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更高级的血脉!
“生命本源!”
  
  原木大尊轻啸,神色惊异,似难以体悟其中玄奥。
  
  “不错,就是生命本源的气息。”聂天给予肯定,“我的生命血脉,从血统上来看,或许要更为纯正!我,和你们木族的始祖天木大尊,并没有什么瓜葛。不过……”
  
  “不过什么?”原木大尊道。
  
  “缔造出天木大尊,被你们所有木族族人,视为血脉源头的生命古树,兴许和我的等阶,方才为一致。”聂天喝道。
  
  原木大尊轰然一震,“怎么可能?这,这怎么可能?”
  
  聂天沉默。
  
  在那无尽血海,他的那一簇幽魂,尝试着接近血海深处生命本源时,被一束束生命流光穿透幽魂。
  
  其中,有一束生命流光,便烙印着一幕幕奇诡画面。
  
  在那画面中,他似化作一株擎天巨树,于不同的星域漂泊着,为一个个域界,带来了生机。
  
  灵界,诸多本死寂的域界,就因为他化作的巨树,变得郁郁苍苍,变得生机勃勃。
  
  不仅如此,他化身的巨树,于很多新奇的域界,还衍生出神异的植物,齐天藤,圣灵树,皆和他化作的巨树,有着渊源。
  
  那一株巨树,在他的感觉中,就是生命古树!
  
  无尽血海内,一束生命流光中,烙印着生命古树的记忆画面,这意味着什么?
  
  意味着,被木族视为血脉源头,缔造者的生命古树,曾经和他一样,也踏入到那无尽血海。
  
  只因生命古树足够强大,它才能够在无尽血海内,将它来过的痕迹留下!
  
  甚至,聂天觉得那一束束穿透他的生命流光,有几种玄奥莫测,暂时不能理解的秘术奥诀,也是生命古树刻意留下。
  
  可惜,他现在还参悟不透。
  
  “我的血脉,对应的血域,有你们木族那一株生命古树的痕迹。”沉吟半响,聂天才解释,“它能进入那血域,就说明它和我才是同一等阶。至于他缔造的,你们木族的族人,还有天木大尊,进出的血域,应该只是它本身。”
  
  “轰!”
  
  原木大尊因聂天一席话,脑海轰鸣,有千万绚烂的魂念,时而交织,时而解开,异辉璀璨。
  
  “我族的血脉源头,为生命古树,它……我们都知道,有智慧,有独立的意识。”
  
  “既然,它也是另外一种独特生灵,那么它因何而来?它也有自身的血脉源头,它的血脉源头,就是生命本源吗?”
  
  “它缔造出天木大尊,我木族的第一个族人,才导致我们木族族人,所有的血脉源头,我们的血域,隐隐为它的形态?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一连串的杂念,在原木大尊的脑海掠过,他窃窃私语,很多想不通,参悟不透的东西,似渐渐变得清晰。
  
  与此同时。
  
  聂天也因为他的一番自语,深受震动,突然想到:“如果是这样,那位被我缔造出来,以我的生命精血凝炼出血肉的炎族始祖——聂炎。他,还有他以后的子嗣后代,炎族的族人,其血脉源头,是我?还是那一簇神火?”
  
  如有一束束灵光,在他脑海飞逝。
  
  “血域,血脉源头,难道是树杈般的结构?若无尽血海为生命本源,则是一棵树的树干,生命古树,还有我,只是连接那枝干的一截树枝。生命古树代表的树枝,又有分叉,有更多小的树枝,木族,便是那些更小的树枝?”
  
  聂天一头乱麻,越想越糊涂。
  
  死域外。
  
  储睿和裴琦琦两人,远远观望着,看到他和原木大尊皱眉深思,分明没有再起冲突的意思,也就放下心来。
  
  许久许久以后。
  
  原木大尊从沉思中幽幽醒转,“聂天,你如何证明,你在你的血脉源头,看到或感知到,我木族那一株生命古树的印记?你说你的血脉,凌驾于我们之上,和我们的缔造者同级,又怎样证明?”
  
