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大祸!
    “给我出来。”
      魂念一起,五枚虚态古符,便被他从冥魂珠内,牵扯出来。
      虚态古符内,五大邪神一冒出,立即注意到那条奇特冥河。
      五大邪神明显激动起来。
      透过那一枚枚虚态古符,聂天能看出,他们的血肉躯身大片大片的焦黑,精神萎靡不振,应该在八头炎龙的焚烧下,受了不小的伤势。
      “那异地,八头炎龙骸骨,还有那残破祭台,能焚烧邪魂,净化冥魂珠。”
      “冥魂珠,则是冥魂大尊,刻意在人界和灵界,收集这五位的残魂意识,分散盛放。冥魂珠,有他们五位的气息,说是邪冥族的异物,其实更代表着冥魂族。”
      “那残破的祭台,能够对冥魂珠有效,能炼化他们……”
      聂天眼睛光芒一闪,似有捕捉到其中的奥妙。
      “你们五个,看到这条冥河支流,有没有什么回忆?”他冷哼一声,“传言,你们追随的天魂大尊,死亡后的灵魂意识,衍变成冥河。这条冥河支流,是不是就是他灵魂意识的延伸?”
      做为追随天魂大尊多年的扈从,五大邪神即便没有全部地,将残魂记忆聚涌,应该也有关于冥河的印象。
      他们,对天魂大尊的了解,应该超过所有人。
      聂天就是想通过他们知道,眼前这条降临的冥河支流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      是不是如他所设想的那般,其实和那一株古树,发生着旷世奇战?
      他想知道,战斗,有没有结束,持续了多久?
      本激动莫名的五大邪神,因他这番话,又突然极有默契地全部沉默。
      像是都顷刻间成为哑巴。
      不论聂天如何询问,那五大邪神,皆没有一丝回应。
      聂天又暴躁开来,“不知好歹的东西!早知道在那祭台处,就生生地炼化你们,让你们灰飞烟灭,一丝魂念不存!”
      五大邪神依然不吭声。
      “主人,他们显然知道些什么。”阿加斯说。
      冥魂珠的器魂,也插话,“他们从珠子内飞出的那一瞬间,就灵魂剧烈波动,这条奇特的冥河,他们一定了解内幕!”
      不用两个器魂提醒,聂天自己就知道,五大邪神定知晓一些情况。
      “该死!”聂天咒骂了几句,忽然瞪着那漩涡中央,看着冥河延伸的位置,“先给我滚回去!”
      五枚虚态古符,重新塞入珠子。
      他一把攥住冥魂珠,将其当做第三只眼睛那般,又按向眉心。
      一缕缕,他凝炼的灵魂意识,聚集向眉心珠子。
      “霍!”
      如一只新的眼睛,从眉心睁开,他在器魂的帮助下,借助这一枚奇异珠子,去重新打量着那条冥河支流。
      没有魂灵恶煞沉浮的溪河内,璀璨的青芒,交织的魂线,因冥魂珠的存在,变得异常清晰。
      他的魂念,似能沉入其中。
      “咻!咻咻咻!”
      许许多多晦涩不明的魂文,从那绚烂的青色光烁内闪耀出来,那交织的魂线,在他的眼中,游弋着,像是在重新排布,将魂术的精妙之处,呈现在他面前。
      一如,他在七星界海内,从那条冥河支流接收的讯息。
      魂文,为墟界冥魂族族人,独特的灵魂符号,记载着灵魂秘法,聂天本不应该能感悟。
      可借助冥魂珠这件奇物,一切都似变得容易起来,在那冥河内闪烁的青色光烁内,烙印着的魂文,他能顺利地接受,没有障碍地明晰其含义。
      冥魂珠,在他眉心释放出青耀光芒,渐渐璀璨。
      珠子内部,被虚态古符禁锢的五大邪神,他再也无法注意。
      他没看到,那五大邪神在符文内部,龇牙咧嘴,时而狰狞,时而跃跃欲试,时而目显杀机,仿佛都在等候着。
      等候着什么异变!
      各类能量混杂的漩涡中央,那条冥河支流贯穿处,狂暴的能量突愈发汹涌起来。
      蜿蜒飘逝,绕过一块块陆地,古树枝干的那条冥河支流,千万年来,早已静止不动。
      “哗哗!”
      可在突然间,就有水流湍急声,从那漩涡中央传来!
      河水流淌声,在阿加斯,在器魂,在五大邪神的灵魂深处!
      “呼!呼呼呼!”
      然后,就有新的冥河河水,从那漩涡内流逝出来。
      新的河水中,竟有幽魂、恶煞,诸多无意识的魂灵,本能地厮杀着,相互吞食着,有千万之多!
      “啊!”
      炎龙阿加斯,眼见冥河生变,猛地燃烧开来,立即发出灵魂嘶啸声。
      他在示警聂天!
      冥魂珠内,器魂也在嘶啸着,要聂天立即醒来,要聂天的魂念,从那条冥河撤离。
      “桀桀!桀桀桀!”
      五大邪神的疯狂叫嚣声,从珠子内的虚态古符内,刺耳地响起。
      他们似在嘲笑,嘲笑器魂,也在嘲笑聂天。
      沉寂千万年的冥河,因有新的河水涌现,那本该朝着庞大巨树根茎部位,延伸刺透的一端,终再次缓慢地,却坚定地前行着。
      而这次,再没有一块块陆地,在树枝的操控下,去对其进行拦截!
      “这场,无比漫长的战争,我们,终将赢得最终的胜利!”
      五大邪神的咆哮声,由珠子内震荡开来,从那条注入新的溪水的冥河内,时有青亮的光烁,被他们吸引,逸入冥魂珠。
      器魂,压根没办法阻止!
      待到,第一点青亮光烁,飞入嗜血邪神时,器魂就感觉出,那光烁,也是嗜血邪神的一部分!
      “要遭!”
      器魂大惊失色,愈发拼命地呼叫聂天,要聂天立即醒来,赶紧应对突发异变。
      “虚态古符,八头炎龙骸骨,残破祭台,都能限制魂魄。其针对的,应该就是这条冥河,还有从冥河内飞逸的凶魂恶煞!这方天地,那奇异的古树,各处埋藏的古灵族族人,都曾经出力过?”
      炎龙阿加斯,到了这一刻,似也忽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      “嗤嗤!”
      冥魂珠内部,五枚虚态古符,因冥河内青耀的光烁,如雨般涌入,居然渐渐有消融的迹象。
      一旦虚态古符消融,那五大邪神,就会挣脱出来。
      早就有了逆反之心的他们,在墟界就作祟过一次,这趟恐怕更加不会罢休了。
      器魂,会首当其冲地,成为他们先攻击的目标。
      “出大事了,出大祸端了!”
      炎龙阿加斯,焦急如焚,眼看着局势,朝着最糟糕的方向衍变,却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      而聂天,又像是灵魂沉陷在冥河内,久久没有回应。
      ……