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各自探索
草绿色,薄若蝉翼般的光罩,乃原木大尊气血海所化。/p
  
  死域似再次充盈生机。/p
  
  原木大尊和聂天,相对而坐,闭目,没视线和语言的交流。/p
  
  然而,聂天的草木圣域,还有那七十二根树枝,则是绽放着光幕,光幕中生命古树的树纹,不断游弋着。/p
  
  反观原木大尊,已变成另外一个模样,英俊孤傲,气态非凡。/p
  
  只是,隐约间,有丝丝属于他的草木能量,被庇护着聂天的古木衍生阵牵引,倒是被生命古树的树纹吸纳。/p
  
  可那原木大尊并没有动怒。/p
  
  两人的灵魂,异乎寻常地安静,似同时遁入一种秘境,神游天外。/p
  
  “嗤嗤!”/p
  
  裴琦琦转动界宇棱晶,由众多空间光刃凝结的,一明晃晃的空间裂缝,流光溢彩,不断挤压碾碎着空间,向那死域划去。/p
  
  “虚空震裂!”/p
  
  随着空间裂缝的轨迹,这一方星空,绚烂光烁不断溅射。/p
  
  储睿一惊,急喝:“不可!”/p
  
  裴琦琦顿时愣住,茫然道:“为何?”/p
  
  就在刚刚,储睿借助碎星古殿的秘法,引外域流星,汇聚为一股,还轰击向那死域,为何她要加把劲时,储睿却出声阻止?/p
  
  “聂天,还有那原木大尊,似同时处于一特色异境!”储睿道。/p
  
  “异境?”裴琦琦沉吟了一下,目显异彩,“你是说,含有血脉的生灵,对应的所谓血域?”/p
  
  储睿点头:“正是如此!”/p
  
  裴琦琦立即停手。/p
  
  “哧啦!哧啦!”/p
  
  游荡着的那条空间缝隙,忽凝做一束束光刃,飞逝向界宇棱晶,渐渐消失。/p
  
  “血域,大部分古灵族族人,还有异族,都有对应的血域。”裴琦琦垂头,轻声低语,“奇怪的是,我的血脉为虚空灵族,我似乎……并没有感应到血域。”/p
  
  “原木大尊为中阶大尊,这类级别的异族,不仅能轻易进出血域,还能在血域内,将自身感悟的血脉秘术,烙印于内。”储睿神情肃穆,解释道:“大尊,将毕生参悟的秘法,血脉神妙,烙印在种族血域,留待后世的子孙,族人去感悟,本就是传统!”/p
  
  裴琦琦轻轻点头,“那,聂天和原木大尊之间,是什么一个状况?”/p
  
  “先不谈什么状况。”储睿苦涩一笑,略有些无奈地说:“我只能说,聂天和原木大尊不一样,他还没有达到能够轻易进出血域的地步。他应该是因为什么契机,才侥幸踏入血域,去感悟他血脉的秘术。”/p
  
  “他进入困难,想瞬间走出来,也应该不易。”/p
  
  “原木大尊的话,随时都能从血域归来,并且只要原木大尊想,是可以在那么短的距离,抬手轰杀聂天的。”/p
  
  “处于血域参悟状态的聂天,几乎是不设防的,那一截截树枝形成的结界,怕是也根本挡不住原木大尊的一击。”/p
  
  储睿提点。/p
  
  “我懂了。”裴琦琦略一思忖,就明白了储睿的意思,知道他是担心聂天,怕连番轰击原木大尊的气血海,反而将原木大尊惊醒,立即从血域中归来,然后注意到他们的出现,向聂天下杀手。/p
  
