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开启血域
亿万条,属于原木大尊的气血,比发丝都要纤细几十倍。
  
  一条条草绿色的气血,游荡在聂天血肉脏腑,还有其灵魂识海。
  
  其气血,忽如绳索般,将聂天缠绕住。
  
  聂天张口,本欲怒吼,竟发不出丁点声响。
  
  他的思维,并不受太多影响,真魂能看到原木大尊的草绿气血,组合成玄奥的阵列,在他的灵魂识海探察。
  
  那种阵列,和古木衍生阵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  
  “血脉,血脉……”
  
  原木大尊低声呢喃,一双绿幽幽灯笼般的眼瞳,转动着,终落向聂天的心脏部位。
  
  目之所向,气血汇聚!
  
  千万纤细的草绿色气血,如绿色电虹,飞射向聂天那颗心脏。
  
  “咚!咚咚!”
  
  聂天的心脏,强而有力地震动开来,如远古时代的天神,以蛮力,敲打的战鼓,声声惊天裂地!
  
  “蓬!”
  
  有绚烂的青幽光芒,就在聂天心脏中,爆发开来。
  
  被原木大尊释放的,那一条条纤细的,蕴含他血之精华的草木能量,一飞入聂天心脏,便陡然颤栗!
  
  仅有尾指粗细的,属于聂天的那一束青色血气,突然开始蚕食那一条条原木大尊探察的能量!
  
  原木大尊的那一条条气血能量,和聂天的青色血气相比,胜在数量多,可却纤细了数十倍。
  
  青色气血,吞没原木大尊草木气血的架势,如巨蟒吞细蛇!
  
  “呼啦!”
  
  就见那一条条,属于原木大尊的草木气血,颤栗着,欲图从他心脏退出,可依旧被那道青色血气,无情吞没。
  
  原木大尊轰然变色。
  
  他那佝偻着的身子,瞬间挺直,面部的皱褶,似被岁月之手,轻轻抚平。
  
  温润,光泽,重现他脸颊。
  
  仅数秒,原木大尊就褪尽苍老,忽化作一气度非凡,比法拓都要英俊的木族男子,宛如一矗立孤峰的青松,孤傲洒脱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原木大尊眼瞳深处,绿幽幽的光烁,如繁星般明亮。
  
  “血脉!神来之木!”
  
  一条条,游荡在聂天血肉和灵魂识海,还没有逸入聂天心脏的绿幽气血,八方汇聚。
  
  一株,郁郁苍苍的古木,被那些原木大尊释放的绿幽气血,在聂天胸口部位,迅速地缔结。
  
  那一株,以原木大尊气血化作的树木,有种古老、岁月悠久的感觉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来源于聂天心脏的,烙印着生命真谛的青色气血,如潜龙出深渊,从聂天心脏暴烈而出!
  
  青色血气一飞离心脏,便注意到,就堵住心脏外面的,那一株刚结出的小树。
  
  “唔!”
  
  原木大尊本能地,生出不安,脸色再变。
  
  青色气血倏地绽放出令原木大尊不可直视的神光,一条条血脉晶链,在那气血中璀璨到极致,释放出力压那一株幻化古木的气势。
  
  下一霎,原木大尊就看到,从聂天心脏飞离的青色气血,缠绕着那根古木。
  
  其中条条血脉晶链,勒住那古木,从那古木内汲取着养分,将古木内蕴含的奥秘,还有他的气血精华,都迅速吸吮起来。
  
  “蓬!”
  
  青光耀耀,有全新的血脉晶链,从那道青色血气内滋生出来。
  
  青色血气,似借助那截古木,借助他的气血之力,加快着蜕变,加快聂天去冲击九阶的血脉。
  
  不过短短几分钟,原木大尊注入聂天体内的,用
  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 
  来窥探聂天深浅的气血之力,便被消泯一空。
  
  更确切地说法,是被……蚕食一空。
  
  原木大尊惊愕至极。
  
  他最终以自身气血,凝结而出的那一株古木,其实乃木族一种极强的血脉秘术,是木族首位大尊,在成就大尊之时,从生命古树参悟的一种神奇奥术。
  
  那位大尊,名叫天木大尊,聂天修行的天木重生术,古木衍生阵,都是由天木大尊独创。
  
  传说中,天木大尊也是生命古树孕育出来的,第一位木族族人。
  
  天木大尊的血脉,突破到十阶,成就大尊时,生命古树还没有枯萎而亡。
  
  天木大尊,便是沟通生命古树,觉醒了血脉神妙,才创造出天木重生术,古木衍生阵,还有等等木族的血脉秘术,为木族的强盛,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  
  原木大尊以自身气血,幻化而出的那一株古木,乃天木大尊的智慧结晶,也含有生命古树的神妙。
  
  未曾想到,这样的一株古木,竟被聂天心脏处,那一道青色血气轻易蚕食。
  
  突然间,原木大尊就发现,他释放出来去探测聂天血脉奥妙的力量,已尽数消失,一丝都没有剩下。
  
  这意味着,那一株古木,已被吞吃干净。
  
  他的脸色渐渐阴沉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青色血气重归心脏,又从活跃状态,陷入蛰伏安静蜕变状态。
  
  制衡聂天的,令他不能轻易活动的所有草木气血,彻底消失干净,聂天以怪异的眼神,望着原木大尊,说道:“多谢。”
  
  他有种预感,吞没了原木大尊释放的那些气血,他的生命血脉这次蛰伏蜕变的时间,会大幅度缩减。
  
  可能,他会在很短时间内,便跨入到九阶血脉。
  
  “多谢?谢我?”原木大尊错愕,“你以为,我是在帮助你,以为我是给予你馈赠?”他啼笑皆非。
  
  “难道不是?”聂天明知故问。
  
  “你,不会是我木族的第一位大尊,死前和人族族人结合,诞生的子嗣吧?”原木大尊表情诡异,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天木大尊,死了太久太久,久到连一丝可能性都没!可如果不是那样,为什么你的血脉,能将天木大尊参悟的古木,轻易吞食掉?”
  
