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镇压巨鼎!
    不朽五品的神器,四象炎魂鼎,都挣脱不了他!
      他还记得,上一次出现于火灵域,在那火焰之心内部宫殿时,对四象炎魂鼎有多么无力。
      如今再见,四象炎魂鼎还被庞赤城御动,被赋予了更强力量。
      可他,早非昔日阿蒙!
      “没用的,你挣脱不开。”攥住四象炎魂鼎的他,放声大笑,“你的炎能,构筑你的火焰秘阵,各类火焰法诀秘术,在我这里,都发挥不了极致威力。!
      他深刻地认识到,这件被火宗上一任宗主,特意留下来给儿子的不朽神器,那所谓的四象焚天阵,和他火焰圣域内拓印的阵法相比,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。
      那座,刻印在炎陆,由极炎星域的神火,还有聂炎构筑的炎能大阵,才是旷古绝今!
      ——那可能是世间最神秘最强悍的火焰法阵!
      “唔啊!”
      四象炎魂鼎的器魂,激烈挣扎着,三足巨鼎都在颤栗。
      聂天的两手,握着那三足巨鼎的鼎足,任凭它摆动,任凭它释放出更炽烈的火焰,坚持不松。
      四象炎魂鼎已向庞赤城发出求救魂念。
      然而,庞赤城本身,他的火麒麟血脉,在聂天的生命血轮压制下,都动用不开。
      生命血轮的存在,令他那座火焰山,都明显地受制。
      待到庞赤城好不容易平复下心脏的跳动,他神之法相化作的火焰山,就要靠近时,立即又本能地嗅到不对劲。
      他那座火焰山,临近聂天的火焰圣域时,反常地,竟要溃散!
      “呼!呼呼!”
      他神魂意识,以参悟的火焰真谛,以他父亲遗留的火焰神文,筑造出来的火焰山,其中最精妙的火焰力量,如被聂天火焰圣域内,拓印的法阵吸引,要被吸进去。
      庞赤城骤然变色。
      他不清楚,聂天火焰圣域中显现出来的奇奥法阵,究竟来自于何处。
      可他刚刚分明看到,炎龙、火麒麟、朱雀和火凤释放的瀑布溪流,皆消失于内。
      他以神之法相,衍变出来的火焰山,既然也被吸引,那么……
      一念至此,他强忍着内心冲动,不敢去解救四象炎魂鼎,反而是一步步地,以极大的意志,选择远离聂天。
      ——远离聂天展出的火焰圣域。
      他甚至能听见四象炎魂鼎的哀嚎魂音,能感受到四象炎魂鼎的器魂,对他的浓浓失望。
      “你,你不及你父亲,远远不及。”
      “我陪同他征战多年,从来没有一次,他生出过舍弃我,保全自己的念头。”
      “一次都没有。”
      “也难怪,难怪你没有能得到炎龙铠的,真正的认同,从未真正拥有过它。”
      “因为,在碎灭战场,你被围击时,你的选择就是牺牲它,令自己存活下来。”
      四象炎魂鼎的魂念,断断续续地释放开来,传递到庞赤城那边,令庞赤城内心充满了羞愧。
      可他,还是坚决地,一步步撤离。
      “你,尽可能地以自身的力量,脱离聂天的束缚。他的火焰圣域内,那座奇诡的阵法,太可怕了。我的神域,我神之法相变幻的火焰山,和他一旦接近,构筑我神域核心的火焰之力,都会流逝向他。”
      “我,还是迟了一步,来这方神秘天地太迟了。”
      “要是我能更早一些,比他先一步来,或许早就掌握了,此地的所有玄奥!”
      他误以为,聂天的强大,火焰圣域的奇奥,都来源于此。
      他迅速做出决定,想要在这方异地,先探知神妙,以这里强大自身后,再找聂天算账。
      他很有理智地,没有选择在这个时候,和聂天去拼命,而是沿着原路,迅速回去。
      “呼!呼呼!”
      被聂天握住鼎足的,那四象炎魂鼎,疯狂挣扎。
      聂天动用生命血脉,还调用丹田灵海的灵力,才能死死攥住那三足巨鼎,防止它脱离,飞逝向庞赤城。
      “嘿,放弃吧。”
      “没有你,他冒然来到这片天地,恐怕想回去都不能。”
      “我倒是想看看,他和当年舍弃炎龙铠般,舍弃你以后,还能不能以所谓的神域修为,从这方天地重归人界。”
      聂天神色异常地平静,他就这么抓住四象炎魂鼎,任由庞赤城逃离,并未追击。
      庞赤城的身影,渐行渐远,直至消失。
      “你看他,为了自己的安危,丝毫没有留念,就这么逃离了。”聂天大笑,“这样的家伙,也配成为你的主人?哈哈,倒是不如,你来易主,侍奉我为新主吧?”
      不追赶,让四象炎魂鼎看个清楚,让其明白庞赤城在关键时刻,会做出选择,就是为了这番话。
      他想取代庞赤城,成为四象炎魂鼎的新主!
      毕竟,四象炎魂鼎乃不朽神器,等阶还奇高。
      他觉得,这样的至宝,庞赤城根本不配持有。
      “不可能的,不论他怎么去做,他都会是我的主人。”四象炎魂鼎的器魂,魂音有悲凉之意,“他,是我原主人嘱托的新主。只要他达到神域级别,他就是我的主人,这一点谁都改变不了。”
      “你,也不需要我,你有更好的选择。”
      “不论是炎龙铠,还是你火焰圣域中的那奇阵,以后都不会逊色我。”
      这般述说时,四象炎魂鼎不再挣扎了,仿佛是认命了,“你可以限制我,但我是不会服从你的命令,不会为你去作战的。你不释放我,就是多了一样东西罢了。”
      “未必。”聂天呵呵一笑,说道:“你的器魂,说白了还是接纳了庞擘,以庞擘的意志为主。可庞擘烙印下来,影响你的意志,我也不是没有可能抹去!当初,庞赤城夺取了炎龙铠,就是抹掉了烈焰神女的灵魂记忆,令炎龙铠灵魂一片空白。”
      此话一出,四象炎魂鼎终于惊慌起来,“你,你没有那个能力!”
      “和你上一任主人,庞擘抗衡的能力是吗?”聂天哼了一声,“这也未必!庞擘,精通种种火焰法诀,为神域后期的修为境界,可诸多的灵魂秘术,他未必就多么擅长。而我……”
      他看向眼前的冥河,“我会通过这条冥河,参悟天魂大尊的灵魂玄奥,我若能,让那五大邪神都乖乖就范,彻底效忠于我。你这个由四大残魂凝结的,有些奇怪的器魂,还能逃脱我的掌心?”
      “嘿!”
      “总之,庞赤城舍弃了你,就休想再从我手中,将你拿回。没了你,他想重返火灵域,趁着邵天阳不在,成为火宗的新任宗主,只是痴人说梦罢了!”
      “呼啦!”
      这巨大的四象炎魂鼎,在恐惧不安时,被聂天以魂念包裹着,忽然丢向储物戒。
      “先给我老实待着吧,待到我,参悟冥河真谛,自然会找到办法,抹掉庞擘的遗留意志,让你只听命于我,那时,你连庞擘、庞赤城是谁,或许都会遗忘。”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