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求饶
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“不要!”
  
  “别啊!”
  
  劈啪作响的五枚虚态古符,内部不分先后地,传来五大邪神的尖锐魂音。【△網WwW.】
  
  从始至终,其实他们都可以和聂天灵魂交流。
  
  因为,他们的血肉铸造,源自于聂天的精血馈赠,他们一点点增强的魂力,也是聂天辛苦为他们聚涌而成。
  
  他们,虽并非诞生于冥魂珠,却是因为冥魂珠重获新生。
  
  之前,他们排斥和聂天进行灵魂交流,明明已洞悉人族语言,明明已具备智慧意识,偏偏装的懵懂,偏偏沉默。
  
  那是心有抵触。
  
  此刻,在那八头炎龙骸骨包围的残破祭台内,承受着烈焰焚烧,他们因聂天而重铸的血肉躯身,正被聂天这位造就者,毫不客气地伤害着。
  
  一并伤害的,还有他们的魂魄。
  
  他们终于有了恐惧。
  
  心神相通,他们能隐隐感觉出,聂天并不是开玩笑,不是说说而已,是真的准备牺牲他们,用来成全没有太多潜力,却更听话的器魂。
  
  由于被虚态古符限制了,加上他们的残魂记忆,未能在墟界全部聚涌,使得他们远没有恢复到巅峰血脉,所以他们其实没办法抗衡,这座奇异祭台内,越来越汹涌炽烈的炎能。
  
  不服软,就要被炼化,血肉和灵魂,都将消陨于此。
  
  他们还生出一种感觉,在这座祭台,被烈焰彻底焚灭后,他们的这部分魂魄意识,将会完完全全地消散开来,永不可能重聚。
  
  那就意味着,如果有人在墟界,将他们剩下一部分魂魄意识聚涌,也再难恢复他们。
  
  他们,也就永远不可能再成为自己。
  
  因此,终于恐惧了,终于意识到要真正死亡的他们,第一次主动怂了,纷纷向聂天透出求饶的念头。【△網WwW.】
  
  “嘿,现在求饶?”聂天咧嘴狞笑,“迟了!老子已经没有耐心,和你们继续纠缠下去了!你们五位,曾经是十阶大尊又如何?高阶血脉又能怎样?你们还真以为,我离开你们会怎样?”
  
  “待到有一日,等我的血脉跨入十阶,待到我的境界,突破到神域。你们冥魂族那些所谓的大尊,包括那什么千魂大尊,又能算什么东西?”
  
  “十阶大尊,我又不是没见识过!”
  
  “给我继续熔炼,焚灭他们的魂魄,炼化他们的血肉!不听话的,就是废物,白白浪费我的生命精血!”
  
  暴躁中的聂天,压根不顾五大邪神的求饶,向炎龙铠传达命令。
  
  “好。”
  
  炎龙铠简单回应一句,还是从他体内,抽离了生命气血,加炽烈炎能,融入八头炎龙骸骨,以更暴烈的炎能,注入那座祭台。
  
  “主人……”
  
  冥魂珠内的器魂,幽幽一叹,似想劝说什么,但看聂天如今的状态,最终什么都没有说。
  
  五大邪神绝望了,疯狂呐喊着,寻求他的宽恕。
  
  聂天充耳不闻。
  
  他也想明白了,要是不能彻底约束五大邪神,还不如尽早毁去,不然等再一次踏足墟界,给他们聚涌了剩余残魂意识,只会更麻烦。
  
  何况,他们还能成为千魂大尊,用来开启界门的钥匙。
  
  为了避免出现更多的麻烦,他决心诛杀这五大冥魂族的邪神,以他们的魂力,去成就器魂。
  
  “咔!咔咔!”
  
  那枚冥魂珠,随着五大邪神被熔炼,内部的青冥空间,似承受着巨大压力,要崩碎般。
  
  器魂顿时惊了,急忙叫嚷:“主人!停下,先停下来!”
  
  聂天愕然。
  
  “他们要是魂飞魄散,这枚冥魂珠,也可能不复存在,而我……也将失去栖息之地啊!”器魂慌乱了,“他们的魂魄,和冥魂珠是存在联系的,说他们和冥魂珠是一体的,也不为过。而我,才是外来者,是可有可无的。”
  
  “我灭亡了,冥魂珠还能存在,还能动用。他们要是被炼化,可能这枚珠子,就爆碎掉了,就再也没办法为你所用了。”
  
  聂天一愣,突冷哼一声,神色去抓。
  
  五枚虚态古符,极其听话地,“呼”地一下,就从那残破的祭台内飞离。
  
  “冥魂珠,一共有三枚,是我邪冥族的冥魂大尊,在灵界、人界,收集那五大邪神的残魂意识,炼制而成。”器魂缓缓地,说出聂天已知的奥妙,“冥魂珠,之所以分成三枚,就是怕他们灵魂聚涌,怕不好控制。”
  
  “只有分开来,三枚冥魂珠,都能轻易动用其奥妙。一旦融合为一,他们就会苏醒,有独立的意识,会不断聚涌力量强大自身,寻求苏醒,要成为自己。”
  
  “冥魂大尊,早知道这一点,所以制作了三枚冥魂珠。”
  
  “主人,是你令三枚冥魂珠融合为一,令他们重新以魂魄凝实。然后,你又以自身独特的生命精血,赋予他们血肉。”
  
  “我,其实才是多余的那个,我在不在珠子内,都改变不了什么。”
  
  “我,不算是冥魂珠的器魂,他们才是啊!”
  
