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生命血轮
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遮蔽死域的,来自原木大尊的气血海,陡然一收。
  
      散逸着漫天生机,充盈着熠熠绿色神光的气血,被那原木大尊如海纳百川般,吸入体内。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的躯身,陡然胀大开来!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无数翠绿色的树纹,鱼儿般游弋在原木大尊体内,他就像是一株参天巨树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极快地生长着。
  
      “古木蔽天!”
  
      随着他的一声嘶吼,这位木族大尊的躯身,似化作木族传说中的生命古树。
  
      一片片嫩绿色树叶,以他的晶莹鲜血缔结,从中传来的气息,似能滋养万物。
  
      脚下,那早已枯竭了天地能量,死了的域界,竟被他气息催发的,像是要焕发出新的生机。
  
      节节攀升的聂天,生命血脉都敏锐嗅到,有一股生机,如注入死域。
  
      “没用的,你释放的气血之力,即便令死域再生,催生出来的,依然只是花草树木。”聂天嗤笑一声,“你,是没办法,再造生命的!我所说的再造生命,指的是,有血有肉的高智慧生命种族!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巨震,喝道:“创造生命种族,这是唯有生命古树,邪冥族的冥河,方能达成的神迹!”
  
      “哦?是么?”聂天摇了摇头,说道:“看来你的消息比较闭塞,不然的话,你应该听说过一点传言。”
  
      他所指的,是在火灵域时,以自身精血,加那一簇火种,将炎族的始祖——聂炎,给成功缔造而成。
  
      以躯身,仿照生命古树形态的原木大尊,突然出手。
  
      一条条墨绿色的枝干,如能洞穿金铁,向储睿、裴琦琦,还有聂天,一起飞射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血脉秘术,生命血轮!”
  
      一滴滴晶莹如宝钻的精血,被聂天从心脏剥离,他将他在无尽血海中,刚参悟的一种血脉秘术,给施展出来。
  
      滴滴精血,挥洒开来,环为一血光熠熠的轮圈。
  
      轮圈一成,他体内浓郁的血肉精气,还有草木精气,齐齐汇聚入内。
  
      血肉精气赤红,草木精气翠绿,两种能量混杂在血轮之中,猛地看去,竟然和太始天宗游奇邈的阴阳混天镜略有些相似。
  
      “生命血轮!轮转!”
  
      更浓郁的血肉精气,草木精气,疯狂灌注向血轮,那巨大的血轮,缓缓转动开来。
  
      “啊!”
  
      具备空间血脉的裴琦琦,反倒是率先失声惊呼,她手中的界宇棱晶,骤然绽放出异芒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瞬间远离。
  
      拉开数万米,裴琦琦心脏的急剧跳动,异常的气血动静,才堪堪平复下来。
  
      她远远地,看向被聂天以精血激发,在死域上空转动的血色轮盘,眸中流露出惊异之色,“生命血轮?先前没有见他,施展过这样的血脉秘法啊?莫不成,就是不久前,从他血脉对应的血域中,领悟出来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咚!咚咚!咚咚咚!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的心脏,骤然激烈跳动,异乎寻常地快速。
  
      他本欲动用的,几种木族的血脉秘术,被迫全部停止。
  
      轰然一声,他那幻化出来的生命古树形态,就被打回原形了,又成为那英俊孤傲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他下意识地摸着胸口,“我的心脏,竟然,竟然不听从我指唤的胡乱跳动!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胡乱跳动,而是……”聂天咧开嘴,又一次大笑起来,“生命血轮,共鸣!”
  
      “咚!咚咚!咚咚咚!”
  
      一声声,频率和原木大尊一致的心跳声,从聂天心脏中,跳动开来。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一注意,就突然明白过来,原来他的心跳,居然是随着聂天的心跳而跳动!
  
      聂天那不正常的心跳节奏,完全打破了他的血脉运转方式,让他没办法维持幻化生命古树的形态。
  
      他后面要动用的,好几个血脉秘术,也都没办法施展。
  
      “停!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一惊,指尖草木精光辉煌,不时点向心脏,要截断和聂天的连系,要将聂天可能渗透进来的力量,给立即清除。
  
      “嗤嗤!”
  
      一束束草木精光,在心脏中飞逝着,他一遍遍地洗涤自身脏腑。
  
      然而,那种异常的,非他常态的心跳声,还是没有停下来。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终于生出不安,“聂天,你的血脉源头,究竟是什么?为什么你的血脉秘术,你的心脏跳动,能影响我?”
  
