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刺魂
庞赤城渐渐远离。
  
  冥魂珠内,器魂的呼救声,似如利箭,穿透了聂天的灵魂识海。
  
  可聂天,却束手无策。
  
  “界门!”
  
  因灵魂震荡,识海汹涌翻搅,真魂都要溃散的聂天,轰然一震。
  
  他突然想到,阴灵教教主夺取冥魂珠,究竟要做什么了。
  
  要再次打开界门!
  
  通往墟界的界门,上一次开启,是五大邪神的推动!
  
  一旦给五大邪神,从冥魂珠的虚态古符挣脱,暴露在外,以五大邪神的力量和手段,合力之下,不需要借助裴琦琦的虚空灵族血脉,也能将界门再次打开。
  
  甚至,连唤醒撕裂巨兽,吞食血斧大尊、玄冥大尊,还有众多古灵族大君,为七星界海重新充盈能量,也是为了界门的开启。
  
  “界门另一端,有什么?”
  
  一念至此,聂天愈发惊惧不安,猜测镇守那一处的莫珩,兴许已经失败,或死亡,或被重创了。
  
  墟界那一边界门处,可能有数量庞大的冥魂族、白骨族和魔族族人,已在聚集,就准备通过界门,涌入人界天地。
  
  七星界海处于垣天星域,墟界那边的三大奇族,若侵入过来,最先沦陷的就是他名下的域界。
  
  “绝对不能容许千魂大尊的分魂,在我的眼皮子底下,胡作非为!”聂天怒道。
  
  “血脉!生命血轮!”
  
  一滴滴殷红的,宝钻般的精血,被聂天从心脏剥离,挥洒出来,顷刻间形成了一血光熠熠的轮盘。
  
  如赤红血日!
  
  “转轮!”
  
  生命血轮,缓缓旋动着!
  
  赤红色血光,从那血轮中暴射开来,一种压制众生血脉,令生命气息迟缓减弱的力量,随着那生命血轮的转动,滋生开来。
  
  “嗤!”
  
  一束束血光,竟从那生命血轮中,渗透到聂天的脑海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阴灵教教主施展的,对他灵魂识海产生影响,令其灵魂震动的力量,似在悄悄消退。
  
  与此同时,聂天和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和炎龙铠,都再次建立了联系。
  
  “回来!”
  
  他的真魂,向冥魂珠的器魂,发出召唤。
  
  “咻!咻咻!”
  
  一缕缕魂丝,由他眼瞳内飞射开来,像是看不见的线,一下子就缠绕向冥魂珠。
  
  他的魂丝,碰触冥魂珠的那一霎,他就敏锐地觉察出,有更多的,不属于他,也不属于冥魂珠的力量,同样缠绕在冥魂珠上。
  
  那股力量,阴寒,而又充满了韧性。
  
  “阴灵教教主,亦或者说,是千魂大尊的魂力!”
  
  聂天冷哼一声,灵魂识海中,一颗颗星魂陡然璀璨夺目,他那缠绕在冥魂珠上的魂丝,从无形,一下子显形,并明熠生辉。
  
  “唔!”
  
  黑玄龟陡然壮大,如一片漆黑的云彩,突然间淹没董丽。
  
  属于黑玄龟的力量,无孔不入地,渗透到董丽体内,似在激发唤醒董丽。
  
  “黑暗光轮!”
  
  董丽的声音,从那无边黑暗传来,旋即就见一轮,漆黑如墨汁的,黑太阳般的光轮,缓缓从那黑暗中漂浮出来。
  
  “哧啦!哧啦!”
  
  诸多阴灵教教主施加,用来蛊惑董丽的魂音,突然被黑暗之力挣断。
  
  董丽瞬间恢复清醒。
  
  “黑暗吞没!”
  
  重新执掌黑暗魔石的董丽,以黑暗魔石的力量,去催动那黑暗光轮,从那黑暗光轮中释放的黑暗之力,立即蚕食周边的光亮。
  
  就连阴灵教教主施展的,所谓的魂之暗幕,在那黑暗光轮之下,都似被黑暗吞没。
  
  魂之暗幕中,刻画着的,数不尽的灵魂法阵,全部都再不能运转。
  
  限制所有人灵魂的,异乎寻常的魂术,都起不到作用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那一枚,受阴灵教教主呼喊,一点点漂浮向他的冥魂珠,似突然摆脱他,一下子就重归聂天掌心。
  
  聂天二话不说,就将冥魂珠丢入储物戒,让其和眼前的阴灵教教主,不可能存在任何灵魂联系。
  
  “黑暗光轮,竟然是黑暗光轮,魔族中,黑暗魔族遗失的至宝,也是黑暗之王曾经的魔器!”
  