  “聂天和原木大尊,齐齐进入血域,还真是莫名。”储睿也费解,“先别急,我们再看看,看看他和聂天两人,搞什么鬼吧。”/p
  
  “好吧。”裴琦琦道。/p
  
  ……/p
  
  血域,究竟是如何存在,很难说得清。/p
  
  擎天巨灵、古兽、巨龙,妖魔族、邪冥、木族和幽族,等等具备血脉奇妙的种族,皆有自身对应的血域!/p
  
  血域,像是一庞大的知识库,唯有异族的魂魄能深入其中,在里面寻找血脉秘术,种族起源强盛的秘密。/p
  
  异族,最顶尖的人物,大尊级别者,进出血域会变得异常容易。/p
  
  不止如此,他们还能将毕生感悟的力量真谛,以秘法烙印在血域,供后人参考。/p
  
  木族血域!/p
  
  原木大尊的魂念,飘飘荡荡,在无垠的绿色海洋徜徉着。/p
  
  所谓的绿色海洋,其实便是数不尽的绿色树叶,那些嫩绿色的树叶,乃是虚幻无形之物,唯有灵魂能感知,能触及。/p
  
  每一片绿色树叶,都烙印着木族先贤,某位大尊参悟的力量奥义,还有木族的起源之谜,种族兴衰的记载。/p
  
  原木大尊的灵魂,化作一魂影,渐渐漂浮到上方。/p
  
  他已经无数次来过这片木族血域!/p
  
  在他的脑海中,对于这片木族血域,已经有非常清晰的认知。/p
  
  无数的绿色树叶,隐隐约约间,组成一株参天巨树,那巨树和族内记载的生命古树,完全一致。/p
  
  树叶,连接在灵魂都不可见的脉络中,脉络如树干。/p
  
  原木大尊一直都知道,那一片片树叶,都和看不见的脉络连接,脉络如某种法则道义无形存在着。/p
  
  在突破到大尊后,他也曾凝聚灵魂,将他参悟的血脉秘术,烙印为记忆,成功在此化作一片片树叶。/p
  
  每一片树叶,都烙印着关乎木族的知识,血脉秘术。/p
  
  血域便是一族的真正宝库。/p
  
  “呼!”/p
  
  原木大尊的魂影,在熟悉的血域,不断飞逝着,感知着,陌生的气息。/p
  
  时不时地,有本族族人的魂念,在血域的某处,被他察觉到,可那些气息,分明不属于聂天。/p
  
  “不对,都不对,前面的一股,是族内的奇丽,后面那几股,都是新晋的几个小家伙。”/p
  
  “聂天要是过来了,以我的覆盖力,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。他要是没来,那他先前的异常动静……”/p
  
  原木大尊越来越困惑,身为中阶大尊的他,灵魂意识和族内血域,存在着玄奥的联系,能在较短时间内,将来到血域的魂念,都给搜寻出来。/p
  
  他一遍遍地搜寻,族内那几位天赋非凡的小家伙,偶然进入的魂念,都被他准确捕捉。/p
  
  可聂天,并不在其列。/p
  
  “难道说,和天木大尊当真一点关系没有?”他沉思,“即便不是天木大尊的直血后裔,可就算是隔代的,他对应的血脉源头,也应该是我们木族的血域啊?若非如此,古木衍生阵,天木重生术,他为什么能修行?”/p
  
  他不死心,任凭魂力的消耗,在木族的血域各方,再次搜查。/p
  
  依旧一无所获。/p
  
  “没有!”他犹豫良久,忽然想道:“天木大尊,在没有陨寂之前,烙印在血域的那些零碎记忆,我再查看一番。希望能够从中,找到一点和聂天有关的蛛丝马迹。”/p
  
  “咻!”/p
  
  他的魂念,如一滴滴水珠子,落入血域高处,那一片片绿莹莹,被天木大尊烙印下知识的树叶。/p
  
  木族第一位族人,传言因生命古树而诞生的天木大尊,烙印在树叶内的一段段记忆,被原木大尊通过魂念,细密地查探着。/p
  
  ……/p
  
  无尽血海。/p
  
  聂天的灵魂念头,凝做一簇幽魂,尝试着,步履艰难地,向血海深处,那释放着生命本质的源头而去。/p
  
  此地,和木族的血域,截然不同。/p
  
  原木大尊若是在此,就会发现组成这无尽血海的,乃数不尽的,晶莹的精血,而非木族血域的一片片树叶。/p
  
  在这无尽血海中,每一滴精血,都蕴含着最纯粹的生命能量!/p
  
  他要是能过来,马上就会明白,聂天的血脉源头,和他们木族的血域,有着本质上的不同!/p
  
  聂天血域的血海深处,有一束束生命流光,激射向八方。/p
  
  而聂天的那一簇幽魂,则是,在时不时地,被生命流光穿透。/p
  
  穿透霎那,便有一股关乎生命力量的知识,强行灌注进来,可很多都玄奥莫测,没办法理解真谛。/p
  
  “生命,生命血脉,源头便在血海深处!”/p
  
  聂天灵魂意识凝做的那一簇幽魂,努力很久,发现很难继续接近。/p
  
  因每接近一点,他被生命流光穿透时,灵魂都承受剧痛,有种就要魂魄溃散,被遣送回躯身的可怕感。/p
  
  最重要的是,越接近血海深处,那些生命流光所含的生命真谛,就越深奥,压根没办法去理解。/p
  
  “趁着精血还没有燃烧殆尽,趁着犹有余力,还是力所能及地,感悟能得到的生命秘术!”/p
  
  一下定决心,他的那一簇灵魂意识,终不再白费力,就原地顿住。/p
  
  他放开心灵,并以自身的灵魂,发出呼唤,“我聂天,为八阶血脉,我寻求我八阶血脉,能修习的血脉秘术。我渴望,知道我的生命血脉,究竟是什么来历。我渴望,得到我本应该得到的东西。”/p
  
  “咻!咻咻!”/p
  
  生命流光,一束束地,从血海深处飞逝而来。/p
  
  流光如电,由聂天的那一簇幽魂逝过,飞走霎那,便有一段段新的,他灵魂能瞬间明悟的记忆遗留下来。/p
  
  “有了!”/p
  
  聂天魂影骤然剧烈晃荡。/p
  
  ……/p
  
  /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