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醒转

  死域上,原木大尊突然睁开眼睛。
  
  他的灵魂意识,从木族血域归来,神色依旧困惑。
  
  “没有,天木大尊留下的印记,绝没有一点,和人族有关的东西。”他皱着眉头,喃喃道:“天木大尊的时代,人族……还被我们奴役着。那时候,连人界都还没有被开辟,他又岂会在人界,和人族女子有牵连?”
  
  “不是天木大尊。血域中,也没有聂天的气息,那就意味着眼前的混血者,血脉的源头,非我木族!”
  
  一念至此,原木大尊看向聂天的目光,就变得冷幽森寒。
  
 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!
  
  身为一个外人,聂天能修行木族的天木重生术,还能得到一截截和木族息息相关的树枝。
  
  这些异常,突然就令原木大尊,本能地厌恶起来。
  
  “哦?”
  
  旋即,他便仰头,看向他气血海之外,严阵以待的裴琦琦和储睿。
  
  他咧开嘴,低低一笑。
  
  裴琦琦和储睿两人,如临大敌,也紧张到了极致。
  
  “怎么办?”裴琦琦以眼神询问。
  
  储睿眉头深锁,无计可施,“距离太近,他又是先苏醒的那一个,他要是痛下杀手,我们……根本没办法抵御。”
  
  裴琦琦头痛不已。
  
  原木大尊的气血海,想要彻底洞穿,都非一时半会能实现。
  
  在此期间,原木大尊要是下手,如今处于魂游血域状态的聂天,拿什么来抵挡?
  
  “一个外人,不是我木族血脉的外人罢了。”原木大尊低声,以木族的语言,自语了一会儿,慢吞吞地从端坐状态站起,他再看聂天时,眼中便溢满森寒了,“我探索的气血,还被炼化了,你还趁机踏入你的血脉源头。”
  
  “嘿嘿,世间的好事,总不能被你一人独占了。”
  
  这般说着,他五指如钩,突抓向七十二根树枝凝成的,那嫩绿色的光幕,要将生命古树的一片片树纹,给抓出来,或撕裂那庇护聂天的光幕。
  
  其血一动,再没有一丝一毫的草木能量,从他体内流失。
  
  不论是圣灵树,古木衍生阵,还是别的,都无法通过他,来汲取草木之力。
  
  “血脉,精气回涌。”
  
  只见丝丝缕缕,逸入古木衍生阵,还有下方聂天草木圣域,被圣灵树吸纳的草绿色能量,突地凝做晶莹的绿色光珠,一一飞出。
  
  那些,本就是原木大尊,先前刻意释放的力量。
  
  他若是放任不管,从他体内游历出去的能量,自然会被慢慢熔炼,成为聂天草木圣域内,圣灵树的一部分,成为古木衍生阵的运转之力。
  
  他本以为,聂天体内的血脉,和他木族的血脉,为同一源头,才会放任部分气血,被抽离,去助聂天一臂之力。
  
  此刻,那一缕缕落入聂天的草木圣域、圣灵树,还有古木衍生阵的力量,又被他重新征集。
  
  草木能量,像是一滴滴的绿色光珠,就在古木衍生阵内部排列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绿色光珠相互融合,瞬间成为一绿莹莹的光球。
  
  光球蠕动着,再一次变幻,则是成为原木大尊的一具分身。
  
  就这样,出现了另外一个,连一米都不到的原木大尊。
  
  他就这般出现于古木衍生阵的阵法内部,就在聂天头顶处,悬浮着,低头俯瞰着聂天,神色不善。
  
  “动手!”
  
  储睿再也按耐不住,又发动九天星落,从八方汇聚流星,轰击原木大尊的气血海。
  
  “虚空震裂!”
  
  裴琦琦全力激发血脉,动用空间异力,绽放出那条空间缝隙,划向包裹着死域的绿莹莹气血海。
  
  他们都看出来了,原木大尊要对聂天不利,便没办法继续静观其变。
  
  “来得及吗?”
  
  原木大尊的本体,在古木衍生阵之外,冷眼望着储睿,望着裴琦琦,神色冷硬:“聂天太特殊,他若活着,各族都会寝食难安!”
  
  其分身,突然落向聂天头顶。
  
  势若利剑!
  
  “呼!”
  
  也在此刻,聂天吐出一口气,幽幽醒转。
  
  绚烂的星辰光幕,从聂天的星辰圣域内怦然而出,那一株神秘莫测的天星花,似猛地膨胀开来。
  
  那一具,以原木大尊的气血,凝结的分身,踩向聂天的两脚,蹬在星辰光幕上。
  
  星辰光幕突然扭曲变形!
  
  如重山压顶的力量,轰然而出,连天星花的光芒,都暗淡了一点。
  
  从无尽血海归来,还有些迷惑,还在回味新收获血脉秘术的聂天,被原木大尊的那一分身的力量,终于给彻底惊醒。
  
  “原木大尊!一具,以气血凝结的分身?”
  
  只看一眼,聂天便清楚了局势,他大手一挥,一缕缕生命气血,注入那七十二根树枝形成的古木衍生阵。
  
  生命气血,融入那一片片生命古树的树纹内。
  
  绿色光幕骤然绽放出夺目光芒!
  
  “嗤嗤!”
  
  一截截树枝,从下方坚硬的石地飞出,如虹芒,贯入了原木大尊的那一具分身。
  
  “区区一具分身而已,还是少许气血凝结的,也想伤我?”聂天以嘲讽的眼神,看了一眼原木大尊,道:“既然你那么大方,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
  
  话音一落,他便发动生命汲取。
  
  那一具,被树枝贯穿的原木大尊的分身,如被燃烧的蜡烛,很快就溶解了,一眨眼,就变成新的绿色光珠。
  
  光珠一滴滴落下,被圣灵树吸纳,在聂天的草木圣域内,成为了最基础的养分。
  
  忽然间,原木大尊就发现,他再也没办法联系上,从他体内游离出去的,属于他的一丝丝气血之力。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外界的裴琦琦和储睿,眼睛一亮,齐声惊呼。
  
  在裴琦琦和储睿合力,连番轰击原木大尊的气血海,逼原木大尊不得不调转血肉之力,和两人抗衡时,聂天发动了碎星印记内记载的秘术。
  
  “星烁!”
  
  一霎那,聂天直接从古木衍生阵中脱离,和木族的这位原木大尊,保持了数十里的距离,而且人已出现于死域上空,并在迅速地,和裴琦琦、储睿接近,以免原木大尊再一次,向他下手。
  
  那一根根,烙印着生命古树树纹的树枝,则是一一飞去,追随他而来。
  
  “你,究竟去了何处?”原木大尊瞪着他,“你的血脉,和我木族并不相关!我在我木族的血域,没有嗅到一丁点,和你聂天有关的气息!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