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杀心!
极炎星域。
  
  “呼哧!”
  
  炎龙铠汹涌燃烧,汇聚炽烈炎力,打开一扇空间秘门。
  
  一霎后,聂天就穿过秘门,抵达那片异地。
  
  八头炎龙骸骨,一同朝向的祭台,残破斑驳,似烙印着太多岁月印记。
  
  “就是这里!”
  
  站在残破祭台中,聂天冷哼一声,将那枚冥魂珠取出。
  
  很多年前,他刚得到冥魂珠不久,就来到过这里,以八头炎龙的炽烈炎能,以祭台的力量,将冥魂珠洗涤炼化。
  
  那时,冥魂珠的残魂,都化作纯粹魂力,被他吸纳。
  
  这座古老的残破祭台,加上八头炎龙骸骨,点燃以后,能熔炼冥魂珠,净化其中的灵魂糟粕。
  
  虚态古符的奇妙,聂天同样是在这里,领悟出来的。
  
  这,就是聂天所选之地!
  
  “施手吧。”
  
  心神一动,阿加斯就以炎龙铠的形态,去抽离他体内的血肉精气,从他的火焰圣域中,吸纳炽烈炎能。
  
  漂浮着火焰铠甲,表面一条条火焰光线,依照着玄奥阵法运作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突然间,那八头炎龙骸骨,就像是被烈焰点燃。
  
  “咻咻咻!咻咻咻!咻咻!”
  
  从炎龙铠中,飞逸出八条火焰溪河,分别注入那八头炎龙的头骨中,令那八头死去的炎龙,似短暂获得了血脉生机。
  
  火焰溪河,沿着炎龙的骸骨,在它们红灿灿的骨身飞逝着。
  
  聂天凝神细看,能瞧见众多细长的火焰晶光,一闪而逝,如炎龙体内曾经存在着的龙筋,还有它们曾觉醒的血脉晶链。
  
  八条火焰溪河的炎力,威能,瞬间暴涨!
  
  “呼!”
  
  突然间,从那八头炎龙骸骨的龙口,就喷涌出炽烈火焰。
  
  火焰,都涌入那残破祭台。
  
  祭台中,此刻只漂浮着那枚冥魂珠!
  
  “主人,随着我血脉的提升,记忆的恢复,我终于能肯定一个事实。”阿加斯的魂念,在聂天脑海中响起,“那八位,我炎龙族的先祖,竟然都是十阶的血脉等阶!每一位的龙骨,历经千万年时光的侵蚀,都依然还充盈着力量!”
  
  “它们魂魄散了,可它们的龙骨,还是能承载最炽烈的炎能!”
  
  “我不知道是何人,收集了我炎龙族八位先祖的骸骨之身,在这里构筑了这座阵法。但我知道,这座阵法非常玄奥强大,妙用无穷!”
  
  阿加斯振奋地嚷嚷道。
  
  “什么?”聂天一惊,“八头炎龙骸骨,皆为十阶的炎龙?你们炎龙族,曾经那般强大吗?”
  
  “在更久远的年代,龙族的十阶血脉者,还是很多的。”阿加斯回应,“当然,这八位十阶的炎龙先辈,自然不是同一时代。我这趟
  
  回了圣炎山,也翻阅过龙族古典,想找些灵界域界能量枯竭的原因。”
  
  “灵界的变故,我倒是没找到原因,可却知道炎龙族的先辈,有很多龙骨的确失踪了,没有被请回圣炎山。”
  
  “看来,那些十阶的先祖,就是被弄到这里了。”
  
  阿加斯传讯之际,炽烈的火焰,将那斑驳的古祭台,已完完全全地淹没了。
  
  冥魂珠在滔天烈焰中,“嗤嗤”作响着,不断地溅射出火星子,似正被那些恐怖的烈焰焚烧着,变得越来越滚烫。
  
  “主人……”
  
  器魂的呜呼声,也开始在聂天的脑海响彻开来,他能清晰地感知到,器魂开始恐惧了。
  
  “不必担心,这座阵法的真正攻杀目标,是五枚虚态古符中的邪神!”聂天咧开嘴,杀气腾腾地说道:“再等等!等一下,我会将那五枚虚态古符,从珠子内弄出来。我想看看,此地的古老阵法,暴涨了无数倍的烈焰,能不能令那五大邪神屈服。”
  
  “噼里啪啦!”
  
  残破祭台异响连连,似连空间都在扭曲异变,汇聚于内的炎能,连聂天都觉得有些不适应了。
  
  “出来吧。”
  
  五枚,被他以各类力量缔结的虚态古符,随着他的一声呼喊,从那冥魂珠内,一点点地,就要漂浮出来。
  
  “嗷!嚎!”
  