  “如果不是那样,你为什么能修行天木重生术,能参悟古木衍生阵,能得到生命古树的一片片树纹?”
  
  “我想来想去,也唯有天木大尊的血脉后裔,才能实现这一切。”
  
  原木大尊困惑至极。
  
  他一边道出内心迷惑,一边抓耳挠腮地思考着,越想越是头疼,越想越是烦躁。
  
  “嗤嗤!”
  
  聂天心脏处,再次陷入蛰伏的生命血脉,突生异动。
  
  有数条交织的血脉晶链,扭结之处,生出吸引魂念的怪异磁场。
  
  一滴滴,晶莹剔透的生命精血,骤然璀璨!
  
  聂天轰然巨震:“血域!”
  
  他的灵魂意识,倏地凝结,聚为一簇幽魂,从其识海飞离,一路疾驰着,直达那颗急剧跳动的心脏。
  
  幽魂瞬入青色血气!
  
  因一滴滴精血的点燃,浩淼的气血之力,助其突破层层空间极限。
  
  那一簇幽魂,立即落入吸引魂念的磁场,将其送达到,和他对应的所谓血域,寻找生命血脉的秘术奇奥。
  
  魂念如流星,逾越绚烂的空间异层,突然抵达一汹涌血海。
  
  广袤,无边无际的气血海洋,充斥着磅礴的生命气息,将其淹没。
  
  无尽血海,充斥着数不
  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 
  尽的晶莹精血,每一滴精血,都比他凝结的精血,蕴含了太多的生命精华。
  
  他的灵魂在其中畅游。
  
  血海深处,有一处区域,散发着生命最纯粹的气息,如生命的本源。
  
  他的那一簇灵魂,试图接近,去感悟那种纯粹的生命气息,在接近时,仿佛有数不尽的生命流光,从那边绽放出来。
  
  每一束生命流光,都像是记载着一种,或者多种,生命奥秘的真谛。
  
  其中,有的生命奥秘晦涩难懂,他连理解都不能。
  
  也有的,浅显已知,他的灵魂一触及,就立即明悟玄奇。
  
  他的精血,在燃烧,他的魂力,也在迅速消耗着。
  
  他尽可能地参悟。
  
  外界,原木大尊如遭电击,呆呆地看着他。
  
  一截截,烙印着生命古树树纹的树枝,散布开来,悬浮于空。
  
  七十二根树枝绽放出绿茵茵的光泽,自然而然地,就将古木衍生阵给凝结。
  
  阵法一成,以天幕将聂天笼罩在内,绿色光幕中,生命古树的一片片树纹,自发地游弋着。
  
  从原木大尊身上,不断地流失着草木精华,落入那古木衍生阵。
  
  那一株,融入聂天草木圣域的圣灵树,显现出来,帮助聂天的圣域,从外域吸纳着草木能量,精炼之后,注入进来。
  
  “血域,莫名其妙地,忽然进入了血域?”
  
  原木大尊的表情,要多怪异,就有多怪异,“难道是因为我的气血,激发了你的血脉,就送你进入了血域?”
  
  “血域,乃是血脉的源头,是唯有灵魂能触及的神秘之地。”
  
  “你聂天踏入的血域,会是何处?你的血域,和我木族的血域,究竟是不是同一处位置?”
  
  “或许,能够在血域内,找到答案也说不定!”
  
  这般想着,木族的这位原木大尊,就在聂天正前方十米处,慢吞吞地静坐下来,并瞬间激发精血,凝结魂力。
  
  血脉达到他这个级别,要想进入血域,已不必完全靠契机。
  
  他有自己的方法。
  
  “开启血域!”原木大尊低呼。
  
  他的灵魂念头,瞬间逸入心脏,横行无垠空间,飞逝到木族族人,所对应的血域,想要寻找答案,看能否撞见聂天。
  
  只要能够在木族血域,嗅到聂天的魂念,看到聂天的一处幽魂,他就能确定聂天的血脉,和他们木族的源头一致。
  
  他要找一个答案。
  
  ……
  
  “那边!”
  
  死域外,裴琦琦拨动着界宇棱晶,将储睿弄出来,指向一虚无处,说道:“聂天,就在里面。此地,应该是被原木大尊的气血遮蔽,我看不见,也感知不出。可我和聂天之间,有着微妙的联系,我知道聂天在。”
  
  储睿轻轻点头,“我自然相信你。”
  
  “九天星落!”
  
  以储睿为中心,千万里之外飞逝的流星,突被牵引。
  
  “咻咻咻!”
  
  一道道流星,从各方飞逝而来,绚烂无比。
  
  “凝,坠!”
  
  随着储睿法决变动,灵魂的掌控,飞逝而来的流星,凝为一道,轰然坠落向裴琦琦指向的虚无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原木大尊遮蔽死域的,汹涌的气血海,从无形,瞬间变有形,溅射出炫丽的草木异芒,星光流光。
  
  裴琦琦和储睿两人,凝神细看,一眼就注意到聂天,还有木族的原木大尊。
  
  “咦!”
  
  ……
  
  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