  “其实,我并不需要证明什么。”聂天一笑,“我能修行你们木族的法决,齐天藤,还有圣灵树这类木属性的天养级至宝,都会青睐我,已能间接说明很多问题。更多的东西,我无法证明,兴许需要找到那一株生命古树的幼苗,才能更好去证明。”
  
  “幼苗?你,你说什么?”原木大尊又是一惊。
  
  “你们木族的生命古树,不是有一株幼苗吗?”聂天很诧异,“那一株幼苗,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,扎根在一位擎天巨灵的眼瞳中。它还在生长着,还结出了生命之果,我还摘了下来,用来增进我师父的寿龄极限呢。”
  
  此言一出,原木大尊陡然激动,他失控地,一把抓住聂天的肩膀,“你说的,是真的吗?真的有一株生命古树的幼苗?”
  
  “齐天藤被法拓带回,难道没有和你说过?”聂天反问。
  
  原木大尊神色僵硬,“齐天藤,素来不喜欢我,它被带回以后,也是被法拓,还有别人照料着,将种子给结出来,与我并没有交流。”
  
  “哦。”聂天缓缓点头,冷淡地说道:“看来,你很不得人心啊。”
  
  原木大尊哼了一声,“生命古树幼苗所在地,在何处?”
  
  “你去问法拓吧。”聂天皱眉,“不过呢,你即使问了法拓,也未必能找到。说来奇怪,连接那异地的空间缝隙,是不断游弋变幻的,极难探察。我的血脉特殊,和那一株生命古树的幼苗,因源头一致,或许还能容易找一点。”
  
  原木大尊沉默不语。
  
  聂天刚刚的那番话,深深震撼了他,令他一时间消化不了。
  
  然而,如果聂天所说是真的,聂天的生命血脉和那一株缔造出他们木族的生命古树,对应着同样的血脉源头,以这层关系来算,他们所有的木族族人,在辈分上,在血脉等阶上,都要弱于聂天。
  
  ——虽然总的血脉源头一致。
  
  “叮铃铃!叮铃铃!”
  
  裴琦琦手腕上,银色的手环,传来急促的脆响,分明为示警的声音。
  
  裴琦琦黛眉一蹙,一缕灵魂意识,就逸入其中,解析那示警的声音。
  
  “嗯?”同一时间,储睿眉梢一动,仿佛也在裴琦琦之后,收到了什么紧急的消息,略一查探,就骤然变色。
  
  聂天一头雾水。
  
  旋即,他看到还在思考着,要怎么处理血脉同源一事的原木大尊,暗绿色的瞳孔深处,也忽有一束束翠绿色光烁,倏地明亮了一下,好像也通过什么途径,获知了很轰动的消息。
  
  “你们,都收到了什么消息?”聂天迟疑了一下,看了看原木大尊,又仰头,瞄向裴琦琦和储睿,“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?我们和那些古灵族、异族的战斗,有大变故了?”
  
  “我先回一步!”原木大尊暴喝。
  
  话音一落,这位木族的大尊,裹着气血海,骤然从死域飞离。
  
  “要不要我送你一程?”裴琦琦道。
  
  “不必!”原木大尊冷哼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他的气血海,带着他瞬息间,就远离死域,远离聂天所在地。
  
  有关血脉本源,生命血脉,还有生命古树的许多疑惑,他还没有解开,就亟不可待地,匆匆忙忙撤离。
  
  “怎么了?”聂天奇道。
  
  “从你们碎星古殿防线,撤离的血斧大尊,还有骸骨族的枯骨大尊,向他们木族发难了。”裴琦琦解释,“原木大尊抵达时,他受你身上气血激发,似流入一缕缕力量,入你的圣域,助你战力飙涨。”
  
  “在妖魔族,还有骸骨族眼中,身为盟友的他,如此做为,已经违背盟约了。”
  
  储睿一脸幸灾乐祸,“妖魔族和骸骨族,两位大尊出头,向木族下手,还将刚刚归来的法拓,给囚禁了。法拓,乃木族现任族长生木大尊的血脉后裔,妖魔族和骸骨族这么做,势必引发他们内部激烈冲突。”
  
  “被妖魔族和骸骨族,禁锢的,竟然是法拓?”聂天一怔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