  似预感到不妙,处于虚态古符内的五大邪神,激烈挣扎着,似在尽可能地,阻止那五枚虚态古符,从冥魂珠飞离。
  
  之前,五大邪神一直都在尝试着,挣脱虚态古符,从冥魂珠离开。
  
  这是第一次,他们主动地,坚持要留在珠子内。
  
  珠子,是一层天然保护,在烈焰还没有焚掉青冥空间,奇特的结界前,他们不需要承受烈焰的焚烧,还算是安全。
  
  一旦飞离珠子,他们就需要,以自身的力量去面对这一切了。
  
  五大邪神通过在墟界,聚涌了一部分残魂记忆,智慧分明高了很多,他们已本能地察觉到不妙了。
  
  “怂了?你们也知道怂?”聂天冷笑,“墟界时,你们聚集残魂,一个个意识复苏时,还对我张开了獠牙,那时可一点不怂啊!没有我,你们五个残魂夜鬼,能将在人界的零碎魂魄重聚,能再一次筑造出血肉?”
  
  “我让你们有了意识,给你们重造血肉,你们还敢违背我的意志?”
  
  “给我滚出来!”
  
  暴怒下,聂天的魂念,在那残破祭台内,不受影响地,去牵扯五枚虚态古符。
  
  “呼!呼呼!呼呼!”
  
  一枚接着一枚,五枚封禁着邪神的,由聂天各类能量和气血混杂,制成的奇特虚态古符,终于都从冥魂珠内,给他活生生地抽离出来。
  
  “嗤嗤!”
  
  斑驳的古老祭台中,炽烈的烈焰,竟
  
  毫无阻碍地,渗透向虚态古符,逸入那五大邪神。
  
  五大邪神,在虚态古符内,动弹不得。
  
  汹涌燃烧的火焰,一进入符文内部,那五大邪神就发出鬼哭狼嚎的凄厉惨叫,他们辛辛苦苦铸就的血肉之身,立即被焚烧起来。
  
  一起被焚烧的,还有他们的灵魂意志。
  
  “虚态古符,从这一方奇异天地参悟,这座残破的古祭台,炼化魂魄邪物的火焰,和虚态古符一点冲突都没,还能彼此相合。”聂天眼睛一亮,脸色却异常冰冷,“与其留着你们,关键时候捣乱,让我束手束脚,还不如……趁着你们被禁锢着,趁着你们还不够强大,没恢复巅峰,没将残魂邪念全部聚涌,一次性炼化你们。”
  
  “不能为我所用,那么,就去死!”
  
  “可惜了,可惜我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滴精血,为你们铸造血肉。可惜我,为你们聚集那么多凶魂残魂,助你们魂魄强大,养不活的白眼狼!”
  
  烈焰的焚烧,对那五大邪神,的的确确造成了伤创。
  
  而且是持续的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他抬手一抓,冥魂珠从祭台内,飞逝出来,落入他掌心,不再被火焰焚灭。
  
  “主人……”
  
  冥魂珠的器魂,传来心有余悸地气息,“这座祭台,能焚灭珠子内的青冥天地。这枚珠子,要是被炼化了,我也就随之消亡。”
  
  “你尽可放心,你乖乖听命于我,且融入我一缕灵魂本源而成,自然不会让你轻易死去。”聂天随口劝说一句,“我现在思量着,炼化他们五个不识抬举的东西,能否令他们的魂魄,成为最精纯的魂力。”
  
  “您的意思?”器魂不明。
  
  “既然要牺牲他们,他们没价值了,不如用来造就你。”聂天站在外面,看着受烈焰燃烧的五枚虚态古符,说道:“我记得,第一次来此,去炼化冥魂珠时,就催生出不少最精纯的魂力。”
  
  “你没有血肉,你的成长,只需要灵魂就足够了吧?”
  
  器魂立即回应:“的确是这样。”
  
  “那就好,要是他们的灵魂被炼化,凝做精纯的魂力,我看看能否转化给你,助你强大起来。”聂天摸着下巴,思索着,说道:“他们死了就死了,要是能造就你,也算物尽其用。”
  
  “就是有点可惜。”器魂道。
  
  “可惜什么?”聂天不明。
  
  “可惜的是,我即使得到他们死后的魂力,也没办法如他们那般。他们生前,曾为十阶血脉的巅峰大尊,只要残魂、记忆复苏,意识完全醒来,逐渐积累力量,就能恢复如初。我的路,要艰难太多,也不能保证可以达成他们任何一位的高度。”器魂颓丧道。
  
  “无所谓的。”聂天道。
  
  “不要!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