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种种神秘
    “冥河!”
      昏暗星空中,飞逝中的聂天,陡然惊呼。
      他身影骤然止住。
      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巨树,枝干如剑,穿透的几块天地之间,有一条河流,蜿蜒流淌着。
      那条河流,不在任何一块天地,似处于这方奇特星空中,途径一块块天地,于星空中静静漂浮着。
      这条绵长冥河,并不见一缕残魂,只时有璀璨青芒,陡然绚烂。
      它和聂天,在七星界海所见的那条,显得有点不太一样。
      可吸引聂天而来,令他生出感知的,分明就是这条河流。
      “不一样,和我们冥域的那条,都不一样。”
      冥魂珠的器魂,以它独特的方式,端详着那条冥河,说:“冥域那条,不知从何而来,只在北部显现,河流沉浮着亿万幽魂,有数不尽的魂灵,沐浴在河流内,相互厮杀吞没,发生着变化。”
      “这条冥河,没有魂体于内出没。它,还在一片片天地之间穿行着,它的尽头,它延伸之地……”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冥魂珠从聂天掌心飞出,在这方昏暗的星空,飞逝开来。
      它从那条冥河的一端,如青色闪电飞行,似想要获知这条冥河的尽头,想看看这条冥河,和冥域的那一条,究竟有没有共通之处。
      “不是冥域的那条冥河的话,难道是一条新的支流?”
      聂天暗暗吃惊,感知着冥魂珠的动向,他倒是没有着急探索,还将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收入储物戒。
      “轰!”
      炎龙铠的形态骤然一变,成为阿加斯的龙形模样,他硕大的龙眼,瞪着眼前的冥河,说道:“这条河流,蕴藏着丰沛的冥气。邪冥族的族人,应该能够通过这条冥河,吸纳力量到血脉,提升力量。”
  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
  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聂天奇道。
      “只是不能从冥河内,收集凶魂恶煞,不能炼化到血脉,不能圈养壮大。”阿加斯给出解释,“我当初在我父亲身旁时,他和我说过,说邪冥族的那条冥河,能自发地吸纳残魂、恶煞,各类的魂体魂灵。”
      “这一点,和七星界海,有些相似之处。”
      “灵界的每一次血战,我们和妖魔、邪冥、幽族、骸骨族等族人的战斗,死亡者的残魂,有可能就会被那条冥河,神奇地吸附到里面。”
      “魂体,一入冥河,就会成为其中的一份子,或被更厉害的魂灵吞没掉,或吞食弱小魂灵,强大自身。”
      “有很多邪冥族的大君,还有大尊级别的存在,会从冥河内挑选强大的魂灵,以血脉和灵魂秘术炼化,奴役之后,为自己所用。”
      “可这条冥河,我并没有感觉到,有一缕魂灵的气息存在。”
      阿加斯说道。
      “没有幽魂,没有吸纳魂灵入内,说明这条冥河所在的天地,应该没有过厮杀。”聂天摸着下巴,沉吟半响,突然道:“那些,时而绚烂的青色光烁,兴许就记载着,天魂大尊曾感悟的玄奥魂术。”
      这般想着,他集中注意力,仔细去看。
      没冥魂珠在手,不能借助冥魂珠的力量,任凭他如何去看,都瞧不出那时而璀璨的青芒,究竟烙印着什么。
      也有交织的魂线,在眼前的冥河中,不时地浮现一下,又突然消失。
      他已足够专注,可还是看不清,参悟不透其中的秘密。
      “看来,必须要借助冥魂珠了。”
      他很识趣地,主动去沟通冥魂珠,想要器魂归来,以冥魂珠为第三只眼,端详眼前冥河内部玄奥。
      “稍等……”
      器魂给出回讯,却渐行渐远,似在追溯这条冥河的源头,想得到一个答案。
      “也罢,反正还有时间,就等候一阵子。”
      点了点头,他就在这方不知名的星空,静候器魂的消息。
      他东张西望地,看向那一块块陆地,看向那一株庞大到极致,似以汲取域界养分,去成长壮大自己的神秘巨树,“这巨树,到底是什么来历?木族的缔造者,那一株生命古树,也不该如此庞大啊?再说,生命古树,不是早就在木族枯死了?”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“我的天!”
