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激进派
    窦天辰脸色一白。
  
      借助星辰令,以他此刻的境界修为,他能沟通副殿主储睿。
  
      他将消息传递出去了。
  
      那条即将绽裂的空间缝隙,应该就是储睿,在虚灵教的帮助下,要横跨而来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原木大尊仅看了一眼,那空间缝隙的构筑,便被无情地破坏了。
  
      “随我来,我和他谈一谈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招了招手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被聂天祭出的,那草木圣域,突不受控制,骤然向原木大尊飞去。
  
      祖光耀和窦天辰为之色变,沉喝: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聂天震惊过后,凝神细看,注意到他的草木圣域,虽被原木大尊吸引,可其中先前消耗的草木之力,竟在极快恢复。
  
      一丝丝,齐天藤的独特气味,还散播开来。
  
      恍惚间,聂天仿佛瞧见那一株齐天藤,通过某种玄乎的方式,传给他安心的告示。
  
      也渐渐紧张的他,突然就冷静下来,对祖光耀、窦天辰等人吆喝:“别担心,我去去就来。”
  
      话罢,他倏然加速。
  
      他一加速,木族的原木大尊轻笑一声,似化作一草绿色的电流,霎那千万里,将那一方区域的碎星古殿门人,都甩的远远的。
  
      唯有聂天,还能依循着他刻意留下的气血之力,能追逐过去。
  
      仅半个时辰,聂天和原木大尊,便齐齐失去踪迹。
  
      随后,那条之前被封闭的空间缝隙,才再一次撕裂。
  
      虚灵教的裴琦琦,带领着碎星古殿的储睿,一跃而出。
  
      “刚刚是谁?”裴琦琦明眸锐利,于周边星海搜索,“是那原木大尊吗?他释放的力量,强行改变了空间规则,连我的界宇棱晶,都没办法洞开,第一时间降临于此。”
  
      “见过副殿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副殿主,木族的原木大尊突然降临,在那血斧大尊和枯骨大尊之后,要单独找聂天谈话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担心,聂天会被原木大尊禁锢啊。”
  
      碎星古殿的那些长老,还有炼气士,七嘴八舌地,道明他们急切的原因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。”储睿摆摆手,示意他们噤声,“离开多久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半个时辰吧。”汪美嘉道。
  
      “裴小姐,能否将原木大尊,还有聂天的所在确定?”储睿神色严峻,“木族的原木大尊,乃是召集者之一。本来,古灵族的擎天巨灵、古兽和龙族,都还犹豫着。就是因为他,古灵族方才被说动,和妖魔、邪冥、骸骨族放下成见,联手扫荡死星海,侵入幽天域。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脸色一冷,道:“不久前,木族的法拓,曾先后去七星界海,还有极炎星域。他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将法拓的请求,仔细说明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在场的,碎星古殿的众多长老和星辰之子,都听的一惊一乍。
  
      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,都不知道这趟古灵族和异族的疯狂侵入,居然是因为灵界那边,众多的域界枯灭死亡。
  
      “法拓,或许是出于真诚,可原木大尊那边,就不好说了。”储睿听完,沉思了一会儿,说道:“法拓这个木族族人,我早就听过。法拓的父亲,乃木族现任族长,生木大尊的血脉后裔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听说,生木大尊和原木大尊,关系并不和睦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木族的生木大尊,向来喜平和,他统领木族的这些年,木族很少参与种族之战。可那原木大尊,在木族内部都是激进派,时常和生木大尊发生冲突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相信,要是生木大尊还在木族,即使木族的域界一一死亡,生木大尊率先考虑的,也是向人族索要合适的域界,就譬如法拓所做的那样。可原木大尊,并没有那般去做,而是四处活动,说服了古灵族族人,和妖魔、邪冥、骸骨族合力,侵入过来。”
  
      储睿沉着脸解释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眼瞳逐渐冰冷,“这么说来,古灵族和那些异族能放下成见,木族的那位原木大尊功不可没了。”
  
      储睿点头,“你去七星界海,去极炎星域时,原木大尊出手,将你们虚灵教的玄光羽都打伤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去找聂天。”裴琦琦当机立断。
  
      不等储睿等人多劝说,她便转动界宇棱晶,根据窦天辰指引的方向,呼啸而去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去找找看。”储睿也道,“你们依旧镇守于此。”
  
      通天星域,一不知名的死域。
  
      “蓬!”
  
      一圈圈草绿色的光幕,将此死域,严密地封禁起来。
  
      追逐原木大尊的聂天,发现眼前的死域,骤然失去踪影,连灵魂都难以窥探。
  
      可他的生命血脉,却感知到前方虚无处,异常澎湃的气血之力。
  
      那是原木大尊的气血海!
  
      以气血海,将一死域笼罩,令任何人都探查不出,这是原木大尊此类级别强者,能轻易实现的手段。
  
      “气血封禁,别人就是找来,看不见,灵魂感知不出,怕是也难探查。”
  
      望着在视线内虚无,其实不过是被遮掩蒙蔽起来的区域,聂天略有些犹豫,犹豫要不要随着那原木大尊,深入其中。
  
  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原木大尊的魂音响起,“怎么?你聂天,也有惧怕的时候?”
  
      聂天不置可否,笑了一下,就飞射而入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下一秒,他就在被原木大尊的气血海,遮蔽起来的死域显现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些树枝,原本没有太多特别,它们之所以如此锋锐,能将血斧大尊的皮肉刺透,是因为里面蕴含的,生命古树的树纹。”原木大尊指头一动,一根青翠欲滴的树枝,便从聂天的草木圣域飞离。
  
      他以两指,夹着那截树枝。
  
      “嗤嗤!”
  
      一束束绿色细芒,渗透到树枝内,原木大尊轻轻眯着眼,似在以灵魂梳理,去参悟树枝内生命古树树纹的奥妙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是我族生命古树,树纹内所含的力量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缓缓点头,“齐天藤,通过别的途径,返回了我们木族的领地,它提到过你。它说了很多,关于你的事情,说了你的血脉,你修炼的天木重生术,还有借助这一截截树枝,能开启古木衍生阵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这些,都是我木族所有,是我们的不传之秘。”
  
      “蓬!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的眼瞳,如两盏绿幽幽的灯笼,被忽地点燃。
  
      一种洞察人心的神秘魂念,无孔不入地渗透过来,逸入聂天血肉中,进入聂天的灵魂识海,似要将聂天看个通透。
  
      “和你敞开心扉前,我要弄清楚,你聂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