  由一位九阶邪冥大君的残魂,糅合聂天一缕灵魂本源,诞生出来的器魂,幽怨而又无奈地,述说着事实。
  
  聂天想了一下,轻声叹息。
  
  原来,从始至终冥魂珠,都不需要什么器魂,因为每一枚冥魂珠内部,都是那五大邪神散落在灵界、人界的,三分之一的残念魂记。
  
  就是因为这样,随着冥魂珠吞没凶魂恶煞,还未蜕变的五大凶魂,反而越来越强。
  
  “要是第一枚冥魂珠,没有开始融合,他们的意识残魂没有聚集,我还能做为器魂,却约束他们。”器魂的讯念,充满苦涩,“我的能力,只能压制弱小时,很残缺的他们。我,只能在第一枚冥魂珠内,给予你助力,统御他们,为你效力。”
  
  “可冥魂珠的融合,又不可避免,从第二枚融入时,我就注定了,会被他们超越,会被舍弃掉。”
  
  “因为,冥魂珠本就是特意为他们造就出来的啊,我只是一个意外,一个短时间的过渡罢了。”
  
  器魂说出残酷的真相,聂天默默聆听着,久久不言。
  
  五枚虚态古符,就漂浮在他身侧,那依然被封禁的五大邪神,也能感知到器魂的悲凉感慨。
  
  五大邪神连哀求,都不敢发出,生怕打搅情绪发生剧烈波动的聂天,怕这个煞星,又不顾一切地,要炼化抹杀他们的所有努力,令他们再次陷入永恒的沉寂,却即便复苏,也再也成为不了真正的他们。
  
  “我该怎样做?”许久许久以后,聂天询问,他握着那枚冥魂珠,道:“怎样去做,才能对你更有益?至于那五个家伙,你不必理会。这枚冥魂珠,于我而言,价值也没太大。而且越往后,它能给我的帮助越小,所以你不必顾及。”
  
  此言一出,虚态古符中的五大邪神,又不安了。
  
  他们都密切地,感受着器魂的一举一动,细微的魂念波动。
  
  他们悄悄地,以聂天都无法感知的方式,向冥魂珠的器魂,散逸着求救的气息,希望器魂能劝说聂天,改变他们的命运。
  
  “不论他们说什么,如何承诺,都不能信任。”
  
  器魂斟酌许久,“我隐约觉得,只有他们曾经的主人天魂大尊,他们才会真正效忠。连现任冥魂族的族长千魂大尊,都难以约束他们,令他们宣告臣服。”
  
  “这样的话,若能参悟冥河内的真谛,知道天魂大尊的奴役魂灵秘术,施加到他们的灵魂本源之中,才能根本性地,解决问题。”
  
  “说白了,就是以天魂大尊的魂术,掌控他们魂源!”
  
  “主人,你仔细想想,你在七星界海中,也曾窥探那条冥河。冥河内的很多奇妙,你也瞧见了,你不妨仔细想一想。”
  
  “实在不行的话,还有一个方式。”
  
  “什么方式?”
  
  “去冥域,那里有冥河分支,还有他们的雕像在。”
  
  “冥域?”
  
  “不错!就是冥域,我族的祖地,在各方大尊出动,域界枯竭时,不知那条冥河是否还在。如今的冥域,应该没有大尊,你要是能过去,应该没什么危险。在冥域那里,你看看能否通过冥河,通过他们的石像,找到限制他们的方法。”
  
  “你这个该死的东西!”狂怒邪神爆吼。
  
  “你,本就是邪冥族的一道残魂!邪冥族,都应该侍奉我们为主人!你不为我们努力,竟然甘愿臣服一个人族小辈,你真是可耻!”
  
  “你这样的家伙,居然在生前,能够将血脉提升到九阶!”
  
  “我们早就应该,将你熔炼掉,不该留着你!”
  
  五大邪神在器魂给出建议后,如被刺到痛处,皆以狂躁的魂念,向器魂传递出怒意和杀心,若非他们被虚态古符禁锢着,被限制了行动和能力,恐怕会冲出来,将那器魂立即抹灭掉。
  
  ……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