      同一时间,当四象炎魂鼎穿透那结界,从那擎天巨灵埋葬的天地中央坑洞,沉落到下方星海以后,庞赤城骤然失声惊叫。
      眼前的画面,也深深地震撼了他,令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      “太,太壮阔了,难以想象,真的难以想象。”四象炎魂鼎也失态了,“此地,我听主人描绘过,我被主人烙印了进出方式。只因你血脉没有显现,因我需镇守火灵域,其实未曾来过。”
      “可这一株如此庞大的古树,主人,也没有提起过啊!”
      “他和我说的,只是那片埋葬着擎天巨灵的天地,并没有说这方异地,有如此多的奇妙!”
      “我感应到炎龙铠的气息了!”
      “带我过去!”庞赤城几欲疯狂,“我倒要看看,聂天在这方神奇的天地,究竟想做些什么!这里,所有的一切,本该属于我!这里,是我父亲为我留下的!聂天这个无耻窃贼,他窃取了属于我的机缘!”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叫嚣着的庞赤城,和巨型化的四象炎魂鼎,在星河狂驰着。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“庞赤城!”
      炎龙阿加斯,猛地生出感应,“我猜测的没有错,在他突破到神域,得到四象炎魂鼎的认可以后,他果然也能来!四象炎魂鼎内,有炎龙气息,它还是庞擘早年持有的神器。在庞赤城血脉爆发后,真的借助四象炎魂鼎,成功找来了。”
      聂天冷哼:“庞赤城!”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又再次被他召唤出来,握着骨头的霎那,他深吸一口气,激发了生命血脉。
      “轰!”
      他的躯身,瞬间膨胀开来,浓郁的生命气血,如爆发的火山,汹涌地释放出来。
      巨型化的他,气血和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达成生命糅合。
      “嚎!”
      很自然地,他朝着庞赤城飞逝而来的方位,怒吼一声。
      他的血肉精气,突然凝结,如幻化做一头始源时代的星空巨兽。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    相隔还有极远,庞赤城便暴怒地叫嚷开来,“这片神秘天地,本就是我生父,为我所留!炎龙铠的唯一主人,就是我!”
      “你?”聂天狞笑,“被千魂大尊蛊惑,唤醒撕裂巨兽,差点导致界门开启,引发墟界三大奇族踏入。这样的你,也配成为炎龙铠的主人?你被火宗除名,被驱逐了火灵域,就夹着尾巴做人好了,非要四处兴风作浪!”
      “最愚蠢的是,你的所作所为,都是坑害人族!”
      “冥河!”
      才要反驳的庞赤城,临近之后,猛地看到那条溪河,霍然呆住。
      “这里,这里岂会有一条冥河?”他傻眼了,“难道说,此地是冥域不成?不对啊,冥域的那条冥河,也不是这个样子……”
      “你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?”聂天一怔。
      身为庞擘独子,得到四象炎魂鼎认可的他,明明找了过来,明明知晓很多秘密,居然不清楚这里的奥妙?
      本以为,看到了庞赤城,这边的诸多神秘,就有答案了。
      真真没料到,这个庞赤城,对眼前的异象,居然也是一头雾水,表现的比他还要不堪。
      “怎么一回事,我自然会弄清楚,但在此之前,我会先杀了你,独享这片天地的一切秘密。”庞赤城嘿嘿怪笑着,他的神之法相,骤然一变,竟化作一喷涌的火焰山。
      仔细去看,就会发现那座火焰山,和火灵域他修炼之地的,下方有秘密空间传送阵的那座,有着七八成相似之处。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千百束火焰流光,在你火焰山的岩壁交汇,在一霎那间,形成了近百种,暗含火焰至理的阵法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四象炎魂鼎,突沉入那座火焰山,汹涌燃烧的炎能,和火焰山融为一体。
      “四象焚天阵!”
      庞赤城的怒啸,从火焰山内,从四象炎魂鼎内响彻开来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