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原木大尊
    聂天咧嘴,笑容凶残暴烈。
  
      强悍如血斧大尊,失去那柄魔器,又被七十二根树枝,穿透进魔躯,也显露出惊惧。
  
      “生长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的草木精气,灌注向那一根根树枝,脸色阴寒。
  
      丝丝缕缕草木精华,一融入那七十二根树枝,树枝中的无数神秘树纹,就被激活开来。
  
      看似稀疏寻常的树枝,似得到生命古树的祝福,立即茁壮生长。
  
      新生成的树枝,皆锋锐如钢刺,连血斧大尊的坚韧体魄,都难以阻止。
  
      “噗嗤!”
  
      血斧大尊垂头一看,就见胸腔,脏腑,骨节之间,都被那些生长的树枝,或刺破,或穿透,血流不止。
  
      有极其明显的,唯有灵界那边木族大尊体内,才会释放的奇诡之力,从树枝内绽放。
  
      “生命古树的气息!这是生命古树的气息,老天!”
  
      血斧大尊轰然巨震,他不需要眼睛去看,通过体内一滴滴精炼的紫色魔血,就看到那一截截,刺入他血肉的树枝,绿幽幽如翡翠般的树枝内部,神秘的树纹衍变着,像是传说中的生命古树,正在缓缓生长。
  
      “生命古树!”
  
      在木族一代代的传说中,他们就是因生命古树,而诞生的高等级的生灵。
  
      生命古树对木族的意义,就像是冥河对邪冥族,被他们视为诞生之地,被他们添加了太多太多的神秘色彩。
  
      时隔多年,传言那一株本该在木族本土的生命古树,早已枯萎而亡。
  
      连妖魔族族人,都从木族的一位位大尊口中,知道生命古树不再庇护木族族人,失去了神奇。
  
      血斧大尊想不到,在人界的通天星域,聂天的草木圣域飞离的一根根树枝,竟暗含生命古树的玄奥。
  
      “嗤嗤!”
  
      血斧大尊连番动用血脉天赋,一滴滴深紫色的魔血,化作火焰,去焚烧树枝。
  
      翠绿色,翡翠般的树枝,在那紫色魔火的焚烧下,并没有一丁点,会被点燃的迹象。
  
      相反,树枝的生长,反而更快。
  
      难以承受的剧痛,渐渐地,弥漫到血斧大尊魔躯的每一处。
  
      脖颈,被生长的树枝刺穿,脏腑被扎的绽裂,他那具巨大而又坚硬的魔身,暴突出一根根绿色树枝分叉。
  
      第一眼看去,像是有獠牙棱刺,从他皮肉内生长开来。
  
      “啊啊!”
  
      血斧大尊嘶吼着,数种血脉天赋连番爆发,依旧没办法折断那些树枝。
  
      天木荆棘术,荆棘于血肉丛生,一作用到异族体内,杀伤力暴涨。
  
      很短时间,血斧大尊便因七十二根树枝的穿透,从内部遭受了重创,苦不堪言,其魔躯如一道紫色光柱,冲向战场外,似在极力避免立即和聂天再战。
  
      浩淼星穹深处,那一根星空巨兽的骨头,释放着赤红色火芒,持续进行着血脉压制。
  
      因五大邪神的负面之力,陷入疯狂、暴躁、杀戮的妖魔族、骸骨族族人,一部分互相厮杀。
  
      剩余的,血脉的真正力量又被压制着,实力不能尽情施展。
  
      死亡接踵而来。
  
      妖魔族族人,开始逐个被斩杀,连那些骸骨族的族人,一具具白骨森森的躯体,都被打的骨节断裂。
  
      被祖光耀和窦天辰联手围攻的枯骨大尊,以骸骨族的语言,发出嘶啸声。
  
      啸声一出,骸骨族的族人,率先退离。
  
      一看他们撤走,妖魔族的族人,远远去看血斧大尊,就见血斧大尊一路挥洒着紫色魔血,连招呼都没有打,似直接便要逃离。
  
      “撤出此地!”
  
      有一位妖魔族的九阶大君,瞧出不妙,大声怒吼。
  
      妖魔族族人一哄而散。
  
      “血斧,血斧,血斧”
  
      一声声呼喊,随着一滴滴魔血的点燃,虚空响起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飘逝向域外某处的,血斧大尊的那柄魔器,闪电般归来。
  
      血斧受他血脉的激发,突生异变。
  
      血斧,顷刻间分裂为,数百个更小的斧头,斧头内夹杂着电虹魔光,齐齐进入血斧大尊的魔躯。
  
      紫色魔光电芒般的血斧,被血斧大尊以灵魂和魔血御动着,去斩那一截截树枝。
  
      “铿锵!”
  
