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对峙
    人族内部,早有和异族私通先例。X23US.COM更新最快
  
      罗万象,就和邪冥族有来往,借助邪冥族的冥魂邪典,寻求神域后期的进阶。
  
      之后,证实罗万象不止是和邪冥族勾结,他和墟界的冥魂族族人,存在着更紧密的联系,还通过灵魂献祭,直接和千魂大尊建立了灵魂纽带。
  
      罗万象,可还是碎星古殿的副殿主,神域中期的强者。
  
      既然有罗万象,那么在人族内部,就可能还会出现别的叛逆,和那些异族在暗中,达成了秘密契约。
  
      “会是谁?”
  
      聂天脑海中,一个个名字闪烁而过,一时找不到答案。
  
      梵天泽和裴琦琦,看到数位大尊现身,就明白内部有叛徒。
  
      但他们不及多想,只是在认真考虑,眼前众多妖魔族、骸骨族、幽族大尊显现,要如何解决困境。
  
      嗜血大尊、通幽大尊、血斧大尊、枯骨大尊,还有骸骨族的白骨大尊,邪冥族的邪风大尊。
  
      其中,嗜血大尊、通幽大尊、白骨大尊和邪风大尊,都是中阶大尊。
  
      还分别是妖魔族、幽族、骸骨族和邪冥族,这四大主力异族的首领,发号施令者。
  
      诸多异族大尊纷纷降临,却不见木族的原木大尊,倒是法拓……还是被囚禁过来,似在告诉聂天,和他聂天有过接触的法拓,已经是阶下囚。
  
      “吼!”
  
      一声暴躁龙吟,从巨龙族那边领地,骤然响彻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古灵族,和什么人接触,也是你们能插手过问的?”一头比费利克斯,还有长数倍的巨龙,龙身为银白色,通体绽放出银色电弧,气势汹汹而来,“你们一同过来,是向我们兴师问罪的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近万米长的巨龙,绵延如山般的龙身,充斥着震天裂地的气势。
  
      不断有爆裂雷音,有一枚枚硕大雷球,似在他银灿灿的龙鳞内,被凝聚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斯科特!”
  
      邪冥族的邪风大尊,看到这头雷龙冲出,青幽的眼瞳深处,浮现出深深忌惮,“你不要忘记了,我们侵入人界之前,是有盟约的!”
  
      雷龙斯科特,血脉为十阶的高阶,其在巨龙族的地位,仅次于阿加斯和费利克斯的父亲——炎龙族的巴普蒂斯塔。
  
      巴普蒂斯塔,龙族血脉为十阶的高阶,即是炎龙族族长,也是现在巨龙族的首领。
  
      在巴普蒂斯塔消失之际,雷龙斯科特,就是巨龙族的发号施令者,他的脾气以火爆著称,他的雷霆血脉,恰是邪冥族族人克星。
  
      雷龙斯科特,或许不能压制嗜血大尊,骸骨族的白骨大尊,还有幽族的通幽大尊,可是对上这位血脉等阶相当的邪风大尊,却有着天然优势。
  
      邪冥族的太多血脉秘术,和灵魂有关,用在别的古灵族族人身上,效果显著。
  
      可一旦对上斯科特,这头暴躁的雷龙,就一点用没了。
  
      相反,斯科特的雷霆血脉,能够让每一个邪冥族的族人,都苦不堪言。
  
      一旦被这头老龙的雷霆血海淹没,邪冥族那些以御动幽魂恶煞,以魂力缔结的禁术、秘术,就全部失效,会被湮灭一切魂念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的事情,轮不到你们指责!”几乎同时,古兽族的金羽神雀,也盯着忽然出现的异族大尊,以尖锐的声音厉啸,她那金光熠熠的羽毛,仿佛即将变幻为箭矢,飞离翅膀,疾射向在场任何一位大尊。
  
      突然涌入的众多异族大尊,一看雷龙斯科特,还有那金羽神雀,流露出高昂战意,皆头疼起来。
  
      雷龙斯科特,金羽神雀,分别为目前巨龙族、古兽族的首脑,两个家伙脾气都极其差,且争勇好斗。
  
      在漫长的岁月长河里,在他们没有人族威胁时,于灵界和古灵族常有摩擦。
  
      斯科特和金羽神雀,都是他们的老对手,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位大尊,都有过一次,甚至多次和雷龙和金羽神雀战斗的经历。
  
