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旷世奇战!
“呼!”
  那簇火焰分魂,因心神震荡,再难维系和炎陆的魂念连接。
  聂天也没办法,再嗅到炎陆那边聂炎的气息,感应不到炎陆的存在。
  “没有想到,刻印在您火焰圣域的阵法,还能令您,和炎陆灵魂互通。”阿加斯感慨不已,“这样的话,会不会意味着,你能通过自身的火焰圣域,去获取炎陆的力量,从炎陆汇聚炎能为己用?”
  聂天眉梢一动,“也有可能。”
  阿加斯愈发羡慕,“有朝一日,炎陆会成为三界,最炽烈的火焰圣地。火灵域,我族的圣炎山,鼎盛时期,恐怕都没办法比较。”
  “您,能够以火焰圣域沟通炎陆,就能随时调用炎陆的能量。”
  “那么,您的战力,将会随着炎陆聚涌炎能,而逐步提升。可能不久的未来,你能通过炎陆,获取源源不断的炎能支撑。这样的话,你在战斗厮杀时,单无尽炎能这方面,就能令和你战斗的对手感到绝望。”
  聂天眼睛骤然一亮。
  之后,他又尝试着,和炎陆那边的聂炎交流。
  可他渐渐发现,兴许是因为距离太过于遥远,有着重重空间限制,加上聂炎似忙碌于聚涌那些炎能,散布在炎陆,使得聂炎的回应并不及时。
  他旋即中止。
  那簇火焰分魂,重归灵魂识海,再化作赤红色星魂,继续解析着,从那火麒麟、炎龙、火凤、朱雀处,获取的火焰奥妙。
  “主人……”
  很久后,冥魂珠的器魂,终有了讯念归来。
  “可有发现?”聂天急忙道。
  “您,应该来我这里看看。”冥魂珠的魂念,充满了波动,“我说不清楚,不明白我所看见的异象,意味着什么。”
  “好!”聂天回应。
  “咻!”
  他运转气血之力,如一束火焰流光,依循着冥魂珠的气息,追逐而去。
  幽暗星空一处。
  “呼!呼呼呼!”
  各式各样的能量,混杂在一块儿,聚涌成一狂暴转动的漩涡。
  漩涡内的能量,聂天以灵魂和气血略一感知,就分辨出十几种,有异族气血,有冥气、魔气,还有酸涩毒素。
  那条冥河支流,就是从漩涡中央,飞逝出来。
  “就是此地。”
  沿着那条冥河支流,飞了很久很久的器魂,停在奇异漩涡处,说:“出现于这方星河的冥河,便是从里面飞逝出来。漩涡内,空间波荡明显,不知连接向何处。但我觉得,主人您当初在幽泽星域,在碧霄星域,环绕你的狂暴磁场,就和漩涡内的气息相似。”
  聂天眯着眼,望着那漩涡,怔怔出神。
  “这样的漩涡……”
  他辨别很久,发现那漩涡,和他从浮陆上层大陆,往下层大陆沉去的漩涡,也有七八成相似之处。
  “可惜,裴师姐没有来,不然以裴师姐的界宇棱晶,兴许能洞察玄奇。”
  他感到遗憾。
  “主人,漩涡连接何处,我没办法感知,您没来,我不敢冒然进入。”器魂道。
  聂天观察四周,忽发现那一株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巨树,和这边相隔甚远。
  那一块块,被巨树的枝干穿透的陆地,也在很远之处。
  这处方位,就是冥河的尽头,就只有那奇异漩涡存在。
  他变幻方位,来到离漩涡较近处,四处张望。
  从漩涡这边去看,那条由此飞出的冥河,弯弯曲曲地,绕过一块块被穿透的陆地,最终的方向,似乎想延伸向那一株庞大的古树,根茎的部位。
  只是,这条冥河的支流,并没有能够实现。
  他继续变动着,从各个角度去看,都觉得从漩涡飞出的冥河,虽蜿蜒行进着,可最终的目的,就是古树的根茎!
  突然间,他生出一种感觉!
  这条从漩涡飞出的冥河,降临在这片天地,似乎就是要对付那一株庞大的古树!
  冥河绕过那些陆地,绕过穿透陆地的枝干,是不想过多的纠缠,要直捣黄龙地,刺向古树的根茎,给予其一击必杀!
  此念一起,他不自禁地,就在脑海中模拟出,冥河突然飞出,弯弯曲曲地,向古树根茎刺去的异象。
  令他惊奇的是,在他幻想中的场景内,被那株古树枝干穿透的陆地,都似成为古树的武器,摇晃着,去截那条冥河。
  每一块陆地,都和他抵达的那奇地都一样,为一方域界。
  被古树枝干穿透后,一块块陆地,似都被它所有。
  “如果真是这样,我的天!”
  只是幻想着那一幕场景,聂天都发出梦呓般的呻吟,觉得他所想的那场战斗,颠覆了他对众生的认知。
  “冥河,为天魂大尊死亡后的灵魂意识所化,贯穿三界。”
  “他既然死了,他那灵魂意识衍变的冥河,为何会突然降临此地?难道,真的像我想象的那般,这条冥河分支,特意要摧毁这一株古树的根茎?”
  “别的冥河,都沉浮着数不尽的幽魂、魂灵,那些魂灵永远都在相互厮杀吞食。这条冥河,却不见一缕魂灵!”
  “是不是,最初那条冥河分支,从漩涡穿透而来时,也沉浮着无数的魂灵恶煞?只是,在和那一株古树的争斗中,所有的魂灵恶煞,都被古树的力量抹杀了?”
  “那条冥河,也在争斗中,不断被消耗着能量,它穿刺向古树根茎的目的,最终没有能够实现。没有后续的力量灌注,冥河不再延伸下去,就这么莫名其妙地,漂浮在这方天地?”
  “古树,如果是获胜方,为什么又枯萎死亡了?”
  “在这个中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?那一场冥河和古树的战斗,如果是真实存在过的,此战……持续了多久?”
  “一霎那?还是千万年?”
  一束束智慧流光,于聂天的灵魂识海飞,他思绪如海。
  他就在漩涡旁边,一会儿看向冥河,一会儿看向那一株庞大至极,却不知枯萎了多少年的古树,在脑海一遍遍推演着。
  他隐隐觉得,他的推演,他的猜测,他的想象,极有可能就是事实!
  “冥河,由天魂大尊死亡后的灵魂意识形成,冥河代表着天魂大尊,代表着墟界的冥魂族!这样的话,冥河就是入侵的一方!那一株古树,是守护这片星空?”
  “它穿透一个个域界,汲取其中的力量,是因为要和冥河战斗?”
  “这场战斗,真的结束了吗?”
  聂天沉思。
  七星界海时,他发动冥魂珠,莫名其妙地,吸引了一条冥河支流。
  千魂大尊的一道分魂,以阴灵教教主的魂魄,铸造出来以后,也成功地,从七星界海内将那条冥河支流重现。
  七星界海为虚空灵族搭建的,处于人界的奇地。
  冥域,也有一条冥河。
  墟界的冥魂族,同样有一条冥河,据说还是主流。
  “冥河能贯穿三界,将支流输送到各处,那这里的冥河支流,为何没持续向古树根茎刺去?而且,本来延伸的支流,所有魂灵、恶煞被灭杀以后,怎么就没有继续发力?若战败,这条冥河支流,至少应该收回吧?”
  “或者说,这场战斗,并没有结束,依然还在继续进行着?”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