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矛盾
玄光羽和幽影会的蒋塬池,乃多年挚友,众人皆知。
  
  聂天当初在碧霄宗领地,大开杀戒时,虚灵教的玄光羽,曾吩咐祁连山,劝聂天和宋澈泉放下干戈,但却被聂天拒绝。
  
  后来,姬元泉拦截蒋塬池时,蒋塬池动用了兜天印。
  
  而兜天印,唯有虚灵教的神域者,才能炼制出来,本就是虚灵教用来惩治叛逆的器物。
  
  蒋塬池持有兜天印,就意味着他和玄光羽之间,有更深的联系。
  
  此刻,玄光羽撕裂一条空间缝隙,光明正大地,领着上官植、段弘文和宋澈泉三位神域者,忽然显现于此,更加说明了他和幽影会、碧霄宗、太始天宗,恐怕从始至终,都是一丘之貉!
  
  聂天,还有裴琦琦,因姬元泉的说法,都猜测出玄光羽不简单。
  
  可依然没有预料到,玄光羽不仅带来了上官植、段弘文和宋澈泉三位神域,还诱导了浮陆,引星空巨兽抵达此地。
  
  浮陆和星空巨兽,才是令聂天真正惊异之处。
  
  “浮陆中,那头潜伏着的星空巨兽,不是和碎星古殿早有默契吗?”梵天泽皱眉,“为什么你玄光羽,能让浮陆飞逝过来,能说动那头星空巨兽?”
  
  “你别管我是如何做到的。”玄光羽神色傲慢,“你只需要知道,我们人界的这场灾祸,我们能化解即可。”
  
  “你看看,浮陆飞逝过来,星空巨兽苏醒,以那些异族大尊,古灵族族人为食。呵呵,没有十阶巅峰的大尊,以眼前古灵族和异族族人,绝非星空巨兽的对手。”
  
  “想来,你们也猜测的到,便是十阶巅峰大尊,都需要出动两位以上,才能压制星空巨兽。”
  
  “可惜,古灵族和那些异族的至强者,都暂时不在。”
  
  “如此一来,这头潜隐在浮陆的星空巨兽,就能为所欲为了。灵界,本来也是我们人族的故土,我们耗费无数年时光,都没办法侵入。不过,待到那些古灵族和各大异族强者,都相继陨寂于此,灵界早晚都是我们囊中之物。”
  
  话到这里,玄光羽的脸上,写满了向往。
  
  “玄光羽!你私通异族,泄露我们的消息,一点都没觉得有错?”梵天泽眼神冷冽,一股撕天裂地的剑意,如刺破星穹的光芒,从他头顶飞出,“你最初的计划,是牺牲我们,令古灵族和那些异族大尊血战?”
  
  “我有什么错?”玄光羽轻声一笑,“没浮陆出现,古灵族和那些异族大尊,也会战斗下去。你们,之前不是被暂时忽略了吗?待到大战开启,等古灵族和那些异族大尊的厮杀结束,你们都可能依旧活着呢。”
  
  幽影会的上官植,阴柔地笑着,说:“你们应该明白,古灵族和那些异族,真正齐心协力的话,此时的人界,是难以阻止的。”
  
  “从他们弱点下手,分裂他们,让他们相互残杀,才是明智之举。”
  
  宋澈泉也道:“梵天泽,战争总有牺牲!为了人界的安稳,为了人族的胜利,你们不过是小小地牺牲一下,有什么不可接受的?”
  
  “你们看,现在的局势,是不是非常美妙?”段弘文嘿嘿一笑,“古灵族和各大异族,因浮陆中星空巨兽的苏醒,死伤惨重。困扰我们人族多年的问题,一下子就解决干净了,至于灵界的域界枯灭,过个千万年后,一个轮回结束,又会再次复苏。”
  
  “那时,我们人族就是灵界和人界的两边霸主,早就是最终的胜利者了。”
  
  玄光羽,还有他领过来的三位神域者,你一言,我一语的,好整以暇地笑谈着,似预谋许久的大计,按照他们的设想,一步步地实施了,令他们满心欢愉。
  
  “我真的好奇,好奇你们是怎么说动浮陆的那头星空巨兽的。”聂天道。
  
  “这一点,就恕我们无可奉告了。”玄光羽的态度,突然变得冷硬,“聂天,你先重创段弘文,又在碧霄宗伤了宋澈泉。蒋会长的一些谋划,也因你而失败,你别以为自己多了不起,要不是……”
  
  “玄副教主!”裴琦琦轻啸截断。
  
  玄光羽哼了一声,“你想说什么?”
  
  “幽影会的蒋塬池,以臌肶荼毒人族域界,你和他狼狈为奸,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?”裴琦琦眸中充盈着煞气,“以幽影会为首的三大势力,图谋碎星古殿,要取而代之,背后也有你在暗中支持吧?”
  
  梵天泽道:“玄光羽,你颠倒是非,不分黑白,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?”
  
  浮陆那边,古灵族和各方异族大尊,联手向星空巨兽攻击时,人族这边,也突然要爆发内部血战的架势。
  
  聂天沉默,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。
  
  玄光羽,蒋塬池,游奇邈,这三位人族的神域中期者,必有什么图谋!
  
  他们应该是同一阵线。
  
  以这三位的力量,一旦联手,很多事情都能做成。
  
  何况,游奇邈已在冲击神域后期,因涤魂源液的存在,他成功的可能性还极大。
  
  待到游奇邈跨入神域后期,在人族内部,各方巅峰强者消失之际,他,加上玄光羽,还有幽影会、碧霄宗、太始天宗的力量,想做什么事情,恐怕都很难有人阻挡的了。
  
  “他们引星空巨兽来此,真的是要解决人族的麻烦,重创那些古灵族和异族强者,就没有什么隐藏私心?”
  
  梵天泽和玄光羽针锋相对时,聂天不住地思考着。
  
  段弘文,还有碧霄宗的宋澈泉,在玄光羽和梵天泽争执时,阴冷的目光,如毒蛇的信子,不时地瞄向聂天。
  
  聂天沉着脸,一边苦思着,一边以生命血脉,感知着另一端的战斗。
  
  “呼!呼呼!”
  
  环绕浮陆的,灰色气旋,因星空巨兽的血脉驱使,其中蕴含的撕裂之力,骤然爆发。
  
  围攻浮陆的,众多的擎天巨灵,古兽和巨龙,因灰色气旋中的撕裂之力,突皮开肉裂,鲜血喷洒。
  
  “这种撕裂之力,和我动用浑沌乱流后,狂暴磁场的撕裂、扭曲之力,有很多相似之处。”悄然感知着,聂天总觉得那头潜伏着的星空巨兽,打破沉睡状态,苏醒以后变得不太一样了。
  
  “或许,通过它,能找到答案!”
  
  这般想着,提着那截星空巨兽骨头的他,又再一次凝结灵魂意识,没有去动用骨头,只是将意识集中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一道,隶属于他的魂念,利箭般,射入浮陆中。
  
  “你,还不离开?”
  
  星空巨兽无处不在的意识,顷刻间,和他再一次建立了联系,并略有些不满地,催促他,“这里,不是你应该久待的地方!”
  
  “你,因何而来,是被人主动唤醒的吗?”聂天询问。
  
  ……(https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