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你算什么东西?
    涤魂源液,还有魂晶,游奇邈从墟界归来,兑现了承诺,的确交给了裴琦琦。
      聂天在七星界海苦修,裴琦琦离去前,又将涤魂源液和魂晶,全部都转交给董丽,由董丽保管,也由董丽去安排。
      因聂天的境界,只是圣域,暂时用不着涤魂源液,他也没刻意询问涤魂源液的流向。
      忽然间,通天阁的商砾,说起了涤魂源液,还将涤魂源液的效果,仔细解释了一番,令聂天瞬间不爽了。
      商砾犹在夸夸而谈:“太始天宗的游奇邈,以涤魂源液冲击神域后期,一旦成功,后果难料。”
      “还有幽影会的蒋塬池,上官植,碧霄宗的宋澈泉,太始天宗的段弘文,这一位位神域者,并没有参与通天星域的战役。这些人,如果都借助涤魂源液,一一将境界突破,那么我们人界的格局,势必大变。”
      他停顿了一下,神色担忧地,望向梵天泽、储睿等人,轻叹一声。
      在场的众多强者,因他的一席话,从激动兴奋状态,渐渐冷静。
      连梵天泽、储睿,都眉头深皱,似平添了烦愁。
      季苍、屈奕一类人族巅峰炼气士,皆不在人界,此刻若游奇邈、上官植那类神域者,纷纷宣告突破境界,对人族的局势来说,是好还是坏?
      毕竟,游奇邈、蒋塬池那些人,不久前还侵入碎星古殿,妄图将碎星古殿分刮掉。
      当巅峰强者,都不在人界期间,游奇邈如果跨入到神域后期,谁能限制他?
      还有蒋塬池,此人曾联合臌肶,于人族星域大肆杀戮,图谋不轨。
      “涤魂源液,我曾听闻过。”半响后,梵天泽吐出一口气,说道:“按道理而言,此物……非我们这一界能出现的。”
      “聂天,董家小姐。”商砾再次扬起声音,大义凛然地说道:“值此危难之际,你们从游奇邈手中获取的涤魂源液,望能利用起来。我们,需要更多的神域者,也需要更强的神域者!趁着古灵族,还有那些异族之间,内部有了争端,我们尽可能地提升一下力量,我觉得极其有必要!”
      聂天咧开嘴,嘿嘿一笑,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的建议非常好!”
      商砾眼睛一亮,“你也赞同?”
      “当然赞同。”聂天笑容愈发灿烂,“以涤魂源液提升战力,造就更多,更强大的神域者,对我们和古灵族、异族接下来的战斗有利,我为什么不赞同?”
      “那么,能否将涤魂源液……”商砾振奋。
      “有多少涤魂源液?”聂天扭头,笑吟吟地,询问董丽,“我算算看,我们这边能短时间冲击境界的,有血灵子,谢谦,还有俞素瑛前辈。莫前辈,成就神域的时间太短暂,怕是没办法利用涤魂源液。”
      “哦,尹行天前辈,什么都没索要,也在冲击神域了,涤魂源液暂时也不用。”
      “对了,玄清宫的韩清前辈,我也答应过,尽可能帮助她,去成就神域。涤魂源液,正好能帮助她洗涤灵魂,去冲击神域。”
      “我们这边,还有谁在圣域后期,或在神域,你正好帮我再想一想。”
      初始时,董丽也阴沉着脸,漆黑眼瞳中,散发着危险气息。
      待到他一开口,说出他们这边的情况,还有涤魂源液的用途,董丽眉头便渐渐舒展,嘴角逸出一丝笑容,“我觉得,殿内的大长老莫珩,也需要涤魂源液。大长老也说了,他可能要不了太久,就会归来了。”
      “呼!呼呼!”
      玄清宫的俞素瑛,呼吸急促,眼中绽放出异样神采,内心激荡不已。
      涤魂源液一事,她所知不多,经过那商砾的详细解释,她才明白涤魂源液有多么的宝贵。
      涤魂源液对她,对她小师妹韩清,都有莫大帮助。
      此刻,听聂天的意思,会利用从墟界带回的涤魂源液,帮助她冲击神域中期,帮助她小师妹韩清,去进阶神域,她如何不激动?
      “当初的决定,果真是明智的!”
      俞素瑛突然就觉得,和幽影域、碧霄宗、太始天宗分道扬镳,选择和聂天一道儿,真是她生平所做的,最正确的决定之一。
      “谢谦,血灵子,这些依附者,都会被馈赠涤魂源液!”