      “可能是因为,你是木族族人吧。”聂天沉静地,在死域上方伫立着,“木族的血脉,和草木精气有关,你们的诞生,依托于生命古树的馈赠。你们的血脉进阶,需要生机勃勃的域界,如木灵域,你们要采集植物花草中的力量,方能强大自身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木族血脉,虽由生命古树而来,可在本质上,只是生命血脉的一个分支罢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一开口,原木大尊从暴躁状态,忽变得安静。
  
      储睿,还有裴琦琦两人,本来还想继续动手,合力围击原木大尊,却在突然间,也都愣住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是很明白。”原木大尊沉声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或许,我们的确应该好好谈一谈。”聂天犹豫了一下,对裴琦琦还有储睿说,“暂时休战,我想这位木族大尊,内心困惑没有消除前,应该不会再乱来。还有,我们和木族,和那些灵界的种族,并不是非要拼死争斗。”
  
      储睿道:“是他们率先挑起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聂天答了一句,对原木大尊说:“我希望你,也能冷静下来,让我们重新谈一谈。这趟,我或许能够给你一些启示。我在我血脉对应的血域中,确实获得了一些东西,不知道和你们木族的生命古树,有没有关系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讶然。
  
      须臾后,他点头,道:“好,你来,我保证不会再动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我们?”储睿征询。
  
      “就在原地好了。”聂天心神一动,那生命血轮就漂浮在他和原木大尊之间,他以血肉精气和草木精气,去维系着生命血轮的转动,又一次飞落到死域,旋即说道:“有没有发现,我这奇异的血色轮盘,对你的血脉,有很强的克制力?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冷哼一声,说道:“只不过是第一次碰到,能影响我心脏跳动,影响我鲜血流动的秘术罢了。待我缓过神,考虑透彻了,必然有解决的办法。”他是不肯服软,不肯承认自身血脉,被那血轮压制的。
  
      “我相信,你定然能找到解决办法,不过血脉的克制,还是会存在。”聂天不在意地笑了笑,“就好比我这截骨头,会让古灵族、妖魔、邪冥和骸骨族族人,都本能地颤栗一样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仔细感应。
  
      那截,来自于星空巨兽的骨头,还有那血色光轮,他都以血脉体悟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那截骨头,还有那轮盘,隐隐约约间,都能制衡我的血脉。”原木大尊深吸一口气,“那截骨头,来自于星空巨兽。在始源时代的灵界,星空巨兽才是真正的霸主,捕抓生灵,狩猎万物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星空巨兽的血脉气息,令我本能地,觉得恐惧不安,我能理解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你释放的,由你的一滴滴精血缔结的血轮,竟然能压制我的血脉,令我心跳异常,我是很难理解的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突然道:“一直以来,我都称呼我的血脉,为生命血脉!”
  
      “生命血脉?和生命古树齐名?”原木大尊眉头一动,“我们木族内部,称呼我们的血脉,都是木族血脉,而非生命血脉。别的高等级生灵,称呼我们的血脉,也是木族血脉。我们自己,都不能以生命血脉自称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敢自称,或许是因为木族始祖,那位原木大尊都明白,你们的血脉,只是生命血脉的一个分支罢了。”聂天轻声一笑,“有血有肉的生命,为一种生命,譬如各大种族,可齐天藤一类的异物,虽没有血肉,依然具备智慧,难道不是生命的一种?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愕然,“你的意思?”
  
      “生命的形态,是多种多样的。”聂天思索着,眼睛深邃,仿佛在此刻闪烁着智慧的光芒,“古灵族、各大异族,都是生命种族,包括死气缭绕的骸骨族,还有人族天尸宗炼制的天尸,都能算独特的生命种族。奇花异草,有智慧的,天养级至宝,如齐天藤,天魔藤之类,也算作生命的一类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的血脉源头,对应着的,可能是生命本源,所以我的血脉能称呼为生命血脉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木族的血脉,或许也能称作为生命血脉,然而,并非完整的,真正意义上的生命血脉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脸一冷,“你的意思,你的生命血脉,凌驾于我们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么说,你肯定不愿相信,也不会接受。”聂天笑了笑,“可事实,应该就是如此!同样都是生命血脉的话,我的血脉,更为纯粹高级。我的生命血脉,能助我凝炼血肉精气,也能吸纳草木精气。”
  
      “正是如此,不论是圣灵树,齐天藤,都会主动亲近我。我一朋友体内的共生花,一心要窃取我的血脉,因为我的血脉代表着生命的本源!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