  阴灵教的教主,抬头看向那黑暗光轮,眸光深幽,似不敢置信。
  
  他很清楚,黑暗之王称霸墟界,统领魔族族人的时候,有多么的强悍霸道。
  
  出生于黑暗魔族的黑暗之王,打破了血脉的十阶极限,转动着黑暗光轮,所过之处,墟界一片片星空,化作永恒黑暗之地,成为所有黑暗魔族、黑暗生灵的乐土。
  
  黑暗之王陨灭后,黑暗光轮被黑暗魔族视为至宝,严加看护。
  
  可在他死亡后,老一辈的黑暗魔族,还有新一代的黑暗魔族,都无法动用黑暗光轮,发挥不出其恐怖威力。
  
  后来,黑暗光轮无故失踪,没人知道流失到何处。
  
  有一段时间,所有墟界的黑暗魔族,还有别的魔族族人,都在疯狂地寻找黑暗光轮,却找遍了墟界,都没感知到黑暗光轮的存在。
  
  谁能想到,这件黑暗魔族的恐怖魔器,会在人界,在一个人族女子手中?
  
  最不可思议的是,这个一身黑暗气息的人族女子,还能动用黑暗光轮,并且将黑暗之王的一只眼睛那块黑暗魔石,融入了体内,成为其黑暗魔力的源头!
  
  以一道分魂,取代了阴灵教教主的千魂大尊,在七星界海内,对人族,对眼前的几人,感到极其困惑。
  
  “一个,混杂着虚空灵族血脉的女人,一个能动用黑暗光轮,融合黑暗魔石的女人。还有一个,以一枚珠子,将天魂大尊五大麾下,我冥魂珠五大强者禁锢的家伙。”
  
  “人族的年轻一代,如果个个都这般出众,这么的不凡,那我墟界三大奇族,岂不是要注定败落?”
  
  “不可能!事实绝不是这样的!”
  
  千魂大尊的分魂,发出不甘心的怒吼,他那青色的眼瞳,巡视着四周,口中忽然发出模糊不清的音符。
  
  蛊惑魂音。
  
  七星界海上方,依附于聂天的那些虚域者,听到蛊惑魂音,率先中招。
  
  有不少虚域者,眼眸透出青幽之色,像是被千魂大尊的一丝魂念,夺取了意志,竟朝着聂天,还有裴琦琦、董丽三人杀来。
  
  他们明显已没有理智。
  
  “聂天!别杀他们,他们失去自我了!”岳炎玺急道。
  
  讲话间,他也一脸痛苦地,抱着头,在极力抗衡着,属于千魂大尊侵入的意志,“是千魂大尊,他的魂念,渗透进来了!”
  
  不消他多说,聂天就知道,这是千魂大尊的灵魂邪术。
  
  他,动用冥魂珠五大邪神的力量,也能以负面情绪,影响对手的魂念,令其或狂暴,或绝望,或恐惧。
  
  “千魂大尊,他才是罪恶源头。”
  
  裴琦琦又一次转动界宇棱晶,在那棱晶的一面中,千魂大尊的踪迹,异常清晰地,被照耀出来。
  
  很奇特,显现于界宇棱晶的千魂大尊,为虚幻透明。
  
  脑海处,本属于阴灵教教主的神魂,和他的模样已截然不同。
  
  其神魂,似彻底变了,变成了另外一种魂态,变成了另外一种模样。
  
  一个,由众多魂团聚涌的,奇异的灵魂体。
  
  那个灵魂体,第一眼看去,像是一大串葡萄,每一个葡萄,都像是一团灵魂,那似乎,才是千魂大尊的灵魂原貌。
  
  “聂天,阴灵教的教主,神魂被同化了,完全成了千魂大尊的模样。”裴琦琦轻声解释了一句,“不过,不管是阴灵教的教主,还是千魂大尊的分魂,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。”
  
  “都是敌人。”
  
  裴琦琦一截晶莹指头,瓷白瓷白的,扎向界宇棱晶内的千魂大尊。
  
  扎向葡萄般,千魂大尊的灵魂。
  
  “噗!”
  
  指头,轻易地洞穿界宇棱晶,刺了进去。
  
  如一串葡萄般的,千魂大尊的灵魂,那一个个魂团,突然被穿透了许多。
  
  还在始终蛊惑魂音的千魂大尊,骤然凄厉惨叫,一束束的青色烟雾,从那阴灵教教主眼睛、鼻孔飞逸而出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