      血斧大尊体内,传来唯有他和聂天能听到的,金铁交击的脆响。
  
      一柄柄小了几十倍的血斧,每斩向一截树枝,聂天和血斧大尊,便同时共震。
  
      旋即,血斧大尊赋予血斧更多魂力和气血,聂天也被迫地,汇聚更多的草木精华,灌输向那七十二根树枝。
  
      他的草木圣域,因太多力量的流失,分明在急剧缩小。
  
      圣灵树再努力,都没办法从临近的星海内,吸纳草木之力,去弥补如此恐怖的消耗。
  
      “咻!咻咻!”
  
      忽地,从更遥远的星海中,呼啸而来一缕缕草绿色的能量。
  
      气血之力!
  
      血斧大尊拼命动用魔血,堪堪压制住那一截截树枝,却在草绿色能量显现之际,轰然巨震,口中鲜血狂喷。
  
      聂天也顿时发现,那一截截树枝,在血斧大尊血肉中,宝光璀璨,生机磅礴。
  
      “原木!”
  
      血斧大尊仰头咆哮,眼瞳中魔火汹涌,缭绕着暴戾的恨意。
  
      “蓬!蓬蓬蓬!”
  
      他那具庞大魔躯,连番爆裂,每爆裂一次,他的心跳声,就轰然响彻一,一滴滴数万年凝炼的珍贵魔血,便被蒸发掉十来滴。
  
      那一根根,刺入他魔躯的树枝,因他魔躯爆裂,竟被他硬生生逼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聂天神色一变,就以草木精气,扭结着那些树枝,令其归入草木圣域。
  
      血斧大尊恶狠狠地,瞪了聂天一眼,头也不地,尾随着枯骨大尊,还有那些妖魔族族人,迅速离去。
  
      “祖长老!”
  
      星辰之子方塬,突然兴奋地高呼,分明想要乘胜追击。
  
      祖光耀才要开口,神情骤然变得凝重,并赶紧以眼神,去示意聂天,要聂天小心。
  
      聂天悄悄皱眉。
  
      他也忽然发现,他的草木圣域,吸纳了外域而来草绿色的能量,那一株圣灵树,还有归来的七十二根树枝,都绽放出异常明显的神光。
  
      青绿色的神光!
  
      半响后,所有人的视线,忽看向昏暗星河一角。
  
      一位满脸褶子,老朽的木族族人,佝偻着身子,慢吞吞地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在众人眼中,这位木族族人,看着都像是即将枯死的老树,似已到了生命的尽头,再难折腾出什么浪花。
  
      可聂天,借助于生命血脉,却嗅到他体内释放的,浓郁的生机。
  
      “木族,原木大尊!”
  
      祖光耀深吸一口气,急忙头,示意碎星古殿的所有门人,都朝着后方退却,并暗中传讯窦天辰,“立即,告知储睿副殿主,还有通天阁的梵天泽!”
  
      “十阶,中阶的血脉。”炎战低叹一声,表情有些颓丧。
  
      血斧大尊和枯骨大尊,皆是初阶大尊,可眼前的原木大尊,则是十阶血脉的中阶,比那血斧大尊和枯骨大尊加起来,兴许都要强上许多。
  
      因最巅峰的异族,还有人族族人,近期皆消失无迹。
  
      如今在通天星域厮杀的,征战的,最强大的战力,便是如储睿、梵天泽般的神域中期者,亦或者古灵族和异族的中阶大尊。
  
      此刻,出现于众人眼帘的,这位木族的原木大尊,便是征集木族族人,侵入通天星域的决策者。
  
      “我嗅到了,生命古树的气息。”
  
      一步步,慢吞吞走来的原木大尊,没有理会祖光耀,没有去看窦天辰一眼,只是盯着聂天,“你的名号,我很早之前就听过。碎灭战场时,就想要见一见你,却因为种种原因错过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调整着呼吸,道:“法拓找过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原木大尊轻轻点头,“他有一些想法,他的想法,在我木族内部,都不是主流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微微皱眉,“那你呢,你认可不认可法拓的想法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笑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一条空间缝隙,就在祖光耀众人中央,要绽裂开来。
  
      木族的原木大尊,目光忽看了过去,眼中异芒一闪。
  
      那一条,就要绽裂的空间缝隙,竟又缓缓闭合,未能成功形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