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支流

      五大邪神恶毒地咒骂。
  
      从骨子里,他们都觉得灵界的邪冥族,低他们一等。
  
      器魂,只是由一位邪冥族的九阶大君残魂,经聂天动用一缕灵魂本源,而缔结出来。
  
      大君级别,自然更加不可能被他们放在眼里,毕竟他们生前,皆为大尊,还都是高阶血脉。
  
      在内心深处,他们就认为整个邪冥族的族人,都应该侍奉他们。
  
      器魂站在聂天的角度考虑,为聂天出谋划策,还非常精准地,说出了关键,令他们瞬间怒火中燃了。
  
      “以天魂大尊的,奴役魂灵的手段,去掌控他们……”
  
      聂天眼睛骤然一亮,“冥河,便是天魂大尊的灵魂识海,衍变而成。我在七星界海时,的确借助冥魂珠,窥探过冥河奇奥。那些玄妙莫测的灵魂线条,记载着,一种种神异的灵魂秘法,容我仔细想一想。”
  
      他渐渐沉默下去。
  
      炎龙铠知他心意,不再持续地,向那八头炎龙骸骨灌注炎能。
  
      那座斑驳的残破祭台,炽烈的火焰,逐渐停歇下来。
  
      炎龙铠漂浮在聂天头顶,静静地等候着,等候他回忆在七星界海处,所看到的冥河奇奥,看聂天能不能找到天魂大尊的神奇魂术,去限制五大邪神。
  
      没有日月星城的异地,时间似没有意义,无法测度。
  
  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
  
      “霍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突然睁开眼睛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器魂奇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感觉到了冥河的存在!”聂天低喝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器魂一惊,“冥河存在?它在哪里?”
  
      “离此极远极远,可似乎就在这一界,应该另有一条冥河分支!”聂天也为之惊憾,“很不可思议!我也觉得不可思议!冥河,能贯穿三界,在墟界本土有,在邪冥族的冥域有一条,七星界海时,也先后两次显现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里,竟然还有一条冥河!此地,究竟处于哪一界?人界,还是灵界?”
  
      “要是灵界,我所感应到的冥河,难道是……冥域?”
  
      聂天深思。
  
      这方异地,埋藏着擎天巨灵,别的天地,还有冰霜巨龙。
  
      那一株庞大到不可想象的巨树,以树枝,穿透一片片天地,他和炎龙铠探索的天地,很多都是古灵族族人的埋骨地。
  
      当初,四象炎魂鼎也说过,这里为古灵族的埋骨之地。
  
      古灵族的埋骨之地,岂不是,就应该在灵界?
  
      冥域,也是在灵界啊!
  
      “主人,你从记忆内,有没有找到天魂大尊,奴役魂灵的方法?”器魂追问。
  
      “还没。”
  
      “既然这样,要不……我们从这一方天地寻找,你根据感知,去寻觅那条冥河分支?”器魂给出建议,“要是找到那条冥河分支,你参悟那条冥河内的奇妙,或许就能知道应该通过什么办法,令那五个家伙乖乖听命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也好。”聂天点头,伸手一按,一枚枚虚态古符,被他硬生生地,再次塞入冥魂珠,“我们走,先脱离这一方天地。”
  
      轻车熟路地,他来到擎天巨灵的手臂,镇压的中央地带,找到那坑洞。
  
      唤出星空巨兽的骨头,如今更加强悍的他,很容易地,就以星空巨兽的骨头,穿破那结界,沉落到下方星河。
  
      那一幕,只能出现于梦境的画面,再次呈现。
  
      一株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巨树,串糖葫芦般,串着一个个天地,每一片天地,都被巨树的树枝刺穿。
  
      握住冥魂珠,他凝聚灵魂意识,心中默念:“冥河,冥河……”
  
      幽暗星河内,离他极远极远的一片区域,令他忽生反应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连圣域都没展开,只是动用气血之力,他便在这方未知的神秘星空,飞逝开来,依循着微妙的感应,去探索那条在这方异地出现的,可能是冥河的另外一条分支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许久许久以后。
  
      就在他和炎龙铠离去之地,那八头炎龙骸骨朝向的残破祭台,另外一阵空间波荡,凭空形成。
  
      “嗤嗤!”
  
      有一点,赤红色的光烁,从米粒大小,迅速膨胀开来。
  
      “呼啦!”
  
      庞赤城头顶四象炎魂鼎,晕头晃脑地,首次踏足这方神秘天地,并一眼看到,那指向天穹的巨臂。
  
      “擎天巨灵!就是这里了,这里就是聂天所说的地方,也是父亲曾来过的奇地!”
  
      庞赤城兴奋不已,“以前,我得到炎龙铠时,因血脉迟迟没有突破,始终无法开启钥匙,没办法进入。”
  
      “终于,我的血脉完全爆发了,我也借机跨入了神域,得到你的认可。”
  
      “借助你的气息,父亲遗留的后手,才让我也能够,涉足这方天地。”
  
      庞赤城手舞足蹈。
  
      “那八位的龙骨,被激发过骨节内的余力,被灌注过炽烈炎能。”四象炎魂鼎忽然说,“而且,并没有太久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庞赤城身形巨震,“你是说……聂天那家伙,又过来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不会错,他来了,就在这方天地。”四象炎魂鼎回应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庞赤城尖叫,“我离开前,他们还在被千魂大尊的一个分魂,逼迫的苦不堪言。我看着那千魂大尊,令董丽,令他束手无策!我明明注意到,那枚被他掌握的冥魂珠,都不受控制地,飞向了千魂大尊啊!”
  
      “他就在这里。”四象炎魂鼎机械般地回应。
  
      “在,又如何?”庞赤城深吸一口气,突狞笑起来,“我已踏入神域,这方异地,他的那些同伴,应该是过不来的。只是我和他,在这一方天地,我难道会惧怕他不成?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!我是庞赤城,你在什么地方,可敢来见我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就在祭台这边,我等你过来!”
  
      轰然一声,他祭出火焰神域,连血脉也激发出来,并瞬间冲破数倍于普通域界的重力场,冲向了高空!
  
      他的灵魂意识,也铺天盖地释放出去,搜寻着聂天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“不在,他不在这里。”四象炎魂鼎又开口,“不是这一方天地,他来过,去了别的地方,你跟随我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四象炎魂鼎,化作一束火焰流光,向那中央区域飞逝开来。
  
      庞赤城迟疑了一下,就选择相信四象炎魂鼎,朝着他飞逝的方向冲去。
  
      沿途,他看到了擎天巨灵的一只只,伸向天穹的手背,或握拳,或捏奇妙灵诀法印,“聂天,就是通过这些古灵族的族人,参悟了很多秘法。他可以,我应该也是可以的。那些擎天巨灵的拳势和掌印,都代表着什么?”
  
      一阵子后,他在聂天沉落之地,在那截灰褐色树枝处顿住。
  
      “还有炎龙铠,残存的气息,就在下方。”四象炎魂鼎的魂念,保护着一头炎龙魂魄,它敏锐地嗅到阿加斯的气息,“他们从这方天地离去了,去什么地方,我不清楚。你是先探索这方天地,还是和他一样,选择离开,追随他们的脚步?”
  
      “我要先找到聂天!”庞赤城断然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,交给我轰开结界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