帮助下,还是能调为己用的。
  
  突然间,聂天的眼瞳,就充盈着怨恨、恐惧、绝望、狂怒、嗜杀五种极致的情绪。
  
  他没有去看血斧大尊。
  
  他的视线,在一个个血脉较弱的妖魔,还有骸骨族族人之中晃荡着。
  
  就见那些八阶血脉,还有九阶初阶的妖魔,包括魔兽,和骸骨族族人,一看到他的眼睛,都似被邪恶力量侵蚀了灵智。
  
  “啊啊!杀杀杀!”
  
  被怨恨、恐惧、绝望、狂怒、嗜杀五种负面之力,将内心邪恶点燃的妖魔、魔兽,骸骨族的族人,突不分敌我地,相互厮杀在一块儿。
  
  “退!退开,远离他们!”
  
  祖光耀又是第一个,看出了玄奥,大声疾呼:“所有人,都离开那些疯狂的异族,让他们自相残杀去!”
  
  给出提醒后,恢复了一些力量的他,又将神之法相展开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如一轮炽烈太阳,祖光耀挥洒着光和热,和窦天辰联手,一起围击骸骨族的枯骨大尊。
  
  聂天那边,他竟然都不去照看了。
  
  似乎,在他的心中,今时今日的聂天,已经是能够和血斧大尊同级别的强者,无需要他多插一脚。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血斧大尊暴躁至极,挥动着巨大斧头,连番重击。
  
  聂天头顶,有天星花活动的星辰圣域,汇聚着一束束神秘星光,凝为一层层的星穹壁垒,如碎星域的星穹九重天那般。
  
  巨斧,轰击下来,先被星辰圣域的力量,抵消一重重力量。
  
  随后,再次被火焰圣域,还有草木圣域,又给化解了大部分力量。
  
  待到血斧,连破三层圣域,真真出现于聂天眼皮子下,聂天又是一拳轰出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混杂着各类能量,五光十色的拳头,渐渐膨胀,充塞了这片天地。
  
  血斧大尊的眼中,什么都看不见,只剩下仿佛能无穷变大的巨拳。
  
  拳头势若混沌光流,无坚不破,无坚不摧。
  
  拳头砸向巨斧,巨斧不断颤栗,似有远古时代的魔魂,瑟瑟发动,向血斧大尊传递哀怨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血斧大尊赋予其中魔魂的,一滴滴他的精血,如雷球爆裂炸开。
  
  那柄巨大斧头,打着旋儿,忽被打到了万里之外。
  
  “去!”
  
  几乎同时,聂天草木圣域中,那七十二根晶莹剔透的神秘树枝,化作一束束绿幽幽的虹电,将血斧大尊扎成了刺猬般。
  
  “天木荆棘术!”
  
  自然而然地,聂天发动了天木重生术的杀招,以那些树枝,去刺透血斧大尊的魔身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