      能殛灭气血海的雷霆之力,那一片片,能洞穿一切血肉的金羽,有多么的恐怖,他们都心知肚明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随后,一位位擎天巨灵,也站在查特维克背后。
  
      擎天巨灵,如一堵堵墙,将这方星空都填满。
  
      除古兽族的金羽神雀,不论是擎天巨灵,还是巨龙,每一个都庞大无比,就连妖魔族的嗜血大尊,血脉返祖之后,以形态来看,都远不能比。
  
      或许,从硬实力来看,眼前古灵族的顶尖强者,还不及那数位异族大尊。
  
      可光看气势,那些擎天巨灵、古兽和巨龙,一点都不逊色。
  
      “呃……”
  
      聂天讶然,他没料到古灵族族人,和那些突然而至的异族大尊,会剑拔弩张,大有一言不合,就大打出手的架势。
  
      “要不是古灵族,和他们之间,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联合,我们在通天星域的战役,早败北了。”裴琦琦唇角一动,有细微声音,聚集为一束音丝,传递而来:“古灵族和他们,在正式过来前,还有过数次小规模战斗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们之间的战斗,比我们还要频繁,如果不是灵界出现大麻烦,他们是没可能联手的。即使联手了,他们在进入通天星域以后,为了攻陷那一处区域,也有很多争执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且,战斗中,彼此不会相互救援,都是各自为战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以隐秘的音线,向聂天,稍稍解释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经她这么一说,聂天恍然大悟,终于明白眼前的众多大尊,分明比人族的顶尖强者,看着要有太多优势,为什么没能够在短时间内,将通天星域给攻陷,令通天阁被迫迁离,或服软割让域界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原木大尊呢?”查特维克东张西望,哼哼道:“我们,是因为木族的邀请,因为原木大尊做说客,才同意联手行动。你们,并不是说动我们的人,我们都认原木大尊,让他出来,我们要和他谈!”
  
      “原木大尊,不久前和这位……”嗜血大尊的一根指头,点向聂天,“和这位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,有过一番密议。我们觉得,原木大尊和我们在很多方面有了分歧,不再适合成为我们的中间人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族原木大尊,被围攻重创了。”法拓开口。
  
      聂天微微变色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!”查特维克一惊,“你们合力,围攻了原木大尊?木族大尊,被你们轰击重创,那木族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既然有了异心,被剔出在外,也没什么不可的。”嗜血大尊凶厉地说道:“木族的那位大尊,帮助这位星辰之子,害我族的血斧大尊,骸骨族的枯骨大尊,未能攻破碎星古殿的防线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确定,是原木大尊帮忙?”查特维克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位星辰之子,在疲累时,突然获得原木大尊的草木精血注入!”血斧大尊跳出来,吆喝道:“原木大尊的气血,我绝对不会弄错!他既然帮助人族,那么,不论是他,还是木族族人,都不配成为我们的一份子。”
  
      嗜血大尊舔了舔嘴角,冷酷无情地说道:“那么,等我们攻陷人族的天地,他们木族族人,也没有资格在人界,获取一片片,能适合他们立足的星域!木族,就继续待在灵界,陪着灵界慢慢去死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其余的异族大尊,显然达成一致,都在指责木族。
  
      法拓垂着头,连开口辩解的力量,都被剥夺。
  
      有灰白色的死亡之力,从那骨笼中,悄悄渗透出来,并一点点地,蚕食着笼子内部,他体内的气血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,即便骸骨族的强者不动手,那骨笼,都会令他慢慢死亡。
  
      “父亲,父亲不在族内。要是父亲在,眼前的古灵族大尊,定然会给父亲面子,会想方设法保住我。”法拓心中充满了悲凉,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和人族共存,是为了古灵族,还有那些异族,望能放下争斗,和平解决通天星域的种族血战。
  
      他不想看到,各族为了生存,在通天星域杀的血流成河,尸骨如山。
  
      可惜,很多的事情,不是他能够做主,也没有能够如他所想的那般,一步步地变化。
  
      “释放法拓。”
  
      雷龙斯科特,银灿灿的龙眼深处,有极度危险的气息,他“呼哧呼哧”地,吐着电光闪烁的龙息,“生木大尊,曾经救治过我。他的血脉后裔,我要保全下来!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