      别的高等级星域的强者,听聂天和董丽的交谈,一个个心痒痒的。
      “呃……”
      通天阁的商砾,眼看聂天和董丽,三言两语地,就将涤魂源液造就的人选,给点明出来,神色变得有些古怪,“那个,我觉得吧,涤魂源液如此珍贵之物,应该用在刀刃上。若能造就出,神域后期者,兴许才能扭转局势。”
      “你觉得?”聂天哑然失笑,眸光如利刃,“你算什么东西?我们差点付出性命,在另外一方天地,九死一生带回来的东西,如何去利用,我需要和你商量吗?”
      商砾脸色僵硬,“聂天,我这样提议,为的是人族的兴衰!”
  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聂天不怒反笑,“你是不是想,你商砾圣域后期修为,若得到涤魂源液,也可以顺利地突破神域?或者说,将涤魂源液分出一份份,交给四大宗门,大家商议后,看如何分配才好?”
  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商砾辩解。
      “你也打听清楚了,涤魂源液可不止我们有,太始天宗的游奇邈,才是占大头的那一方。”聂天懒洋洋地,掏了掏耳朵,似抠出一点耳屎出来,随意地弹向商砾,很傲慢地说:“你去找游奇邈,让那游奇邈将涤魂源液交出来,供你分配好了。”
      “反正那游奇邈,和幽影会、碧霄宗,不仅没有来通天星域助战,还曾经图谋不轨。”
      “你占了大义,正好能去声讨,趁着游奇邈破境时,顺理成章地下手。”
      聂天脸上的厌恶,眼中的嘲笑讥讽,一览无遗。
      有洁癖的商砾,侧过身子,躲过他弹过来的耳屎,冷声道:“游奇邈那边,待到局势稳定,自然是要其给个说法的!”
      “梵前辈,你能不能不要让这个蠢货,在这里大放厥词?”聂天再也忍耐不住,“他这样的人,为什么会被你们阁主,收为义子之一?你们通天阁的人,如果都像他一样不知所谓,我看和古灵族、那些异族的战争,都不用继续下去了。”
      同为楚源义子,和聂天向来不对路的赫连雄,都不会如商砾那般天真妄想。
      弥足珍贵的涤魂源液,商砾竟然觉得,为了人族的战力,该贡献出来,挑选最适合的强者,去造就神域,或冲击神域更高的境界。
      “聂天,你说谁是蠢货?”商砾冷道。
  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。”梵天泽头痛不已,猛地瞪了他一眼,袖口一挥,一睥睨众生的磅礴剑意,如牢笼般困住商砾,“你不适合待在这里了,回你的地方,好好反思反思。”
  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商砾就从众人眼前消失。
      “当初,我殿在死星海,和妖魔族血战过后,就有人暗地里,图谋我们的领地。”聂天仰头,望着商砾被带离的方向,说道:“妖魔族、骸骨族,和木族之间,突生争端,令我们能缓一缓。我们自己,如果由于商砾这样的家伙,也起了争端,那就有趣了。”
      裴琦琦淡漠道:“不知所谓的家伙。”
      “好了。”梵天泽干咳一声,“商砾修炼天赋非凡,只不过一根筋,脑子不太好使。聂天,他说的那番话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      聂天代表着碎星古殿,裴琦琦,能代表大半个虚灵教。
      五行宗的来人,和聂天的关系又极好。
      另外,依附于聂天的强者,数量庞大,愿意结交聂天,得到聂天好感的圣域强者,更是数量繁多。
      梵天泽当然不傻,如今和异族、古灵族的厮杀,可是发生在他们通天星域。
      任由商砾这般的二愣子搅合,令聂天心灰意冷了,早早从通天星域退离,引发大局变动,绝对不是他乐意看到的局面。
      “我其实和木族的法拓,有关一番密议。”聂天沉吟半响,道:“想来,有很多人也听说了,我们垣天星域的七星蓝海,实名叫做七星界海,能连接到另外一个,名叫墟界的天地。”
      “什么?七星界海,连接墟界?”
      “真的假的啊?”
      “除了灵界和人界,还有一个墟界存在?”
      在场的很多圣域强者,都是初次听闻,轰然变色。
      梵天泽点了点头,表示知晓墟界,知晓七星界海的存在,示意聂天继续说下去。
      “灵界出现巨变,古灵族和众多异族生存的域界,频临死亡。”聂天一边组织着语言,一边说:“要是古灵族,还有那些异族能够在我们的指引下,涌入墟界,去墟界找寻适合他们立足的域界,兴许能解决冲突。”
      “墟界那边,有冥魂族、魔族和白骨族,对灵界和我们人界始终虎视眈眈。”
      “涤魂源液,就是出自那边的冥魂族,而且在冥魂族那儿,应该还有不少,我们人界,还有灵界没有的奇珍异宝,或能帮助古灵族、异族强化血脉,或能助我们的域境,得到突破性的进展。”
      “七星界海,就是踏入墟界的一扇门,我们可以为他们敞开来。”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